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上空。

  一男一女悬浮在空中,正是叶开和江碧流。

  “公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江碧流莫名其妙的说道,“出来的时候你还让我处理好族内的事情,咱们不是马上要去隐门吗,难道公子不让我跟着?”

  叶开笑道:“这可跟不了,你有更重要的地方要去,还记得一个多月前我跟你说的事情吗,带你去见一位,你的族人。”

  江碧流怎么也不可能猜到,要见的那位正是自己的奶奶。

  “走吧,进去就知道了,距离我答应她……老人家的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大半个月,一会可别打我才好,碧流,你到时候可要帮我。”叶开说说着,然后忽然想起某个关键点,琪尔瓦女王陛下可是将他当成孙女婿的,如果江碧流一会说话中不小心穿帮,那可就糟糕了。

  于是连忙说:“碧流,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海底下你那位族人,应该是有点小误会,一会要是说起咱们的关系呢,我就暂时,做你的夫君,你看可不可以?”

  “我的夫君?”江碧流显得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可察觉的惊喜,随后道,“公子难道上次介绍的时候,说我是你的娘子吗?”

  “呃,这个……好像是吧!”

  她静默了几秒钟,叶开以为她不愿意,不过她这时轻轻挽住叶开的腰:“好吧,公子……夫君,从现在开始,我就要适应一下角色了,不然容易穿帮,夫君,我这样叫会不会别扭?”

  “嗯……可以再自然一点,动作也要再亲密一点。”

  “这样子?”

  江碧流又靠了一些上去,整个人都依偎到叶开的怀里了,她曾经也有好几次,在梦里的时候这样过,甚至自从偷偷爱上那个隐私小动作后,经常会想着他的样子,达到那种耍流氓的境界。

  现在真的可以假扮亲密了,反而有点紧张了。

  叶开将她的身体拨正了一些:“嗯,应该差不多了,人可以站直一些,胸不要贴我身上,这样还怎么走路啊?”

  “哦,公……夫君,你也试着喊我两声,不然我会反应不过来。”

  “好,我就叫你娘子了,娘子。”

  “……”

  “娘子?”

  “……”

  “我在叫你呢,娘子。”

  “啊,嗯嗯,我正在适应,你先多叫两声,听多了就好了。”

  叶开无奈,心想这还要多久才能适应?

  一直适应了半个小时,叶开叫这一声娘子可真够累的,足足叫了上千遍,她才一脸腼腆的点点头说:“好了,应该能适应了。”

  叶开叫的喉咙都要冒泡了,道:“娘子啊,你好歹也是修为高深修炼千年的娜迦女王,怎么适应一个称呼要这么久,可累死我了。”

  江碧流道:“可能是我叫惯了公子,突然要做你的娘子,心理上转不过弯来,到时候如果要穿帮了,你可要及时纠正我,堵住我的嘴。”

  看这两片红唇说出的话,我拿什么堵啊?

  “哗啦!”

  两人张开灵力护罩,立即朝海底下钻去。

  琪尔瓦为了见到自己的孙女,那可是朝思暮想,距离约定好的日子到现在,足足又等了半个月,要不是海底世界有规矩,她曾经发过誓言,这时候早就跑出去找孙女孙女婿了。

  所以这边的通道口子从那天起,就一直开启着,并且叫人在口子附近把守,一旦有人进来,立即汇报。

  叶开还记得上次进入漩涡门之后经历的变异电鳗,那个时候可把花想容和水冰月折磨的够呛,于是早做准备,将雷火奥义的盾套在两个人的身上。

  但是此番并没有看见大群电鳗,跨入进去后干干净净。

  倒是很快见到了一队娜迦族人。

  江碧流看到这些人,立即神情一变,惊呼道:“公……夫君,这里真的有我的族人,还……还有这么多?是,是真的吗?难道我们已经回到了,我的故乡?”

  正惊叫声中,那一队护卫纷纷拜倒,大声喊:“恭迎小公主,恭迎驸马小少爷!”

  这可不止江碧流被惊到了,叶开也满头黑线。

  自己竟然就这样变成了驸马小少爷,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江碧流拉着叶开的胳膊,小声道:“他们为什么叫我小公主?”

  叶开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所以一直瞒着不说,就道:“肯定是你长得天香国色,娇嫩可爱,所以他们才情不自禁叫你小公主。”

  可是江碧流也不是那么好骗的,马上察觉不对劲:“不对,那为什么又叫你驸马小少爷?驸马的小少爷?”

  而其中一名护卫则站起来,喊:“启禀小公主,属下立即回宫,通知女王陛下。”

  “这里也有个女王陛下?”

  在江碧流震惊的时候,那守卫已经快速去了。

  就在叶开江碧流跟着一队娜迦族卫兵朝宫里方向行走的半途中,琪尔瓦女王如闪电一般前来,众人还没看清她是怎么过来的,她已经站在了江碧流的面前。

  琪尔瓦的年纪虽然大了,但看起来并无半分老相,还年轻的很,跟江碧流面对面站在一起,仿佛一对姐妹儿。

  娜迦族也是神兽一族,当两个人面对面,身体里立即有一种奇妙的血脉联系,江碧流的手紧紧抓着叶开,嘴唇蠕动:“夫君,她,她……她是……”

  自从离开了那一片故乡,她就从未见过自己的族人。

  从踏上炎黄世界那一刻起,她就从未见过亲人。

  上次在九黎族看见的,还是自己父亲的尸骨。

  经过了上千年,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血脉亲人的气息。

  悲喜交加的热泪,一瞬间淌满了面颊。

  琪尔瓦女王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把将江碧流抱在怀中,一声呼号:“我的乖孙女,奶奶终于看见你了,啊——”

  女王的儿子已经离开多久了?

  她都快记不得了,有时候,忘记比记得要好过得多。

  只是,压抑在心底的思念和悲伤,却没有一刻停歇。

  不知过去了多久,琪尔瓦女王一手拉着江碧流,一手拉着叶开,这时候真像一名慈祥的老奶奶,在众多娜迦士兵的簇拥下,回到宫殿。

  之后,叶开就主动避嫌,走到一个空旷无人处,进入了地皇塔。

  让江碧流跟她奶奶促膝长谈。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