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朝她那性感挺翘的圆臀看了两眼,简直快把眼睛辣瞎了。

  不过他发现点新奇的事,云娇娇的丁字小内挺小的,前面也就狭窄的一块布片,居然没有任何黑色的线头冒出来。

  “难道跟虎妞一样,天然的?”

  “还是自己每天手动修剪?这可是个细致活,一不小心刮破的话……”

  正在叶开心中闪过这些无关紧要的信息时,云娇娇发现他色眯眯的眼神,伸手在他下面弹了一下:“呸,小色狼!”

  “咳咳,娇姐,你先把裤子穿了,我们去外面等你!”

  叶开说完赶紧拉着宝宝离开房间。

  不一会,云娇娇穿上一条长裙出来,司徒晓月马上过去扶她:“二奶奶,你今天的药还没吃,要不要现在就吃?”

  云娇娇看起来的确有些气短亏虚,从房间里走出来没几步路,虽然她在竭力压制,但还是脸色显得苍白,这对一名身怀金丹后期修为的高手来说,那是极其严重的情况了。

  她摆摆手道:“算了,这破药一点用都没有,吃了还不如不吃?”

  沐宝宝一脸关心的问:“娇娇姐,你的伤很重吗?”

  叶开则是隐隐感觉不对头,问道:“娇姐,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云娇娇还没说话,司徒晓月气愤道:“被大奶奶在胸口打了一掌,还踩了很多脚……”

  这次叶开没有犹豫,开启不死凰眼,直接朝云娇娇的胸口位置望了过去,瞬间,她外面的衣服隐去,显露出两座玉女山峰,这女人,竟然连罩子都懒得戴上一个,但还是挺拔的让人不可自拔。

  “嗯?”云娇娇盯着他看,因为这眼神和位置,确实不对。

  “哦,我帮你看一下伤势,现在我给你把个脉吧!”叶开稍稍回神,然后抓住了云娇娇的手腕,但他哪里会把脉,装样子而已,眼睛继续透视进她的心脏,结果越看越吃惊,因为他看见云娇娇的心脏居然有一半变成了淡淡的黑色,而且错综复杂的黑色脉络也呈现放射型蔓延的状态,密密麻麻爬满整个心脏外围。

  “喂,你看什么呢?没见过女人啊?”云娇娇看见他盯着自己的胸口,都差点要把额头挤进自己沟沟里去了,于是伸手推了他一把。

  旁边的沐宝宝倒没什么,司徒晓月却满脸惊骇莫名,要是平时,有男人敢这么看二奶奶,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可二奶奶对叶开,竟然只是不咸不淡的笑骂了一句。

  区别对待的程度也太大了吧?

  这时,叶开收回了不死凰眼,表情凝重的说道:“娇姐,你的心脏,负荷很大啊,再这么下去,恐怕不用一个星期,你真的就会死了。”

  “臭小子,还咒我?”云娇娇甩开他的手,捂着胸口揉了揉,不知怎么的,她有种自己脱光光被他看了个遍的感觉。

  (fun {

  var .t(36).e(2);

  dot.e(div id= + s + );

  (bydup=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y-fix

  });

  });

  /

  “不是咒你,是真的,如果我看的没错,你是中毒了,一种很严重的慢性毒。”叶开说道。

  “什么?二奶奶中毒了?”司徒晓月惊呼起来。

  沐宝宝也瞪大眼睛:“表哥,是什么样的毒?”

  叶开道:“这种毒一直在侵蚀你的心脏,如果任由其继续发展下去,整个心脏都废了,到时候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

  云娇娇见他说的不像开玩笑,愣了下神后也凝重起来:“怎么会中毒呢?还是慢性毒……”

  “药!”她跟叶开几乎同时出声。

  “晓月,把我吃的药拿出来看看。”云娇娇随后马上道。

  司徒晓月脸色巨变,立即从一个抽屉里取出一瓶丹药,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二奶奶,这个药……我,我没有下毒。”

  “我说你下毒了吗?”

  云娇娇横她一眼,然后脸色出现了无比复杂的表情,“这药,是我男人给的,在蜀山的时候就吃了几颗,叶子,你能看出它有毒吗?”

  此话一出,叶开和沐宝宝都有点愣住。

  话中的内容很多,药是她男人给他吃的,那药如果真有毒,情况就非常复杂了,他是想毒死自己的女人吗?还是说,连他也不知道药里有毒?

  叶开取过丹药瓶,取出一颗黄豆大的丹药,放在鼻下嗅了嗅,有股淡淡的药香味。

  云娇娇道:“这是蜀山派的疗伤圣药,白玉赤阳丹,很稀有。”

  叶开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那颗丹药捏碎,放在掌心上,随后开启转轮眼功能。

  “唰——”

  几秒钟之后,转轮眼回馈来一个信息,丹药中果然有毒,毒性跟云娇娇现在心脏处的情况一模一样,至于是什么毒,叶开暂时没办法知道。

  “怎么样?”沐宝宝问他。

  叶开看看她,再看看云娇娇,轻轻点了点头。

  “啪——”

  云娇娇一听到这个结果,立即大发雷霆,一巴掌拍在一张古色古香的矮桌上,但是很意外的是,她居然没有当场把桌子拍碎,不是她留力了,而是她做不到,并且之后就吐出了一大口血。

  这血,却是红色的。

  叶开连忙透视进她的心脏,发现心脏距离跳动,但被黑色侵蚀的那部分,仿佛寄生在上面的怪物,一颗肿瘤,没有起到心脏该有的功能,也就是说,云娇娇现在的心脏,只有原先一半的功能。

  “嗤——”

  叶开直接划开自己的手腕,按到了云娇娇的嘴上,“喝!”

  云娇娇皱起眉头看他,喝人血实在有点恶心。

  司徒晓月怒道:“叶开,你干什么?”

  叶开道:“我在救她,晓月姐,你跟宝宝先留在这里,我带着娇姐去房间治疗,看能不能解毒。”

  说完,他也不管云娇娇乐不乐意,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冲进房间。

  司徒晓月呐呐的看着关闭的房门,傻傻的问沐宝宝:“二奶奶跟叶开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宝宝一脸呆萌:“没有吧?娇姐中毒了,需要解毒,很正常啊!”

  房间里,叶开强行将自己的鲜血喂了不少进云娇娇的嘴里,然后用灵力疏导向她的心脏方向,用透视眼能力观察。

  很好,叶开的鲜血对毒性有效果。

  但也有不好的,这种毒很厉害,鲜血的不断涌入,只能将四处蔓延的毒素凝固了起来,最后安于一角,却不能彻底解除。

  “娇姐,你感觉怎么样?”叶开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云娇娇表情怪异的问。

  “嗯——?”叶开微微愣神,不过马上醒悟过来,刚才引导灵力没留意,自己的手此刻居然正按在她左边的玉团上,入手柔软,饱满有弹性。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