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前真是九黎族的圣女啊?”

  “看现在的作风,可一点都看不出来,叫剩女还差不多!”

  叶开实在没办法将眼前媚若娇狐的女子跟全身包裹在白衣里面的圣洁女子联系在一起,伸手将她的玉足握住,一用力,抬起玉腿,看了看,沙发上实在没位置,只好放在自己腿上;叶开对她的出身有点感兴趣,“这么说来,你体内流的是蚩尤的血脉,战神,很威风啊!”

  云娇娇甩了他一眼,玉足轻轻在他腿上踢了一下,重新放回茶几上:“圣女每代最多做三十年,姐现在是熟女,没胆的小鬼。”

  叶开打开酒瓶喝了一口,虽然是上千块钱一瓶的法国葡萄酒,可他还是宁愿喝白开水:“你现在精神受刺激,往大了说就是精神病人,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你才精神病呢,你神经病!”

  “碰一下,就喝一口,多了没有。”叶开举起酒瓶,补了一句,“这酒真难喝。”

  “难喝你别喝,浪费。”云娇娇把他的酒瓶抢了过去,抬脚又踹了他一下,这次目标瞄的很准,正好踹在他裤裆上。

  不过叶开还没说什么,她先脸色一变。

  突然把腿收了回去,坐在那里表情有点古怪。

  “怎么了,知道走光了吧?”叶开摸了摸微微疼痛处,一脸无奈。

  “不是,来大姨妈了。”她忽然撩起裙摆看了一眼。

  买噶的,白色棉质的小内上的确有点腥红。

  叶开一脸神奇:“你都一百多岁了,还能来这个啊?”

  云娇娇道:“一百多岁,姐还能生孩子呢,你要不要试试?”

  “免了,我去睡觉。”

  “等等……帮我去买个卫生巾,还有小裤裤。”

  叶开一脸苦相:“大半夜的,我去哪帮你买?哦,想起来,我记得我身上好像有。”

  他手一翻,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包苏菲,夜用型的。

  “靠,叶子,你是个变态吧,这玩意随身带?”

  “爱用不用。”叶开丢给她,转身就走,那是以前出去旅游的时候买来放进去的,多了用不完。

  “喂,还有小裤裤呢?”

  “不穿不就得了。”

  “你不穿给我用一个这玩意试试?”

  第二天上午,随便吃了点东西垫肚子,一行人启程前往云贵一带的雷公寨。

  云娇娇来了大姨妈,气血有点虚,加上还要带着陷入沉睡的梅雅雁和宋轩,不太方便,叶开索性去找了辆宽敞的suv,一路开车去云贵一带,车上位置有限,江碧流直接进了地皇塔。

  一路星夜兼程,到了第三天中午,车子抵达一个叫穆兰镇的地方。

  云娇娇坐在副驾驶,一路喝着酒吃着零嘴过来的,把一双雪白娇嫩的玉足搁在控制台上,脚趾头点点前面一个客栈道:“就在这里停吧,从穆兰镇再往前就是古生苗的地盘了,九黎族不太欢迎陌生人,即便是我,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去,先在这家客栈落脚。”

  这点叶开听她最近说过,她其实是侗族女子,不过后来搬到生苗地,跟了一位苗族白巫师当徒弟,二十岁时成为三十六侗苗的圣女,五十岁以后才入了蜀山的门,至于嫁给蜀山掌门蓝飞羽当二夫人,是在八十几岁的时候了;这听来有点搞笑,蜀山掌门居然娶一个八十岁老太太为妾,不过修真之人寿命绵长,这些完全不是问题,要是蜀山掌门娶一个二十岁气动境女子为妾,那才叫人笑掉大牙。

  这种地方只有云娇娇熟悉,自然听她安排。

  客栈名叫“云来客栈”。

  宋初涵抱着梅雅雁刚踏进一步,马上又退了出来,她在里面感受到一个浓郁的尸气。

  “别进去,这里有古怪!”她皱着眉头说道。

  叶开抱着宋轩,问她怎么了。

  宋初涵道:“你看看这附近,荒凉的很,周围就这么一家客栈,里面还有尸气,很不寻常。娇姐,我们干嘛到这种地方落脚?”

  云娇娇不以为意道:“怕什么?你爸妈现在动都不能动,看着就跟……,寻常的酒店宾馆,哪个敢收,也就这里能暂时落脚了。”

  叶开问:“这客栈有什么特别吗?”

  云娇娇笑了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赶尸客栈?”

  叶开和宋初涵一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些许震惊,这在一些香港恐怖片中经常能看到,光从字面意思就让人毛骨悚然,现在亲眼看见,还要住进去,不免有点背脊发凉。

  “这就是赶尸客栈?”

  “没错!”

  “真的有赶尸这种事啊?我一直以为是传说,上次还看到一个电视节目说,赶尸其实是背尸。”宋初涵惊奇的说道。

  云娇娇不以为然:“任何灵异事情用科学道理那一套来说,最后都是骗人的,你在修真之前肯定也不相信人能飞吧,一样的道理,赶尸客栈没什么恐怖的。”

  听了云娇娇的解释,两人这才释然。

  “几位客官要住店啊?”

  客栈门口出来一个瘦矮老婆婆,脸黑乎乎的,头发花白,背脊微微伛偻,说话的口音半生不熟,夹带着浓郁的地方色彩。

  叶开和宋初涵甚至一开始还没听出来她说的是什么。

  云娇娇用苗语跟她交流,老婆婆的脸色看起来马上亲热了不少。

  叽里咕噜的,两人说话很快,叶开和宋初涵反正也听不懂,就站在一边不说话。

  过了一会,云娇娇说:“好了,进去吧!”

  进门时,她还随口说了两句当地风俗,特别是赶尸客栈的忌讳,什么晚上不能杀生,听到吆喝不要出门,偏门不能走生人等等,两人都是当做好奇的故事听,毕竟修为摆在那,就算真的遇见了,也没什么。

  老太婆一双眼白多过眼黑的老眼在几个人身上扫过,阴阴冷冷,最后看了看昏迷的梅雅雁和宋轩,问道:“他们两个怎么了?”

  云娇娇道:“哦,生病了,我们来求医的。”

  老太婆怪眼翻了翻,道:“我看不是生病,是中蛊了吧?”

  “你能看出来?”云娇娇诧异的问。

  “我还知道他们是中了黑巫术的蛊毒,非常严重,恐怕没几天好活咯!”

  叶开听不懂话,就问云娇娇她们在说什么。

  云娇娇摆摆手,问老太婆:“那请问,老人家是否懂解蛊的办法?”

  没想到老太婆很确定的点了点头:“懂!”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