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叶开将花小阳像死狗一样丢在地上,顺便一指给他解了穴道。

  “哇——”

  一声喊,这家伙马上吐出一大滩水来。

  刚才从地皇塔出来,这家伙没知没觉的喝了一肚子湖水,肚子都快撑不下了。

  花小阳迷迷瞪瞪的醒过来,他的灰白小鼠却一个劲的在喝他吐出来的水,呼噜呼噜,那是喝得一点都不剩下啊……因为,花小阳刚才大胃王的喝下了很多树洞里那种乳白色的灵液,还没有完全消化,现在等于全都吐了出来。

  “呕——”

  沐宝宝看着这副画面,捂着嘴差点也要吐了。

  “这是哪里?”花小阳左右环顾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树洞中,连忙发问,“那条大蛇呢?”

  “蛇已经死了,这是太平湖外围。”叶开缓缓道,他这时也在跟叶凰神魂交流,得知荒树苗自己进入了地皇塔的深处,炼化失败,但叶凰说只要这东西不跑出去,以后七层地皇塔通了,不炼化也没什么关系。

  花小阳这时才发现自己把存在肚子里的灵液全都吐出来了,而小灰还在咂着嘴巴,甚至爬上来舔他衣服上的液体。

  “啊,小灰——,你把我的乳液全喝掉了?哎呀我去,你这个败家子啊!”

  喊了一通他才想起来正事,问道:“兄台,山水灵果找到了吗?”

  叶开只好摇头:“没有,山水灵果连着树,全都不见了。”

  一言出,花小阳顿时一脸懵逼。

  “不见了?那么大的一棵树啊,光是树洞就能容下几万人,不见了?”

  “确实不见了,这颗树是活的,最后化为一道流光,飞走了,不信你可以问小灰。”

  让他问一只老鼠,也真是难为他了。

  小灰虽然有灵性,可它哪里知道荒树其实是进了地皇塔,它趴在花小阳的身上吱吱叫了一阵,也不知道它的主人听没听懂,叶开随后说道:“我们快点走吧,这次铁手门覆灭,肯定要发狂了,我们要是被认出来,后患无穷。”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铁手门覆灭,你把他们全杀了?”花小阳震惊的看着叶开。

  “没有,你看,那不是湖里还活着吗?好了,我们先走了,有缘再见。”叶开拉着沐宝宝马上转身走了。

  花小阳愣在原地抓了抓脑袋,仔细一看,我去……

  什么情况?

  铁手门所在那么大一座岛,怎么不见了?

  “小灰,那岛呢,岛呢,岛去哪里了?”

  “吱吱,吱吱吱吱,吱——”小灰手舞足蹈的叫了一通,可是花小阳还是没听明白。

  不过等他回到闹市,很快就搞清楚了,因为新闻媒体上岛屿突然活过来消失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甚至一路上他都听见有游客或者路人在谈论这件事情,等他看到详细的新闻报道那一刻,整个人都懵了,只能用傻眼两个字来形容。

  叶开和沐宝宝也看到了新闻,现在大夏国所有媒体几乎是普天盖度的报道,实在太震撼了。

  而大夏国官方这次想捂盘子都不行,删帖、禁播等等手段也无法熄灭层出不穷的传播渠道,甚至连国外也进行了相关报道。

  “表哥,咱们这次闹的事情是不是太大了?”

  叶开从她的脸上没有看到紧张,反而有几分干了坏事的激动和兴奋。

  “大也没办法,让九扇门的人去头疼吧,幸好咱们没有露脸,谁能想到整个岛屿就是一棵树,还是活的。”叶开摇摇头,把这个事情抛之脑后,两人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换了衣服,随后决定前往鱼人岛。

  当天晚上,叶开就见到了娜迦女王江碧流。

  江碧流见到他很惊讶,问道:“公子,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她上次已经把叶开让她传达的消息传给了米有容,对于能不能治疗癌症,米有容也没有把握,必须要经过各种实验,不过为了方便行事,米有容已经从小世界出来,现在就在鱼人岛,本来是想让江碧流带着她回大夏国的,哪知道因为云娇娇中毒,叶开急忙赶了过来。

  …………

  鱼人岛女王宫殿。

  米有容仔细查看了云娇娇的中毒情况。

  她最近修炼比较勤快,加上几个女人一起修炼《玉女心经》,速度很快,又有玄冥族提供海量资源,绿树灵液和各种灵果每天都吃不完,短短几天的功夫,修为再进一步,此刻已经有了元动中期的境界。

  同样,她的《天医道法》也在每日研究,并没有放下,因为灵根上的优势,她的修为反而是几个女人中最高的。

  “怎么样?”

  叶开问道。

  米有容皱紧眉头:“毒性虽然发展慢,但是生存能力很强,有点麻烦。”

  麻烦,但不是没的治。

  米有容随后道:“我可以先用青帝木皇针帮她放毒血,但需要一些准备,另外,你需要留下来帮她驱毒。”

  对此,叶开自然没意见。

  不过,米有容有些小幽怨的看看他,告诉他驱毒的过程有点特殊,她需要把云娇娇整个脱光放进一个滚烫的水池里,里面倒入大量配置好的药液,到时候他也要进去。

  叶开一听愣住了:“让碧流来帮忙驱毒不行吗?娇姐毕竟是个女的……”

  米有容暗暗拧了他一把:“你当我想啊,可是只有你不怕这种毒。”

  放毒治疗的时间放在后天。

  米有容需要用两天的时间准备配置药液,《天医道法》中有很多拔毒的办法,可因为云娇娇的毒性已经侵蚀了半个心脏,别的办法都不行。

  这天夜里,叶开摸进了米有容的房间。

  两人小别胜新婚,进去不久后就开始宽衣解带,很快,传出一道道娇哼粗喘的声音。

  米家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简直是男人的福音,个中滋味,难以形容。

  隔壁的江碧流理所当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轻轻啐了一口:“公子又在耍流氓,又不生娃娃,这有什么好玩的?”

  她一脑子莫名其妙,下意识的伸手到自己的下面,一碰,哎呀,她忽然颤抖了一下……怎么会这样?这,这是什么感觉?

  江碧流轻拧秀眉,感觉很奇怪,很新鲜,以前从没经历过,心里痒痒的,麻麻的,于是一边听着隔壁的交响乐,一边做起了尝试,结果,女王另一边房间的沐宝宝也听见了哎呀哎呀的叫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