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垂被咬了一下,红绵浑身哆嗦了起来,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她的整张脸都殷红如血,神经紧绷,甚至全身有种发烧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以前从未有过。

  就算以前跟林震英还是夫妻的时候,她也从未被如此对待。

  甚至,胸前的两团也被挤压变形,小腹上能清晰的感觉男性的进攻。

  一刹那间,她都有点懵了。

  “月老,月老绳的来历……”她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个地方可不寻常,一不小心掉下去的话肯定粉身碎骨,她只是重复着他的话,脑子有个念头在转来转去,他不会想在这个地方跟自己洞房吧?

  而叶开看见她这种表情,更是忍不住身体的激动,下面重重的贴在她的身上,那种勾人的摩擦引起的快乐,差点让他的把持不住,他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就算是先前跟沐宝宝负距离接触,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冲动。

  最后,他把这种冲动归咎在征服感上面。

  红绵咬着红唇,似乎不知道反抗,直到呼啸的罡风吹在身上,锁链剧烈的晃动起来,她才赶紧用手抓住锁链的边缘,将思路重新放回到周围的环境。

  “罡风好大,赶紧抓住锁链,别被晃下去了。”她微微转开脸,小声的说道。

  不过,叶开却没打算放过她,甚至用手将她抓住锁链的手拖起来,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别抓着锁链,要不然真的来危险了,我就抱不动你了;红姨,你的嘴唇真漂亮,我可以亲亲你吗?”

  居然……叫自己红姨?

  红绵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两人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叫红姨?可是,听着红姨的称呼,心里忍不住又有了一种冲破禁忌的欢愉,简直,简直要坏掉了。

  她没有回答,这种问题哪里需要问出来,想吻就吻,又不是没有吻过,问出来,别人要怎么回答?

  叶开这会儿又不着急了,因为他发现这么撩拨她的感觉更棒,看着她羞羞答答的表情更是一种享受,他轻轻将她腮边的发丝撩开,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跟你之间,有一种奇怪的联系,莫非这就是心电感应?”

  “这个,大概就是月老绳的作用!你,稍微起来点,你好重,我快要被你压死了。”

  “好。”

  叶开把身体微微上抬,红绵终于不用时刻感受他的强大与伟岸,解释道:“传说,月老绳是从月老墓中盗出来的,拥有非常奇异的作用,一旦绑上后心生共鸣,就会在瞬间燃烧,从此两个人之间心有灵犀。”

  叶开微微一愣:“心有灵犀?听起来非常不错……呃,不对啊,你说月老绳是从月老墓中盗出来的,难道月老已经……挂了?”

  红绵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月老也不清楚,只是传说而已;我告诉过你我的出身,在没有踏上修真之前,我是摸金校尉一脉,摸金就是倒斗,说白了就是盗墓的,这月老绳并非我得到,而是摸金一脉的先辈流传下来,据说就是盗到了一个月老墓。”

  叶开点点头,她的确说过。

  红绵继续道:“你知道吗?倒斗的时候,最怕遇到白粽子。”

  “什么是白粽子?”

  “就是僵尸,浑身长出白毛的僵尸,这种僵尸比青皮僵尸要厉害的多,速度很快,非常嗜血,普通人遇上根本逃不掉;而倒斗的人其实并不厉害,没有修真人士那么强大的能力,一般是采取以物克物的方法;我门中就有一种制服僵尸的手段,叫墨斗红绳网,需要将僵尸的棺材或僵尸整个罩在里面,但是这月老绳却非常神奇,只要在僵尸脖子上绕一圈,就能让它乖乖不动。”

  “啊?这月老绳,原来是用来套僵尸的。”叶开目瞪口呆的说。

  红绵白了他一眼:“什么啊!当然不是这样的,这只能说明月老绳的神妙之处,你的手擦过屁股,难道就是用来擦屁股的?”

  “呃,这……”

  红绵说完马上察觉这话实在不合适说,脸色顿时一红,连忙接着道:“月老绳可以让两个人产生心有灵犀,这是我门中长辈传下来的,我估计就是在月老墓中得到的信息,之前我一直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

  叶开道:“这大概是说明我们之间情深似海吧!”

  红绵听了更是羞涩,美眸看了看他,俏脸殷红如花,过了会道:“罡风好像消失了。”

  叶开直勾勾盯着她的美眸,看得她浑身都臊热起来,他这才呵呵一笑,带着她的身体站了起来,下一刻,缩地成寸发动,连连向锁链的对岸闪烁,就算是中间有罡风团存在,他也直接一头撞过去。

  半分钟不到,叶开搂着红绵的蜂腰,直接落在了一块巨石平台上。

  入眼处是一个高达二十丈的门户。

  叶开抬脚上去,马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

  “果然有阵法保护。”

  红绵道:“我可以破开它,如果阵法没有做过改动的话,只是这样一来,藏剑阁的人很可能视我们为敌人。”

  叶开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请自来,还直接闯进人家的大阵,的确不占理,但是现在让他去找个藏剑阁的地址,再发拜帖啥的,他等不及;为了凰姐姐,就算要跟藏剑阁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说话间,红绵开始破阵。

  她曾经破过,自然驾轻就熟,预计只要有十五分钟时间就能打开阵法禁制,跨入其中;可事实上,红绵只是丢出了两杆阵旗,解阵决都还没有打,那大阵的禁制竟然直接就打开了。

  “不对劲,这个大阵形同虚设,只有一道屏障。”红绵诧异的说。

  叶开道:“会不会年久失修?”

  说完也觉得这个说法不成立,试炼锁那一头连在悬崖绝壁上的阵法他看过,非常完整,照理更加接近门派核心的大阵更不可能年久失修。

  “进去看看!”

  叶开拉上红绵的芊芊玉手,抬脚进门。

  这回没有半点阻碍,两个人直接从大门中跨了过去,入眼所有的景物截然不同,刚才看去就是一片青石绝壁,现在看到的则是绿荫成林,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台阶蔓延而上,不过,眼前还站着两个人,看穿着像是藏剑阁的弟子。

  “你们是谁,这里是藏剑阁重地,外人不许乱闯,请回!”其中一个比较胖的弟子,看了看叶开,又看看红绵,眼神微微一变,开口说道。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