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江州大学有大批的丧尸要处理,所以九扇门就在江州专门开辟了一个处理所;而在S市发生的丧尸事件,控制的及时,只有8个被咬,并且有三个是在感染后三分钟之内注射。

  丧尸体内有传染病毒,需要专门处理。

  因此,S市这边的丧尸现在还没处理掉。

  叶开得到这个消息,马上让陶秀晶想办法截留住。

  最后,运输丧尸的车辆停在某个高速公路口子上。

  “好了,囡囡的……车子截留下来了,我们马上赶过去。”

  叶开对胡月夕说道。

  胡月夕立即精神一震,不过刚跨出一步就噗通倒地。

  叶开赶紧拉起她,召唤出弑神刀,飞向指定的地点。

  胡月夕虽然拥有胤龙血脉,但依然是普通人,即便有防御罩保护,她在弑神刀上也站不稳,只能让叶开在后面抱住她的腰,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处。

  要说暧昧,也真是挺暧昧的。

  可惜这个时候,两人都没空去想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陶秀晶那边,夏航问道:“队长,叶开老大让我们帮他截留那边的丧尸,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方式,可以将丧尸复原?”

  她摇摇头:“这个可能性非常低,天工院用了无数种办法都做不到,所有的科学家联合起来才制造出了辟邪针这种东西。”

  孟少源道:“队长,这个比较难说,老大现在是牛逼哄哄的人物,连昆仑门都拿他没有办法,身边更有超级高手,说不准真的有办法呢?而且,他是炼丹师啊!”

  陶秀晶闻言眨了眨眼睛,她也希望叶开能想到办法。

  可实际上,丧尸事件不止九扇门和天工院在负责,这关系到大夏国兴亡根本,也关系到人类的存亡,所以修真联盟和四大门派也早已介入其中,四大门派的炼丹师也出手了。

  不然,光是天工院还没这么快能制造出辟邪针。

  “希望他能想到办法吧!”看着还在一个个打包抬出去的尸体,她轻轻叹息,这次发生的地方是学校,一个个全是年轻的脸,死亡数量又如此恐怖,实在不忍心。

  “夏航,你去通知后勤的,就说处理丧尸的速度先缓一缓,等我消息;孟少源,你跟我去见见叶开。”

  …………

  高速西下出口处。

  叶开见到了那辆停在路边的运输车。

  这是一辆专门用来运输传染性病原体的疾控中心车辆。

  押运的两名九扇门员工眼巴巴的等着叶开,现在叶开可是九扇门的大红人,谁不知道他在昆仑门大杀四方?

  他们只是小人物,知道能马上见到心目中的英雄,非常激动。

  “唰——”

  两人本来就等在车前方,打着双跳,聊着天。

  突然眼前一闪,多了两个人。

  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

  “你们好,我是叶开,你们九扇门的同事吧,陶秀晶队长应该跟你们有说过,我来取一个……小孩子。”叶开直截了当的说道。

  “哦,哦,叶前辈,是的,是的,我们正是在这里专程等您,人就在后面。”一人说道。

  心里想,果然是高人,出现的方式也是如此之高明。

  因为丧尸的传染方式被天工院确认只能通过牙齿和口水以及体液,或者输血才能传播,所以两人也没有穿防护服。

  很快,叶开见到了胡寻双。

  被注射了辟邪针后,她静静的一动不动,跟另外几具丧尸堆在一起。

  都这样了,工作人员自然不会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就跟丢货物一样,并且小囡囡还是被压在下面的,只露出一个脑袋。

  胡月夕一见到这幅画面,立即悲呼一声,冲过去要去搬丧尸。

  叶开连忙拉住她。

  实在看她承受不住,于是一指点在了她的昏睡穴上,让她先到车子的前座上躺一会。

  两名九扇门人员以为这是叶开的女人,自然不敢怠慢。

  “这是……”

  仔细看着车厢里的丧尸,叶开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亲手上去把人从车厢里拖了出来。

  在不死凰眼透视下,他看到胡寻双的心脏并没有完全停止跳动,但是非常缓慢,就好像进入了假死状态,而脑子里,却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环绕。

  是一股非常邪恶的气息。

  但具体是什么,他说不上来。

  两名九扇门同仁都静静看着他,不知道他截留下尸体到底想干什么?心里却在八卦的猜测——

  “难道这个小女孩是叶供奉的女儿?”

  “如此一来也说的过去。”

  “虽然叶供奉看起来年龄不大,但修为都了他这种境界,寿命很长,保持青春不老也非常普通。”

  就在叶开苦思冥想,拿不准该怎么办的时候,地皇塔中的叶开突然传音给他:“这是冥魔邪气!”

  叶开闻言立即眉头一跳。

  “你确定?”

  “当然!我的这具身体就是曾经因为中了冥魔邪气的毒,所以被镇压在那深不见底的古墓中,从我进入这具身体开始,我就一直在跟存留的冥魔邪气抗争,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到了现在还只是一个灵动境的小屁孩?”

  叶开愣了下:“等等,你是说,如果没有冥魔邪气,你就可以……长大成人?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叶凰立即娇叱道:“这是我说话的重点吗?你这么在意我是不是长大成人干什么?我可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我的这具身体成熟了,也不可能给你随便去玩。”

  “我不是这个意思。”

  后面加一句,不随便总可以吧?

  “最好不是!不过,她身上所中的冥魔邪气比我身上要稀薄的多,如果不仔细看,都感应不到;这也是是她为什么现在还有心跳的原因。”

  叶开马上问有没有办法救治。

  他看看昏睡在车前座的胡月夕,如果囡囡死了,她肯定会崩溃的。

  叶凰摇头道:“我没办法。”

  就在叶开心中一阵黯然之际,她又开口道,“但是,你可能有办法。”

  “我?”

  “没错!你还记得当初小人妖的身体是被谁封在石棺中的吗?”

  “是……济公,是我?”

  每每想到这个,叶开总感觉不太自在,

  “就算是你吧!当初,你用佛力将小人妖封存,助她抵抗冥魔邪气,现在她体内的邪气非常有限,都不足百万分之一,你应该可以净化掉它。”

  叶开沉吟了一阵:“那我马上试试。”

  叶凰马上又阻止他:“等等,现在还不行,她的身体太弱,现在有冥魔邪气支撑,所以还能活着,一旦被净化,没有其他生机补充,立即就会死,你需要把米有容找过来。”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