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殿出来的琪尔瓦女王,心里十分兴奋。

  武前辈答应收了乖孙女做记名弟子,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她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神明带着他的后人来找武前辈,请求他收徒,可武前辈直接就拒绝了,说是这辈子都不会收徒,因为自己不会教徒弟,免得误人子弟。

  当时可把那位神明气的脸都黑了。

  这三千世界,谁不知道武前辈一族,都是教授子弟的杰出一辈,那是一种天赋,就算学艺的弟子是脑残,他也能教成天才。

  而今天,武前辈竟然答应收江碧流做弟子,虽然是个记名的。

  可这个消息,也把琪尔瓦心中的悲伤去了一半。

  但是,一个念头又浮现出来——

  武前辈竟然说自己没有资格当叶开的师傅。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像是推脱,反而有点感慨,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武前辈的确是不想收徒?

  不管怎么样,能收一个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

  “奶奶,你说什么?”

  “你给我找了一个师傅?可是,我没想要拜师啊!”

  江碧流听到奶奶回来后说的拜师之事,一下子都懵了。

  当然,从跟着叶开下来到这个海底世界,见到了自己的亲奶奶,她的心神就没有平静过。

  琪尔瓦女王道:“乖孙女,那一位可是大人物,能拜在他老人家的门下,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事情,当年你父亲小的时候,他都没松口,没想到,到了你这个女娃身上,他竟然主动开了金口……”

  琪尔瓦随后絮絮叨叨的将那位武前辈的牛叉事迹挑了一些来说说。

  可江碧流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明白:“奶奶,您说的那一位,到底是谁啊?”

  琪尔瓦笑道:“真是个傻孩子,我要能说,早就说了,哪里还跟你解释这么半天,不过你做了他的记名弟子,以后你自己去问,也许更方便些。”

  江碧流不想跟叶开分开,他可是马上要去隐门的。

  “奶奶,连身份都不能说,而且只学一年,能学到什么东西?我能不能不学啊?”

  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琪尔瓦道:“你跟了他做徒弟,就算只学一年,也比得上跟别人学千年万年,傻孩子啊傻孩子,奶奶还会骗你不成?本来奶奶是要亲自出去,查清楚你父亲被害的经过,但你师傅不让我出去,这件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了,可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实在危险。”

  “可是,难道我拜了一年师,就能变厉害了?”

  “那是当然,那可是三千世界里面,最好的老师,多少人哭着喊着要拜师,你倒好,还想推出去。”琪尔瓦满脸都是慈爱,本来就是隔代亲,何况这对祖孙俩,命运坎坷,琪尔瓦自然更加珍惜。

  “奶奶,我能不能问问公……我的夫君?”

  琪尔瓦无奈答应,但要求要快,要是那一位突然变卦了怎么办?

  当叶开听说了这件事,没有马上点头,而是沉吟着去问了下叶凰。

  他隐约猜到,要收的江碧流为弟子的人,应该就是上次叶凰独自去见过的那位。

  叶凰听了之后,说了一个字:“好!”

  就这样,江碧流拜师的事情定了下来,琪尔瓦马上就要带着她前去拜师。

  江碧流抱着叶开的脖子,真情流露:“夫君,我舍不得你!”

  叶开不知道她是做戏做全套,还是假戏真做,拍着她小腰道:“有什么舍不得的,一年的时间很快的,我这不是也要去隐门吗?等我从隐门出来,你也差不多学艺归来,到时候,我做个满汉全席给你吃,好不好?”

  “真的吗?”江碧流小脸上含情脉脉,哪里还是修炼千年的娜迦女王,不过以她们一族的漫长岁月来说,说她是小女孩确实也没错,“夫君,我可不可以吻你?”

  “呃……当然,你不是……每天都要吻的吗?”叶开眼角余光看看琪尔瓦,有点小尴尬。

  他本以为江碧流会吻自己的脸,没想到,她一下就吻上了唇。

  并且舌头轻轻吐出,顶着他的双唇牙关。

  叶开如果死死闭着不开口的话,旁边的琪尔瓦势必会发现一些什么,无奈,只好张嘴……一瞬间,她的丁香就冲了进去,忘我的亲吻。足足过了三分钟。

  琪尔瓦才呵呵笑起来:“乖孙女,乖孙女婿,看着你们如此恩爱,奶奶真是开心啊!可惜你马上就要去拜师了,不然奶奶真想亲自再给你们举办一场隆重的婚礼,只可惜,你父亲……”

  “奶奶,父亲回到了海神的怀抱,我相信,他能够看见的。”

  “好,好,回到了海神的怀抱,是奶奶看不穿,还没有乖孙女懂事呢!”

  送江碧流到神殿。

  叶开也去了,不过并没有进去,在门外站着看。

  江碧流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

  叶开如果现在还不明白她的心意,那就妄在情场浪荡这么长时间了。

  “傻孩子,去吧,去吧!”琪尔瓦也站在门口,朝江碧流挥手,她似乎暗中得到了那一位的指示,让江碧流自己进去。

  脚步刚刚踏入,一个苍老悠扬的声音响起:“小娜迦,一年之内,我会好好教导你这孙女,能学多少,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这一年里,神殿关闭,任何事都不要来打扰。”

  语毕,神殿中两扇巨大的石门发出隆隆的声音。

  从两边慢慢合拢。

  从门缝中,叶开看见江碧流的眼神,竟然让他想到了两个字:痴缠。

  琪尔瓦在门前行了一个大礼。

  叶开反应过来,也要行礼,没想到怎么跪都跪不下去,随后一个声音传来:“小伙子,你就不用行礼了,我可受不起你这一跪啊!”

  “呃——”

  叶开尴尬朝琪尔瓦笑笑,只能就此作罢。

  叶凰的声音传给叶开:“他自然受不起你这一拜,我跟你神魂共享,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他拜你还差不多。”

  叶开一阵震惊。

  这时,琪尔瓦拉着他的手往回走,看起来心情比以前好了很多,道:“乖孙女婿,陪奶奶去喝酒!跟奶奶讲讲,你跟我那乖孙女是如何相爱的,看到你们如此恩爱,让奶奶忍不住想起了你爷爷。”

  叶开心头一跳,暗想这不是逼着我编故事吗,而且还是非主流的爱情故事——人类,是如何爱上一条鱼的,简称《人鱼传说》。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