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传承七星钟,最重要的就是钟身上的北斗七星。

  整个钟的防御体系,全都是依靠着那七颗如天上星辰般的特殊物体,形成一套完美的防御阵法。

  可是现在,竟然挡不住皮皮的一口牙齿。

  被硬生生的咬破了。

  “嗤嗤嗤嗤……”

  叶开的戳天指,如子弹一样连续射出十几团白光,全都落在七星钟上,这让本来就已经不成阵法的七星钟,雪上加霜,上面的星光颤抖一阵后,又有一颗被皮皮咬掉,吞噬。

  七星去了其二,剩下的五颗彻底失去了阵法的基础,防御体系几乎瓦解。

  而就在这一瞬间,宋初涵的斩仙剑临身。

  “铛——”

  一声巨响,七星钟在终极寒冰奥义的攻击下,发出一声哀鸣,而钟体也在这一攻击下结出了无数寒冰,几乎被冻结。

  再一剑!

  斩仙剑的等级本来比不上七星钟,可眼下七星钟破损,威力大减,此时终于支撑不住,整个钟体被打成破碎,化为片片,在夜空中飞舞。

  “啊——”

  一声大叫,萧冷柳因为本命神器毁灭,身心受到重创。

  可就在她身体一晃,脑子一痛的刹那,斩仙剑的第三剑,狠狠的刺了过去。

  “扑哧!”

  单手持剑的宋初涵,干净利落的将剑锋,刺入了她的胸膛,正中心口。

  “啊——”

  “怎么,可能?”

  后面冲上来的蓬莱弟子看到这一幕,全都脚步齐齐一顿,刹住了身形,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

  上古七星钟,居然被打破了。

  萧冷柳,被一剑穿心。

  萧冷柳自己也不相信,她堂堂萧家之女,还有一个牧梧长老是她的世伯,在蓬莱地位高崇,怎么可能死在凡界来的贱民手里?

  可是,从心脏处不断涌来的冰霜感,令她清楚眼前并非梦境,而是事实。

  “滋滋滋——”

  从她的心脏开始,冰霜凝结,很快将她整个身体都冻成了冰雕。

  随着拔剑的动作一出,冰雕化为无数冰晶,纷纷扬扬。

  一众蓬莱弟子都傻眼了,萧冷柳,竟然就这样……死了!

  “完了,完了!”

  “大事件了啊,萧冷柳一死,红日岛上的人还不疯了啊?”

  很多人哪里还敢冲上去跟叶开等人战斗,太凶残了,七星钟都能打破的人,哪里是他们能对付的,上去那就是送死。

  “哗啦啦——”

  人群像潮水一般退去。

  观鱼岛的弟子,本来跟着执法堂的人一起前来,想要看看大师兄如何大发神威,将那几个凡界来的东西斩于剑下,可事实正要相反,不但大师兄一条胳膊废了,连萧冷柳都死了,此时此刻,留给他们的是全身忍不住的颤抖。

  叶开扫了一眼众人,将天花妙坠旗一展,带上三女和地上依然在啃食着残破七星钟的皮皮,立即冲天而起。

  他速度飞快,眨眼间就消失在天边,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其实是进入了地皇塔,宋初涵的左手掌重伤,半个手掌断掉,经脉也有断开,必须尽快找米有容疗伤修复,不然有可能影响后面的修为。

  米有容一看宋初涵的手,顿时大吃一惊,看着都疼啊!

  “怎么会这样呢?”

  “这蓬莱也太危险了,咱们今天第一天来,就碰到了那么多事情,我看还是早点回去算了。”

  一边注入生命能量疗伤,米有容一边说道,今天她已经第三次给人治疗了。

  …………

  与此同时。

  荆棘岛上,再次来了一批人。

  是灵龟岛的玉清,以及她的师傅,外事长老姚越,以及岛上另外几个人。

  姚越晚上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趟,所以回来的时候有点晚了,听见玉清汇报事情经过的时候,清风和萧冷柳已经赶了过去。

  作为外事长老,又是亲耳听见宗主张熙熙传达指令的人,本来没觉得什么,可现在听说那几个凡人界来的人,把玉清这个洞玄境都打得没有脾气,他马上心里一咯噔,觉得事情似乎哪里不对劲……

  仔细一想,没错了!

  宗主为了救那位凡人界来的人,竟然还能受伤;以宗主的本事,能让她受伤的绝非小事,那么从侧面来说,宗主对那几个凡界来的人,肯定是很看重的。

  如此一来,他这心里就急起来了,连忙带着人赶去荆棘岛。

  可是却来晚了一步,战斗已经结束,叶开等人也不知所踪,他带着岛上弟子赶到时,正好看见不少人从荆棘岛上撤离出来,而几个执法弟子还在慌乱的大呼小叫——

  “快,快去通知执法长老!”

  “再去红日岛通知牧梧长老,还有药神殿的睦月姑姑。”

  “快啊……”

  正在下面那群人大喊大叫声中,姚越从天空降下,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一转头,就看见断了一条胳膊的清风,那断掉的胳膊还在他自己仅存的手里拿着,脸色阴沉,一句话都不说;而后面几名弟子,抬着一堆……碎肉。

  “那是……什么东西?”

  “原来是姚长老到了,姚长老,大事不好了啊,那几个凡界来的人,把萧……萧冷柳师叔,给,给杀死了。”

  “你说谁,萧冷柳?”姚越只觉脑袋一晕,差点昏倒。

  “是的,姚长老,这一堆,就是,就是……”

  后面跟上来的玉清脸色大怒:“那几个凡界来的家伙,真是该杀,该杀一千遍!”

  姚越看着她,冷不丁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光:“混账东西,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

  一缕鲜血,从玉清的嘴边淌下。

  半柱香后。

  事情发酵。

  虽然已是午夜,但萧冷柳被杀的消息还是在整个蓬莱掀起了轩然大波。

  赶去红日岛报信的弟子还没有上岛,就听到那里发出来一声震天悲呼:“小冷!”

  那声音正是来自牧梧长老。

  牧梧跟姚越算是同辈,甚至牧梧的年纪还要小一些,但他的修为和地位,都不是姚越能比的;如果将蓬莱当成一个国,那么牧梧属于皇亲国戚,而那萧冷柳的祖辈中,有一位,曾经是蓬莱的宗主。

  片刻后,几乎大半个蓬莱都热闹了起来。

  红日岛所有弟子统统出动,前往荆棘岛寻找那几个凡界人的踪迹。

  执法堂的人也纷纷出动。

  其余岛屿的人,听闻信息也来帮忙。

  蓬莱仙岛竟然被结果凡人界来的人给欺负了,那还不全体出动啊?

  当然,其中不乏有人抱着别样的心思,比如跟萧冷柳不对付的,听说她被人弄死了,恨不得放鞭炮庆贺,亲自去感谢那几个凡界来人;另外还有几个,着急忙慌的去找宗主,他们正是那时候一起去参观麒麟榜战的人,他们可是知道的,宗主对那个叫叶开的小子,有多看中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