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层地皇塔。

  在晨曦的感应中,就在西北的方向。

  云娇娇忍不住踢了他一脚:“喂,魔怔了,衣服呢?”

  “啊?什么衣服?”

  叶开刚回神,还没反应过来。

  谷溪见叶开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身子猛瞧,连忙抱住自己的小胸脯,轻叫一声“啊”。

  云娇娇一阵无语,她显然是误会了,以为叶开见人家姑娘漂亮清秀,眼睛吃人家豆腐,可心里又有些不舒服起来,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他就看都不要看,难道差距真那么大?

  叶开终于想起来怎么回事,连忙拿了件外套给女孩。

  只是女孩也觉得他不可靠,眼神充满危险,披上衣服后躲在云娇娇后面。

  叶开直接道:“娇姐,我有点急事要离开一下,到时候我们在云来客栈会面。”

  “什么?”

  云娇娇发愣,无法理解,“你开什么玩笑?你自己一个人去哪里啊?”

  叶开道:“我没开玩笑,就这么决定了。”

  地皇塔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既然晨曦感应到了,自然要赶紧追上去,不然失之交臂的话,岂不是后悔莫及。

  说完,他直接脚下一踏,启动疾风决,化为一道清风,消失在两人面前。

  “靠,臭小子,你……”

  云娇娇哭笑不得,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性,真想揍他一顿,可是眼前这个小姑娘也不能放任不管。

  …………

  “在前面,我感应到了,就在不远处!”晨曦在地皇塔中跟叶开传音,叶凰也提起精神,现在对他们来说没有比寻找到地皇塔更重要的事情了,就算是要杀蒋云斌这件事,也得乖乖靠边站。

  很快,叶开就到一个小山村。

  村子看起来破破烂烂,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户人家,一条从山上下来的溪流穿过整个村,而晨曦指的方向就在溪流的对面。

  有人!

  叶开本想直接跨越溪流,射入对面。

  可他忽然发现身后居然出现三个人,一名老头,两名年轻的姑娘儿,穿着都是本地服装,老头手里拿着竹竿,不知道要干嘛去;两位姑娘却是端着木盆,里面装有衣服,显然是来溪边洗衣服的。

  叶开一名俊俏后生站在石板路中间,挡住去路,三个人都望向他,两名姑娘看了一眼就脸色微红,却目不转睛。

  老头叽里咕噜笑着说了两句什么,但叶开完全听不懂,只好点头笑了笑,快步往前走掉。

  (fun {

  var .t(36).e(2);

  dot.e(div id= + s + );

  (bydup=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y-fix

  });

  });

  /

  在溪流的上游两百米远处,有一些高出的石头,可以供人踏过去。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往那边走,敏锐的感觉可以感受到,河边那两个姑娘的视线一直偷偷在看着他。

  “早就听说苗家姑娘热情奔放,看来说的是真的啊!”叶开嘴里暗暗嘟囔。

  叶凰道:“你别忘了云娇娇说过,雷公寨的苗家姑娘,十个有九个养蛊,你想试试被种下蛊毒的滋味,完全可以去跟她们亲密接触一下,我不会拦着你的。”

  叶开笑了笑,快步过河。

  很快,根绝晨曦的感应,他找到了那一层地皇塔气息发出的准确位置。

  此时此刻,他体内的地皇塔也发出强烈的共鸣。

  “在那里,我能感觉到!”

  晨曦差点要从地皇塔中蹦出来,地皇塔收集的越多,她的本源也能恢复的越快。

  那是一间黄泥巴和黑砖搭建的简易破房子,顶上是一些已经泛黑的草木,这种房子估计只要一刮风下雨,里面跟外面几乎没太大的区别。

  “地皇塔在这里面?”叶开一脸狐疑,前面三层拿回来的时候都是千辛万苦,甚至经历生死,可这第四层……这个小破房子里难道还存在不可预知的危险,里面有什么奇怪的阵法或者传送阵?

  不死凰眼,开启!

  他看到了普普通通一户人家的家用物品,或者应该说比普通人家的还要寒酸,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已经是高估了,因为就连墙壁都是破的;唯一诡异的是,破房子里面摆放着一具薄皮棺材。

  而地皇塔的气息,就来自棺材里面。

  “叶开?!”

  正在他打算进门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不是云娇娇还有谁来?

  她的身边跟着那位差点被两男人强上的苗家女子。

  云娇娇在这里看见叶开,嘴上马上叽里咕噜数落了起来:“你个臭小子,你说要去某个重要的地方,怎么在这里出现?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知不知道我走路很吃力啊?”

  一个金丹后期的大高手,竟然说出这种话,也真是没谁了!

  谷溪见到叶开有点紧张,应该跟她刚才的经历有关,这时开口说道:“你怎么在我家?”

  叶开一怔:“这是你家?”

  女孩点点头:“是啊,这是我阿姆。”

  她指了指里面的那口棺材。

  叶开这时透视进去,果然看到棺材里面躺着个妇人,早已死去多时,而其中一层的地皇塔,静静的躺在她的胸前,竟然是被当成了陪葬品。

  晨曦一阵哀嚎,堂堂神器地皇塔,竟然有如此悲惨的命运。

  叶开传音道:“没什么好纠结的,只要能拿到它就好,当初第一层也是被盗墓贼从墓地挖出来的,也算跟名字契合了。”

  谷溪指指对面一座比较高大的吊脚牌楼,说:“以前那个是我家,可是后来阿婆死了,阿姆重病,寨子里变成陆大仙说了算,他把我家的房子给占了,阿姆前几天……也去了!”

  她说着说着,滴下眼泪。

  叶开到这时才突然发觉,女孩说的是普通话,虽然口音不太标准,但自己能听懂。

  棺材已经封闭,他自然不好当着人家女儿的面将棺材撬开,把里面的陪葬品拿走。

  从透视到的情形来看,那地皇塔的一层应该是最顶层,没有被炼化激活,棺木中的女子似乎将它当成一件普通的装饰品,用一根绳子系着挂在脖子上。

  这算是最简单的一次寻找之旅了,只是,怎么动手呢?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嚷嚷声,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将他们所在这处小破屋团团围住,总共来了二十几个人,凶神恶煞的。

  为首一个穿着古怪的中年男人冲进房子,大声喝道:“谷溪,你把我两个儿子弄到哪里去了?快说!”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