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鸟鸣声不同于一般的鸟叫,悠长,空旷,响亮,具有很大的震慑力。

  它出现在荆棘岛的上空,划破黑夜的宁静。

  刚刚走回去没多远的杨航,听到声音马上仰头看去。

  虽然是夜里,但借着月色,还是能看得清楚,天上迅速冲下来一头巨大的飞禽,那两个翅膀张开来,足足有几十丈长。

  “这是……虎皮枭,红日岛上的那位天才人物来了!”

  “这下事情大条了,不行,得回去通知恩公,马上跑!”

  杨航也顾不得抱着猴儿酒回家了,把酒坛子在旁边的地上一放,赶紧回头,加速狂奔。

  可正在这时,叶开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杨大叔,你尽管自己回去,你是蓬莱的人,免得难做,不管发生何事,你们一家都不要出来。”

  杨航一听,真是感激涕零啊!

  恩公,竟然如此为自己考虑……

  然而在他还没做出决定要怎么做的时候,天上那只虎皮枭已经落了下来,从上面跳下来的人,不是红日岛上的那位,还能有谁?

  杨航虽然等级低,见识的事情不多,但是关于清风的事迹还是听说过的,特别是那只虎皮枭,整个蓬莱岛只有这一只坐骑,最显眼不过。

  叶开手里横抱着纳兰云颖,而这妮子醉酒中似乎被鸟鸣声惊扰,嘴里还犹自嘟囔:“真是好讨厌,哪里来的怪鸟,声音比打雷还响?叶子,打死它,别打扰我睡觉,我要睡觉……嗯嗯……”

  她迷迷糊糊的,说话也是带着浓浓的憨态,加上酒香和着她自身的香味,合在一起变成了一股非常特别的香气,在空气中散漫。

  清风第一眼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然后猛的眼睛一亮。

  “好美的姑娘!”

  “虽然喝醉了,却竟然如何可爱。”

  他到现在已经活了四百年,但还没有伴侣,萧冷柳虽然追求他,他却不怎么喜欢,可这一刹那,他竟然有了种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感觉。

  但是,那个男的是谁?

  他竟然趁着她喝醉了,横抱着她,那手甚至托在了她的屁股上,更可恶的是,他将她抱在怀中,脑袋贴着她的脑袋,动作实在亲密的不像话。

  一股深深的愤怒和妒忌突然就冒了出来。

  他刚才在观鱼岛上听的清楚明白,这几个人是凡人界麒麟榜比试中的前二十名,之后又选择了蓬莱的选手,他可不会想到,他们是情侣的关系;那么,肯定是这个男的存心灌酒,然后趁机做一些下流龌蹉的事情……

  “你,马上,放开她!”

  清风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是来报仇的,怎么一出口就变成了这样。

  叶开等人全都一怔,他虽然手里抱着纳兰云颖,但心中的警惕早就张开,刚刚他还在大鸟上的时候,他就看出这个人的修为,分神中期,是个劲敌。

  他现在介于玄级妖修的初级到中级之间,加上各种武技加成,能越一大级挑战,可如果对方手里也有底牌,那就胜负难料了。

  可他怎么样都没想到,这个人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自己放开纳兰云颖。

  但是从他掩饰的神情来看,叶开马上就明白了,敢情这又是个被美色所迷的愣头二货。

  “我不放呢?”叶开吻了一下纳兰的红唇,挑着眉毛说道。

  “你……你该死!”

  “哈哈哈哈,你是什么人,管的未免也太宽了,我抱着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叶开猛的喝道。

  “讨厌,吵死了……”纳兰云颖再次发声,声音媚到了骨子里。

  正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笛音。

  原来在清风之后,那萧冷柳也追了上来,她是站在一个飞行法宝之上,笛音化为一道道清气,围绕在清风的身边。

  笛音没有持续多久。

  很快,萧冷柳的身影在清风边上闪现,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紫熏等人,竟然被惊艳的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但很快就被一股莫名的怒气所占据,怒声道:“你们真是该死,竟敢用这种下三滥的媚功迷惑清风!清风,你怎么样?”

  清风这时摆了摆脑袋,刚刚泛红的眼睛恢复原样,身上也有灵力缠绕,看着纳兰云颖的表情跟刚才完全不同,此刻生起了浓浓的警惕:“好险,这个女人好生古怪,我差点中招。”

  原来他不是被美色所迷,而是纳兰云颖在醉酒的恍惚间,不经意间施展出了香风迷梦的天赋技能,清风一个没注意,就中招了。

  萧冷柳道:“那就不用多说废话,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不管他们是不是宗主找来的,有我在,一切都没有问题。”

  “好!”

  清风应了一声,眼神中透出杀气,“是你们杀我师弟,伤我师傅,如今我取了你们性命,也是你们咎由自取,认命吧!”

  叶开抱着纳兰,紫熏跨前一步,手中的玄阴听地杖一紧,挡在前面。

  “姐,你抱着颖颖,打架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叶开拉了把紫熏,将纳兰交给她,捏着手指叹了口气道,“咱们第一天来这蓬莱,没想到有这么多架要打,真是不枉此行了啊!”

  宋初涵道:“小心点,别大意了。”

  而此刻,清风直接取出了兵器,竟是一把扇子,脚下一点就要朝叶开展开攻击。

  “等等!”宋初涵猛的娇喝一声,硬生生阻住了清风的攻击。

  “还有什么遗言吗?”清风对宋初涵也非常警惕,因为这三个女人都太美了,看的他心跳加速,然后他也认为这是迷惑心智的妖术。

  “要战可以,但要划下个道道,不然一不小心把你打死了,你爹你娘又找来一群虾兵蟹将来报仇,烦都烦死了,这是你们蓬莱的地方,总要给你们宗主一点面子,要战就签下战书吧!”宋初涵朗声道,如此一来,到时候张熙熙也不能怪罪他们了。

  “生死战书?”清风不置可否。

  “可以。”叶开回答。

  “好!”

  宋初涵的储物戒指里放了不少杂物,其中就有纸笔,马上唰唰唰写下一张,虽然不是很正式,但也是白纸黑字的战书。

  “打架前,签字画押吧!”

  叶开没仔细看,按下手印后,宋初涵将纸打到了清风面前,他本来就要动手,没想到弄出这么一出,不过他也很赞成,如此宗主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一看那战书上写的字,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