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牙山。

  逃回去的那批巫魔回到了大本营,见到了大巫柴安。

  柴安只有一个儿子,就是刚刚被云娇娇杀掉的柴鼓,他虽然有很多的女人,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生完这个儿子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所以对柴鼓特别疼爱,是以后断牙岭断牙山的继承人。

  可是,仅有的一个儿子竟然被杀了。

  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的噩耗。

  他要把杀子的凶手,折磨得死去活来,万劫不复,才能消除心中的痛恨。

  “报告大巫……”一名手下战战兢兢的来汇报,恭敬的跪在地上。

  “你是谁?”柴安心情悲伤的拿着儿子的一根皮带,老泪纵横,闻言看了看那人,发现不是很熟悉,“独眼呢,我不是让他带队去给我儿子报仇的吗,怎么他不过来跟我汇报?”

  “大巫,我是磨朋,独眼首领他……死了。”

  “什么?独眼死了?这怎么可能,他已经拥有金丹后期的实力,在这断牙岭中,有谁能杀死他?难道你们遇到了强大的妖兽,你们去了乌龙兽的领地?”柴安表情一怔,表示完全不能接受,独眼可是他的左臂右膀,怎么能死呢?

  “不是的,是……是被那些人杀死的。”磨朋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下柴安坐不住了,惊讶得跳起来:“你说,他们不是九黎山的人,用的是佛功……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九黎神族看守的结界被破了,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够杀死独眼的,起码也是金丹后期的高手……哼,那本大巫就亲自去会会这几个外来人。”

  磨朋道:“大巫,要不要去九黎神族那边报个信?”

  柴安想了想道:“不用,九黎世界的结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开的,如果他们真是从结界过来,那身上肯定有了不得的法宝,哼哼!”

  …………

  林中小路。

  宋初涵看看祖雁,又看看叶开,问道:“她在说什么?”

  她还没学会苗语,所以听不懂。

  “哦,她说……谢谢我们。”叶开道。

  “可我怎么感觉不像。”虎妞有点狐疑的说。

  这时,黑猴子唧唧叫了起来:“她说,要做叶开的女人,唧!”

  什么?

  宋初涵马上脸色一变,一把拧到了叶开的腰:“哦,她说的谢谢,就是以身相许啊,那你是答应了呢,还是答应了呢……是不是我太好说话了,你才变本加厉?”

  “嘶嘶嘶——”

  她说着手指转移目标,伸到了他的裤裆那里,叶开刚刚还觉的有点热乎,却又有一股刺骨的冰寒蔓延上来。

  叶开轻轻一颤,连忙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是那种意志薄弱的人吗?我是坚决发对,必须反对。”

  “哼,你的意志什么时候坚定过?说起来,沐欣肚子里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吧,你现在把沐宝宝都收了,她知不知道?”

  “这……”

  正在叶开为难不知怎么回答的时候,祖雁缓缓走了上来:“你们是从外面进来的吧?

  你们觉得我是感谢你们也好,为之前的事情道歉也好,我现在需要提醒你们的是,刚才逃走的那些人知道了你们的身份,肯定会告诉断牙山的大巫,然后会上报给九黎神族,从结界穿越过来的外人,一定会被九黎神族追杀,而你们又刚好杀了巫魔大巫的儿子,使他有能力找到你们,所以,你们现在很危险,一旦九黎神族找到你们,只有死路一条,除非你们能马上离开九黎山世界。”

  “什么是九黎神族?”叶开不解的问道。

  “看来你们真的对九黎山世界一点都不了解,我很好奇,你们是其他四个隐世界的人,还是生存在外面凡人世界的修士?”

  之后,祖雁告诉叶开,九黎山世界生存的人类主要有两种,一种属于九黎血脉,另一脉为炎黄血脉,而他们所属的部落就是炎黄血脉;九黎神族,就是觉醒了血脉力量,血脉非常纯正的九黎族人,他们的外形非常奇特,都是牛头人;至于巫魔,则是九黎血脉中没有觉醒血脉传承,却又拥有部分血脉力量的九黎族人。

  祖雁说的话,叶开第一次听说。

  他问了问老鬼,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

  而巫魔现在可以用秘法找到他们,的确是真实的,容不得叶开不小心。

  “九黎神族的人,修为境界如何?”

  “听闻,一旦觉醒血脉,就是金丹期以上,听说最厉害的,还有渡劫期修士。”

  叶开把祖雁说的话翻译给宋初涵听,两个人的眉毛全都拧了起来。

  在外面,元婴期已经是最厉害的了,到了这里,竟然有渡劫期的,再进一步,那可就是化仙境了。

  他们这里最厉害的江碧流,遇上渡劫期的,那也是秒秒钟被灭啊!

  头疼!

  叶开问道:“你说这么多,有什么建设性的没?”

  祖雁道:“在九黎神族找上来之前,直取断牙山,灭了那里的大巫,除此没有别的办法,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你给我们带路?”叶开摇摇头,“可是我对你的信任非常有限,因为你的人品不怎么样,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带我们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先前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好吧,我实话实说,我也有我的目的,我的很多族人被他们抓走了,我要去救她们。”

  她说完,叶开陷入了沉思,他在衡量利弊。

  最后他又征询了老鬼的意见,这黑猴子不管是什么目的,暂时都是同路人,暂时可以相信。

  老鬼道:“非常无奈,也许她说的对,我们现在根本就出不去,只能去杀了那个劳什子的大巫,以绝后患,唧!”

  叶开道:“杀了大巫,他们就没办法找到我们了吗?可是刚才,大巫根本没有出现。”

  祖雁道:“这是巫魔的一种巫术,利用鲜血活祭,找到往死之人的死亡终结者,这需要直系血亲的鲜血,而且有一定的时间效应。”

  五分钟后,叶开决定前往断牙山,冒险一试。

  尽管从祖雁的口中得知,那位大巫的修为,很可能已经到了元婴期巅峰。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