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回头看着宋初涵,和她手里的枪口,耳中听着越来越近的警笛,心里焦急万分,近乎哀求道:“宋警官,宋大姐,宋姑奶奶,我求求你放我一马成不?刚刚我真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的确救了你,要不然,你早就被人一枪打死了……”

  见她满脸的怒火和痛苦,似乎无动于衷,叶开看一眼转角远处,又说:“宋警官,你是知道我情况的,你也知道我也是被冤枉的,我被抓回去,那就是一个死字,刚刚监狱里就有个杀手冒充狱警来杀我,要不然我也不会跑……”

  说到这里,他一咬牙,“我妹妹的死,你多少也要负点责任,你自诩为好警察,如果想要助纣为孽的话,尽管开枪打死我吧,反正,到时候我们兄妹都死在你的手里,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荣誉。”

  叶开听到警笛已经近在耳边,知道不能再拖,丢下几句堵她心的话,再也顾不上她是不是会开枪,瞬间启动疾风决,风一般朝远方疾驰。

  宋初涵听到叶开的话,愣了半秒钟,狠狠的把枪收回,也跟着追了上去。

  这时候,下面的疼痛似乎已经能忍受一点了,可一看林天的速度,不由咋舌:“妈蛋,这小王八蛋怎么跑这么快!”

  她当即也提升速度,比刚刚快了一倍,一边追一边低声叫:“喂,小王八蛋,前面也有警察,我的车就在右边,你上我的车,我带你一程。”

  叶开确实看到前面路口也有警车过来,一时间有点两难:“你不会来个瓮中捉鳖吧?”

  宋初涵一边快跑,一边道:“是啊,你就是个小王八鳖,上不上随便你。”

  她说着已经滴一声打开车锁,一下跳了进去。

  叶开沉吟了一秒钟,心想:看在你没开枪的份上,信你一次。

  于是,他赶紧也冲过去,上了她的警车,矮身藏在里面。

  “呜呜呜——”

  宋初涵拉响警笛,车子启动,直接沿着小路穿了出去,叶开一颗心其实还在嗓子眼,抬头看了眼行车方向,这才稍稍安心。

  “谢谢!”

  叶开道谢,出自真心,她身为警察,在如此情况下愿意帮他脱身,的确难能可贵。

  可没想到,宋初涵随即一巴掌扇了过来。

  她的手速很快,而叶开的眼睛并没有看到,结果,结结实实被扇了一耳光,半边脸马上肿了起来;而且,一下还不够,打完一耳光,她再次动手,劈头盖脸打他的脑袋,一边怒喝:“小王八蛋,让你顶我,让你顶我这里,疼死我了,我揍死你……”

  “我靠,疯女人,你开车呢,给我住手!”叶开因为她那个隐秘部位被自己顶了,感觉有点对不住,本想被打一耳光就算了,哪知道这疯婆娘打上瘾了,脑袋瓜子都要被打破了,顿时一把抓住她的手,牢牢的固定住。

  眼睛扫过她的胸前,看见那满满的液态状灵气,他心里一动,开启了吸灵决。

  “要是能把她的胸吸过来就好了……呃,不,是胸里面的灵液。”他这样想着,可是很遗憾,半点灵气都吸不出来。

  宋初涵的手被他抓住,手掌贴着手掌,感觉很是怪异,加上叶开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鼓满胸部,女警直觉就认为这家伙是在猥琐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反手就要再开揍。

  可叶开这次学乖了,死死抓着她的玉手,出声警告道:“你别再乱打人了,不然我真对你不客气了,天下哪有女人像你这样胡搅蛮缠的,跟个母老虎似的,以后准定没男人敢要你。”

  “你说什么,你骂我是母老虎?我……”宋初涵似乎又要暴走,可话没说话,车身忽然一震,车头撞到了花坛上,一边的大灯坏了。

  “还好,还好,没撞死人,算你走运,大姐,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在这里下车吧,咱们后会无期。”叶开丢开她的手,不甘心的瞄了一眼她的灵胸,准备下车走人。

  他半个身子都出去了,哪知道宋初涵伸手一抓,再次抓到了他的裤腰带,裤裆一紧,小叶开都变形了;更绝的是发出一声轻响,裤腰直接被拉裂开了,里面松紧带也断掉,整条裤子松松垮垮,哪里还能穿。

  叶开顿时怒了,这让他还怎么跑路:“疯婆娘,你到底想干什么,非礼了我两次,没人要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还想老牛吃嫩草。”

  老牛……

  宋初涵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好不容易压住怒火,她也不知道怎么今天就跟他裤腰带过不去了,放开手道:“我是想提醒你,你穿着这身囚服下车,分分钟就会被抓,你想下车,我不阻止你。”

  叶开想了一秒钟,道:“你把我裤腰带都扯断了,我还怎么走路?算了,你帮我送到……我妹妹的墓地吧,我要去看看她。”

  宋初涵见他说到这里情绪变得低落,也就没再说话。

  警车的大灯坏了就坏了,在市区兜了二十几分钟,宋初涵带着手抓裤腰带的叶开来到了叶心的墓地,随后转身就走。

  叶开也不在意,在墓碑前看着妹妹的相片,站了好一会,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然后转身离开。

  在心里,他已经下了决定。

  从监狱里越狱出来,肯定要被警方通缉,他必须走上逃亡的路,但在这之前,他要先去杀了蒋云斌。

  “喂,小王八蛋,终于出来了。”

  没想到,宋初涵还没走,见到叶开出来,张嘴叫住了他。

  叶开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女警翻了翻白眼,抖了抖灵胸:“妈蛋,要不是看你可怜,老娘才懒得理你,现在整个县城都在抓你,你穿这身衣服出去,保管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老娘我心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先跟我回家呆一晚,我给你准备点东西,你再亡命天涯。”

  叶开眨眨眼:“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良心发现,还是另有所图?”

  宋初涵气道:“老娘图你身上一根毛啊?我去!算是还你妹妹的债,我刚刚听说了,监狱死掉的那个狱警是混进去的,说明你没骗我,蒋家果然对你动手了,我这是做警察的本分,保护良好市民。”

  “好吧,谢谢警察大姐。”

  “不准叫老娘大姐。”

  “哦,谢谢老娘们。”

  “叫我老娘们?你找死……”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