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海域外围,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虽然被周天小星斗阵包围,可在那女人面前形同虚设,女人带着男人轻轻巧巧的就进去了。

  “师娘,这里迷雾层层,我们会不会迷路?”男人问道,穿着一件黑色的道袍,正是现在麻衣门的掌门人,曹二八。

  林震英死后,门派中也只有他最适合挑复兴的重担了。

  女人自然是红绵,她看向曹二八的眼神中有着一种母性的光辉,这时说道:“放心吧,跟着我走,不会迷路的。”

  顿了顿奇怪的问:“二八,这次怎么这么着急要找叶子?”

  曹二八笑了笑说:“很久没见了嘛,想知道他的近况。”

  红绵抿嘴一笑,没再说话了。

  脑子里却情不自禁想起那次在九黎天龙阵,她跟他进入战龙铃的结界里面,陷入一个奇异的梦境,在里面,她是他的女人,他们结婚生子,做任何夫妻都会做的事情。

  好羞人!

  后来从九黎世界逃出来后,两人分开。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长时间,但是每次想起那个梦境,她都会心跳加速,怎么都抑制不住。

  “什么人?”

  一名鱼人族听到动静,大喝一声。

  然后一排鱼人族跑了出来。

  曹二八第一次看见鱼人族,难免好奇,睁大了眼睛仔细观看,嘴里啧啧出声:“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鱼人族的人却马上认出了红绵。

  因为当初红绵也参与了大阵的建设,很多人都亲眼见过。

  两人很快被迎进鱼人岛,再进入小世界。

  ……

  叶开是在月圆之夜见到曹二八的。

  当时他心里还有点担心苍冥族的女人会不会因为满月而出现问题,结果很完美,经过手术后的女人全部痊愈,再也不用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

  但是没有手术的人照旧。

  叶开亲眼去看过一个,真的痛到在地上打滚,满脸泪水。

  那时候,他决定明天开始,继续手术治疗,给她们全都解决掉这个折磨。

  然后从那屋出来后,梦之蓝就告诉他,他有朋友找过来了。

  看见红绵的第一眼,他心头猛跳了一下,然后才将目光落在曹二八的脸上,过去给了他一个重重的拥抱:“老曹,看到你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我就放心了。”

  老曹也笑着说:“你还没有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我也非常欣慰。”

  这话让叶开挺尴尬的,偷偷看了眼腿模师娘。

  “走,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天去。”老曹说道,拉着他就往外跑。

  很快就到了一个竹林里。

  天高月圆,银光洒在竹子上,影影瞳瞳,有着别样的美丽。

  叶开转身道:“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还一定要私下说,不会是你继承了传承后,性取向改变,想要搞基了吧?这你可别找我,我倒还真认识一个,改天给你们介绍。”

  曹二八摸摸鼻子:“今天说的是你的事。”

  “我的事?你算出我的什么事了吗?”

  “这倒真是算出来的。”

  “是什么?”

  “呯——”

  叶开正奇怪,想要听听什么事的时候,二八道爷竟然猛的挥拳,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拳打在他脸上。

  杀伤力不够,只是普通人的力道。

  叶开体内的九龙神火罩竟然直接无视了。

  结果就是被打了一巴掌,没站稳,后退了两步。

  “我靠,老曹,你是不是疯了?”

  曹二八一拳见效,连连动手,还气急败坏的骂道:“我是疯了!那也是你逼疯的,老子当你是兄弟,你是怎么对我的的?你她麻的就是衣冠禽兽,你怎么没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那是我师娘,你她麻的,连我的师娘也搞?”

  叶开当时就一愣。

  然后脸上被打了好几下,虽然都不重,无关痛痒。

  但是心里挺不好受的。

  “老曹,你听我说,我没搞……”

  可是想起战龙铃的那个梦境,没搞吗?身体是没搞,可灵魂呢?

  加上现实中的接触,这些话他还真是不能响亮的喊出来。

  “他是我师娘,养育我二十几年的师娘,就跟我亲娘一样,你还是不是人?老子打死你!”

  老曹出手越来越重,最后一拳头打出,用上了真元,结果就触发了九龙神火罩的反弹。

  叶开屁事没有,他吐血飞出。

  叶开连忙跑过去扶他:“老曹,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

  “解释有用吗?解释就是掩饰,没什么好解释的,你还敢还手?”曹二八更加愤怒,再次动手。

  叶开怕九龙神火罩把他反弹弹死了。

  连忙撤掉了它,打定主意被他打一顿算了,反正自己皮糙肉厚的也不会真受伤。

  结果是,乒乒乓乓,被道爷打的鼻青脸肿。

  鼻梁都断掉了。

  几分钟后,老曹打累了,也打得没劲,叶开都是站着让他打,有什么意思?

  叶开道:“打够了吗?不够可以再打!在红姨的事情上,虽然我并非有意,也的确对不住你。”

  曹二八抹了下自己嘴边的血,一屁股坐在地上:“道爷我她麻打不过你,有种你自己打自己,还有,你跟我师娘都那样了,你还叫个屁红姨啊?难道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我告诉你,没门!”

  叶开一愣:“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

  “……”

  “你得八抬大轿,风风光光把我师娘娶进门去,你别想着把她当成外面养的金丝雀,有空了玩一玩,没空了扔一边,我绝不答应。”

  “那你今天演的是哪一出啊?给你师娘做媒人?”

  “老子就是不爽,她是我师娘,你是我兄弟,你们搞一块,我岂不是平白降一辈?”

  之后,两人都沉默了。

  坐在一起听风看月亮。

  过了一阵,曹二八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丢到叶开的身上:“绑上。”

  “什么东西?”叶开拿起一看,是一条红绳。

  “月老绳,师娘的月老绳。”

  叶开一听就明白了。

  曹二八催促道:“愣着干什么,绑上啊!绑腿上,这可是我偷出来的。”

  叶开没动手,他就扑过来一把抓起绳子,死死的绑在了叶开的左腿上,然后拍拍手道:“你可别把它给我拿下来了。”

  两人都没注意到,在他们背后百米处,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站在那里。

  看到叶开被绑上红绳的那一刻,轻轻低头。

  在她的右腿上,赫然也有一根同样的红绳。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