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娇娇的突然出现,南宫宛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地皇塔辅助偷袭的逆天之处。

  谁能想到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甚至是目力直视的地方,会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那里原本什么都没有,却在一瞬间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长剑。

  “嗤——”

  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动。

  南宫宛先看清了云娇娇的面容,然后才感觉到身体的不适。

  一瞬间,她愣愣的看着她,一动不动,嘴里张了张,一大股鲜血弥漫出来。

  她的伤口在胸口,天门板剑横扫,正好从她胸脯的中间的划过,破开有限的防御,直接切断。

  “你……”

  “南宫宛,你安心的去吧!”云娇娇轻声的说,声音只有南宫宛能听见。

  云娇娇出现的太突兀,速度也太快。

  曹二八正在边上酝酿大招,这时从下往上冲过来,狠狠一掌打在南宫宛的腹部,顿时将她的身体打破,从胸口处整齐的分离开来,身体和着鲜血自由落地朝下方坠落。

  “啊——,这招这么厉害,出乎我的想象啊!”老曹背对着云娇娇,还以为是自己杀了南宫宛。

  “老曹,我为你感到脸红了。”紫天浮在空中,指了指云娇娇,“是妹夫的红颜知己杀了那老巫婆。”

  “呃……”

  不过云娇娇这会儿已经冲了下去,一把抓住南宫宛的身子,在她腰带处搜寻了一把,最后得到了一个绣着花纹的储物袋。

  作为蜀山一品夫人的南宫宛,掌门也该收藏颇丰才对。

  ……

  亲手斩杀南宫宛,云娇娇的心情不错。

  特别是看到储物袋里倒出来的一大批物资,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曹二八用完那附身的秘技之后,需要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自然无法再作法弄出一个纸鸢带着众人飞行。

  之后的路,是红绵带着飞的。

  太阳神盾的面积也不大,站着四个人就显得很拥挤。

  叶开原本可以自己御刀飞行,可是能有机会趁机从后面抓着红绵腰间的衣服,就死皮赖脸的贴在她边上,时不时手指还碰到她的腰肉,令她一阵痒痒,可是当着紫天和曹二八的面又不能出声呵斥,只能生生忍着。

  可是她马上发现,叶开挑起了她一遍一遍的忍耐极限。

  她身上有痒痒肉,本来就怕痒,结果叶开越来越过分,手掌贴到了她的腰上,还轻轻抚摸。

  这还得了,她不时的扭动腰肢,时不时转头瞪他一眼。

  可他全当没看见。

  不一会,爪子落在了她的屁股上。

  “啊——”

  声音不是红绵发出的,而是叶开。

  忍无可忍的腿模师娘给了他一肘子,将他打出了太阳神盾的范围。

  “师娘,叶子……掉下去了。”老曹探着脑袋说。

  “是吗?没关系,他可能太热了,想去海里洗个澡。”

  ……

  蓝飞羽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到了陆地。

  此刻的他,哪里还有一点身为蜀山掌门高高在上云淡风轻的样子,头发散乱,双眼充血,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

  他的心在滴血。

  刚才拍碎的翡翠可不是普通货色,乃是救命用的一次性法宝,他也只有这么一块。

  这还罢了,最心痛的是陷仙剑。

  那才是蜀山镇派之宝。

  “一定要把陷仙剑抢回来!”

  “那个小子,必须要死……”

  所幸的是,他知道陷仙剑并非随便什么人都能炼化,而是需要蜀山特有的心法才行,这也是蜀山先辈留下的秘法,用来防止有人偷走陷仙剑;实际上,他现在还能隐隐感觉到自己和陷仙剑之间的联系。

  但是叶开身边有两名洞玄境,加上现在又失去陷仙剑,他如何能是对手?

  就算叫上蜀山的众多高手,恐怕也只能被人当白菜切。

  蓝飞羽越想越气,然后将所有的恨意又都归到了云娇娇的头上,要不是为了这个贱女人,他会落到这种地步?

  正在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蜀山掌门也需要与时俱进,传讯法宝也没有手机来得方便。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就很想挂断。

  因为来电的正是他的老丈人,南宫宛的父亲,南宫左。

  南宫左每次找他都是给他找麻烦,不是要这个好处,就是要那个好处,贪得无厌。

  不过,他还是接了起来。

  两秒钟后,他脸色一变,全身煞气冲天。

  南宫左告诉他一个消息,他女儿的魂石碎了。

  那么说明南宫宛已经死了。

  “云娇娇——”

  “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咆哮出这一声后,他突然身体一震,猛的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的他猛坐倒在地,眼睛血红,失魂落魄,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这是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

  刚刚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跟陷仙剑之间的灵魂联系彻底断掉了。

  说明陷仙剑上的印记被人炼化了,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法宝。

  “飞羽,飞羽,你怎么了?”

  南宫左还在电话里喊,尽管女儿没了,但蜀山派这棵大树可不能丢。

  不过紧接着,蓝飞羽就把手机给捏碎了。

  南宫左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满脸怨毒,他刚才从蓝飞羽的口中听到了一些什么——

  “是云娇娇杀了宛儿!”

  “那个侗族的贱人!”

  “我的女儿不能白死……南宫堂,你召集人马,给我连夜杀到云娇娇的老巢去,把所有姓云的统统杀光,我要她的所有亲戚,给我女儿陪葬。”

  一名满脸阴霾眼神中透出狠毒的男人,轻轻点头,走了出去。

  而南宫左,立即出发前往蜀山。

  ……

  上了陆地后,红绵收起太阳神盾,一把拉住叶开的耳朵往远处走:“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你们两个,原地休息。”

  “哎哟,哎哟,耳朵要掉了……”

  紫天看着叶开歪着脑袋样子想笑,对老曹道:“你师娘好凶悍啊,妹夫好像很怕她,乖的像个儿子似的,不过也对,她本来就是长辈。”

  老曹瞥了眼走远的两人,摇摇头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以后,在外人面前,不准对我动手动脚,听到了没?”

  “听到了,听到了,红姨,疼,真的疼……”叶开连连求饶。

  哼一声后,红绵终于放开她,犹自很生气的样子。

  叶开揉着耳朵道:“好了,不生气了,你看皱着眉头像个小老太婆,我保证,以后再动手动脚,一定看清形势,避开外人。”

  “你是嫌我老了?”

  作者题外话:明天回家要准备一下,下一章晚一点,先吃饭,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