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叶开真被祖雁这种大胆的思路给吓着了。..

  第一次遇见她时的感觉:狠辣,无情,宁杀错,不放过。

  再看看现在,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魔力

  “诅咒什么诅咒”叶开问道。

  “天神的诅咒。”

  “祖雁,你放心吧,诅咒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女人的成人夜很重要,那是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完美的舒服的地方,找到一个你爱的男人,然后那才完美,不是吗”

  “不是骗人的,是真的,我亲眼见过。”

  “好吧”

  “那我们开始吧,你喜欢我躺着还是跪着”

  叶开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开始撩自己的衣服了,还躺着还是跪着。

  “等着”

  叶开一副被打败的表情,“这里随时都有妖兽,你想被妖兽吃了吗赶紧走”

  叶开嫌她速度慢,刚才边走边说什么成人夜,速度更是放慢了不少,于是直接将她扛了起来,不死凰眼开启,透视功能也开启,警惕着周围几千米范围内的所有动静。

  祖雁的手链能保护她的神魂,让叶开有了很大的机动性。

  远远看见有妖兽,等级差的,直接杀掉。

  等级高的,绕道走。

  绕不开的,遁入地皇塔暂时躲避,等安全了再出来,继续赶路。

  很快,在古战场走了一天一夜,他已经深入到第七层。

  而到了这里,已经是极限。

  七级妖兽的能力,就算把蓝玉和若菡叫出来,也会有危险,而这些高等级妖兽的感官,比人类要强悍得多,一旦接近,后果非常严重。

  好在老鬼给出了另一条路,它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在它的带领下,叶开在第七层的某个戈壁滩,找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流沙洞。

  从洞里下去后,是一条地下暗河。

  “噗通”一声,叶开抱着祖雁,掉进了暗河中。

  下面的水流湍急,入水后就跟着暗河的流向快速游走。

  但老鬼告诉他,这里需要逆行往上,顺着水流只会越来越远,而且在暗河的另一边,就是九黎神族的所在地,一旦冒头,必死无疑。

  “唰”

  人影一闪,江碧流被叶开从地皇塔中拉了出来。

  在水中行动,自然是娜迦女王更加合适。

  变身成娜迦的她,带着叶开和祖雁,快速在暗河中通行。

  沙漠地下的暗河,地貌非常奇特,叶开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越是往上,暗河越来越大,简直变成了一片海洋。

  叶开原本担心这么大的暗河中可能也存在厉害的妖兽,可是一路过来,风平浪静,只在其中一段河道见到了不少古战场的痕迹,有巨大的兽骨,腐朽的兵器,甚至还有古老的城墙。

  江碧流在一处城墙的前面停了下来,手中权杖发出蓝色的光芒,将四周照亮。

  因为面积太大,水流的速度已经非常缓慢,可以轻轻松松漂浮在水中,至于呼吸,那是凡人必须要做的事情,修真者完全不用理会。

  “公子,这里的战场,当时应该非常巨大,看这城墙,还有这些建筑物,很可能以前是一座巨大的宫殿。”江碧流传音说道,尾巴轻轻滑动,她到了一处插满箭矢的地方,伸出手轻轻一碰,那些箭矢就化为了腐朽的烂铁,飘散在水中。

  叶开也捡到了几把武器,虽然看着还不错,但是沉在水里太过久远,可能经历了几万年,上面的灵气早已消失,变成了陈旧的废物。

  “走吧,这里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叶开说道。

  “公子,等一下。”江碧流说道,她的神情有点古怪,转头看向一座已经废弃不知道多少岁月,只剩下半座倾斜倒塌的城堡一角。

  叶开看看她,没说什么。

  江碧流慢慢游过去,钻入了城墙下,进入城堡。

  叶开和祖雁随即跟上。

  七转八转的,江碧流在一处内室停下,随后叶开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个巨大的男性娜迦。

  “啊”

  叶开和祖雁都吃惊的叫了一声。

  那男性娜迦的体积,足足比江碧流大了十倍不止,他静静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一点生命波动都没有,显示着早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代,只不过他的样子依然栩栩如生,看着仿佛只是睡过去了一样。

  他的六条手臂无力的下垂,上面还拿着几件武器,但早已腐朽。

  而在他的旁边,竟然还竖着一块黑漆漆的墓碑。

  上面印刻着一段奇异的文字。

  “他是,她的族人吗”祖雁拉着叶开,小声的传音。

  “应该是吧”

  叶开看向江碧流,这才发现她的表情不对劲,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悲伤。

  不过他想了想,觉得也是正常。

  望眼现在整个地球,她应该是唯一存在的娜迦,鱼人岛上的鱼人,虽然跟她种族一样,却有着本质的区别,突然在这里看见死去的族人,表现出悲伤也是情理之中。

  江碧流颤抖着手,伸向那一块墓碑。

  另一只手轻轻在手掌上一划,有鲜血流出,沾在了墓碑上面。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黑漆漆死气沉沉甚至透着阴森的墓碑,上面突然展露金光,一道,两道,十道,百道

  然后那道道金光透射出来,在墓碑前面二十米的距离,形成了一个类似3d投影的效果。

  光影中出现了一只男性娜迦,看起来就是地上坐着的那位。

  他在光影中缓缓动作,并且说着什么。

  可惜叶开和祖雁完全听不见。

  他们诧异的看向江碧流,却见她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

  “好像,她可以听见。”祖雁说道。

  叶开点点头。

  光影的效果并没有持续太久,从他表现的神态猜测,他当时留下影像时应该已经身受重伤或者在弥留之际。

  之后,光影消失,墓碑再次恢复了阴森死气。

  叶开问道:“碧流,这位前辈在这里已经过了上万年,有可能是寿终正寝,不要太悲伤了。”

  江碧流轻轻摇头。

  眸子里竟然流出蓝色的眼泪,随后突然抱着叶开,伤心的哭了起来。

  “呃,碧流,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带你去找你的故乡,让你见到更多的族人。”叶开拍着她后背,小声的安慰。

  终于,江碧流停止了哭泣,但是说了一句让叶开目瞪口呆的话:“公子,他,是我的父亲。”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