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咱们在这里站岗你说能有什么用?我想去太阳城看看啊,听说老祖宗都出来了……”

  一人继续说道,往远处看了两眼,可是重新转回脑袋来的时候,发现同伴老虎竟然不见了。

  “哎呀,老虎,老虎……你个狗/日的,死哪去了?”

  他喊了两声,不过随后忽然感觉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下一个瞬间,眼前景物天翻地覆,已经不是在自己的岗哨上面了,而是一个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对不住了!”

  男人狠狠一愣,正要张口大叫,但是一只手掌拍在他的脑门上,一股强大的灵力冲进了他的脑子。

  说话的自然就是叶开。

  他对红日岛上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但如今情况非常紧急,必须争分夺秒,才有机会把人救出来,于是看到两位岗哨,直接过来将他们拐进了地皇塔中,施展搜魂术。

  如今庞大的精神力量,给予了他很大的施展空间。

  施展出搜魂术,那就如同探囊取物。

  很快两个倒霉的家伙脑子里变成一团空白,成为了两个白痴,而他们的记忆,全都被叶开摄取。

  虽然手段狠辣了一些,可也实属无奈,相比荆棘岛上那些死掉的人,他们这种结果算是很仁慈了。

  一分钟后,岗哨下面出现一个人。

  正是那老虎,衣服容貌跟之前一模一样,但那眼神却无比犀利,身上也有一股强烈的杀意,他轻吐了口气,轻声说道:“太阳城么?我来了!”

  这个人,自然不是真的老虎,而是叶开假扮的。

  越到红日岛的中心,巡逻的人越多,并且到了里层,不知道是不是有别的阵法作用,启动了禁空领域,岛上已经无法飞行,只能步行前去。

  这也是他化妆成一个普通蓬莱弟子的原因。

  他根据刚刚得到的记忆,前往太阳城。

  不过途中要经过几个关卡。

  到了第一处,叶开没想到有人将他认了出来,开口就喊:“喂,老虎,你不是在前面的岗哨吗,这还没到换班的时候,怎么就回来了?”

  叶开笑着说道:“老郭啊,咱们岛上有阵法预警着呢,光是那岗哨能起什么作用?我今天是找乌师叔有点私事。”“乌师叔?哈哈,还是给你那胖表妹做媒啊?”

  “嘿嘿,要是乌师叔能有点意思,我不就能蹭点光么!”

  “那要真成了,可不能忘了我这个兄弟啊,乌师叔就在上面二楼,你自己去找吧!”

  叶开笑了笑,转身进去,上楼。

  三分钟后,叶开又变成了乌师叔的样子,从楼里出来。

  “乌师叔,您要出去啊?”有人看见他,笑着开口。

  “嗯,小狗子,好好守着门口,睁大眼睛,别让那几个凡界来的小崽子溜进门了,本师叔有点事要去办。”

  “遵命,师叔!”

  太阳城,继续出发。

  现在跟红绵约定好的两个小时,只是过去了十分钟左右。

  相信半个小时内,肯定能混入太阳城。

  只要救下纳兰云烟等人,就是太阳城覆灭的时刻。

  …………

  太阳城。

  五行绝杀阵中心,一个巨大的广场。

  正中间放着一个笼子,里面关着的正是纳兰正文,纳兰云烟等人;这个笼子的高度只有一米多一点,人在里面无法站立,只能坐着,或者跪着。

  里面的人一个个神情慌张,并且鼻青脸肿,还有血污。

  显然没有被当人一样看待。

  特别是纳兰正文,一双腿都断了,骨头渣子戳破肌肤,露在外面。

  “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得罪人,是叶开那小子在外面乱来,干嘛要找我们的晦气?”

  “他们会不会把我们宰掉吃肉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叶开的两个舅舅哭得最凶,眼泪哗啦啦流,裤子上还有尿液,臭不可闻,熏的别人也直皱眉头。

  “你们两个大男人,哭什么哭,还尿裤子,丢不丢脸啊?别嚎了,嚎的别人也浑身难受,不就是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死了,姐夫也会给我们报仇的。”纳兰云烟被两人哭的烦死,本来就心里紧张,听到他们的声音,更难受了。

  “我们都要死了,还不让哭啊?”

  “这儿这么多人,叶开那混小子肯定不会来救我们的了,啊啊啊,我还不想死啊……”

  在广场的周围,围了很多人,有不少是看热闹的。

  这个岛上的人,基本都跟萧家脱不了关系,萧大小姐死了,荆棘岛上还死了那么多人,都是沾亲带故,他们想亲眼看见那个杀人凶手在这里被凌迟处死。

  萧家的几个核心成员,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有点忐忑起来。

  “现在还没有出现阵法预警,说明没有上岛,不会不来了吧?”

  “是啊,我是担心,那家伙刚到蓬莱,说不准现在还不知道咱们红日岛的具体位置,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

  “哼,可能他不相信吧,那就把笼子给我吊起来。”

  很快,广场那里出现几个萧家弟子,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根五六十米长的柱子,几分钟内就在广场上搭了起来;装着纳兰云烟等人的笼子,被一点点吊上去。

  随着笼子左右晃动,里面的人发出啊啊啊的尖叫声,这下可不止叶开的两位舅舅吓得魂飞魄散,其余人也是六神无主,手紧紧抓着笼子的栏杆,紧张到了极点。

  五六十米高啊,这里的重力那么大,摔下去还不成了血蘸肉饼?

  正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跑出一人,朝着广场里面某个人大喊:“老徐,老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

  这人穿着跟众人差不多的衣服,是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人,在红日岛却也有点地位,而他喊的人,正是给萧府当职的。

  众人不明所以,萧家的人也心里一紧,以为叶开出现了。

  “老张,到底什么事,着急忙慌的,出什么大事了?”那叫老徐的往前走了两步,问道。

  老张挥着手道:“老徐,你的三姨太被人强/奸了,哎哟喂,真是造孽啊,现在她正要上吊呢,谁劝都没用,你快点过去看看吧!”

  一语出,众人皆惊。

  老徐对她的三姨太宠爱有加,的确非常看重,而且老张也是他的熟人,他一点都没有怀疑,跟萧家总管说了一声,马不停蹄的跟着老张跑了出来。

  “快快快!”

  “哎哟,你那三姨太啊,衣服都没了,屁股还被抓出了血啊,下面,下面更是……”

  老张说一句,老徐心里就像被刮一刀,哪里想得到其他,快速往家里跑,只是刚从过道上转弯,他就忽然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小腹被人重重轰了一拳,丹田……立即破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