“轰——”

  一面旗,一把剑,相互攻击的气势惊天动地。

  林震英的木剑也非凡品,而是麻衣门数千年传承的宝物,明明是桃木剑,却有道道流光划过,将离地焰光旗挥舞出的光明火焰阻挡在外。

  元婴高手表情惊骇:“什么?你居然能挡住我离地焰光旗的威力,这怎么可能?”

  巨大身躯的林震英声音也变了:“没有什么不可能,你这旗帜,也是有弱点的。”

  “你放屁!”

  “哼,时间不多,先斩了你再说——,银川破浪啸千锋!”

  林震英全身的气势明显与先前大有不同,气质变了,气势猛了,修为简直如坐火箭,刚才明明是灵动,现在叶开连看都看不清楚。

  他高举桃木剑,灵气冲天,如有实质,仿佛一座巨大的冰川,剑风不动而呼啸,带起阵阵如潮水般雷音。

  “毁我麻衣门,斩!”

  “轰——”

  那一刻,元婴期高手的男人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神明,看到那气势如虹的攻击,他本能的感觉到死亡威胁,立即就要躲开。

  可是那呼啸在他身边形成,竟是好像变成了一座牢笼,将他的身体牢牢禁锢,让他双腿根本不能移动半分。

  “什么?这是什么招式?一个特么的算命先生,也能有这样的威力,不科学,这不是真的……离地焰光旗,给我开!”

  “轰轰轰——”

  强大爆鸣产生。

  叶开等人纷纷后退数百米,这种灵宝发威的震荡太强大了,站的太近被波及到都会重伤,腿模师娘泪流满面,旁边江碧流带着她一起避开。

  “红姨,林叔发飙,你怎么……”叶开不解的问。

  腿模师娘脸色悲戚,浑身颤抖,只顾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叶凰暗中跟叶开说道:“叶开,你没看出来吗?林震英掌门身上的气势完全不同了,这不是正常的实力爆发,而是借助了外力,他现在体内进入了一道神明的投影,威力非常强大,但是代价也非常大,以他的肉身修为和灵魂力量,原本不具备承载的能力,他是燃烧了神魂……”

  “什么?燃烧神魂?那之后……”

  “之后,神魂俱灭!”

  叶开听了脸色大变,那林叔这招,岂不是跟自杀无异?

  “噗——”

  那边,林震英一击之后。

  元婴高手的离地焰光旗竟然抵挡不住,猛的一口血吐出。

  而他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次举剑。

  “提元长啸破虚空!”

  “死吧!”

  林震英庞大的身体突然一纵,凭空消失,正在那位元婴高手四处寻找之际,头顶上气势滔天,如月落星沉,一声长啸将他耳膜都震破,灵魂跟着颤抖,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天空,离地焰光旗光芒闪烁,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包裹起来。

  但是,旗帜就那么大。

  没办法全部挡住。

  “噗嗤——”

  万年雷击桃木剑,带着无边威压,一剑从他的天灵盖刺了进去。

  “轰——”

  剧烈的震荡,将离地焰光旗震得飞起,林震英单手一抓,就将旗帜抓在手中。

  圣罗门又一名元婴高手,陨落,神魂俱灭。

  旁边还有不少圣罗门杀手,看到元婴期的高手都死了,一个个面如土色,有人发一声喊,拔腿就要逃。

  “犯我麻衣门者,斩!”

  一片剑光闪过,十几名圣罗门弟子,甚至包括了三名金丹,竟在片刻之间,被斩于剑下,死不瞑目。

  “哎——”

  将来犯之人全都杀光的林震英,咻的一声落到了麻衣门大殿前面,看着眼前一片废墟,长叹一声,“沧海桑田,白衣苍狗,不想我麻衣一门,历经千万载,居然到了如此田地!”

  听其说话,似乎并非林震英本人。

  “林叔?!”叶开走过去,惊疑的看着他。

  “哈哈哈哈——”林震英大笑起来,“掌门殉道,呜呼哀哉,但我麻衣之精神,永生不灭!”

  他手一翻,离地焰光旗抛到空中。

  这旗帜猎猎作响,左冲右突,仿佛要飞天而去,不过林震英手指引动,将其稳定,道道手印打出,最后用力一拍,那旗帜发出一声悲鸣,最终乖乖缩成一团,落入他手中。

  “离地焰光旗,也算不错的四等灵宝,从此就留在麻衣门,守护门派吧!”

  “老夫一缕投影,终究力量有限!”他看着叶开,脸上露出笑容,“小友机缘不凡,妖佛道三修,将来龙凤呈祥,与我麻衣门也是缘分颇深,也罢,今日助你一臂之力,结个善缘,望小友多多照拂本派。”

  “轰——”

  林震英一手拍出,按在叶开的天灵盖上。

  叶开动都不能动,只感觉一股神力倾入自己的泥丸宫,轰隆一震,顿成一片混沌。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玄可玄,非常玄……,众玄之门!”

  耳边响起这个声音。

  之后,缓缓消失。

  叶开感觉自己能动了,林震英的手也退了回去。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泥丸宫中一片清明,就连紫府也亮堂了不少。

  原本因为妖佛道三修,泥丸宫中泾渭分明的三股力量,竟然神奇般的融合了。

  “啊,不好,妹妹的灵魂!”

  叶开一惊,赶紧内视紫府。

  修为到了神动境或者成丹境后,就可以查看紫府内的情况,一看,还好,妹妹的灵魂好好的漂浮在那里,没有出现异状。

  “相公!!”红绵跑过来,抱住林震英。

  “红绵,我要走了……”林震英重新变成了林震英,但此刻气势全无,灵魂已经黯然。

  叶开闻言,心里一阵难受,叹了口气,拉了下江碧流,两人朝地下通道那边而去,留给两夫妻诀别的时间。

  见到老曹的时候,他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只是因为七孔流血,看着比较渗人。

  “叶子,这是哪里?”老曹看着长长的通道,心中不解。

  “你不知道?”

  “我需要知道吗?哦,我师傅师娘呢?”

  叶开朝外面透视了一下,有些艰难的说道:“老曹,林叔……快不行了,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你说什么?”

  曹二八显然不知道林震英刚刚做了什么,闻言脸色唰一下白了,跌跌撞撞的跑出去,还摔了几个跟头。

  等叶开和江碧流缓缓走过去的时候,曹二八跪倒在地。

  林震英将万年雷击桃木剑交给了他:“二八,以后麻衣门的重担,就交给你了!”

  “师傅,啊——”老曹跪地大哭。

  “红绵,带我去宗祠吧!”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