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后,叶开和宋初涵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出门,与等在门口的陈虎会合后,前往VIP房间。

  此刻,赌场方已经准备好了参加人员,就等着叶开他们出来,好进行宰猪行动。

  但其实,陈虎已经跟叶开私下说好,等会玩的是梭哈,他自己做双面间谍,到时候帮衬叶开赢大钱;对此,叶开当然是笑而不语,凭借他拥有透视的能力,就算没有陈虎的帮衬,自己同样能赢个盆满钵满,既然任性武馆为了钱去把老周打得那么惨,他不介意多给他讨要点医疗费。

  进入VIP房间,那位任慧峰并没有出现,这让叶开稍稍有些失望,他还想看看那货喝了那么多痰盂水有没有上瘾呢!

  “现在我们玩的是梭哈,规矩跟国际接轨,玩法都一样,就不用介绍了吧,但每把牌的底注是一百万,加注也是一百万起步。”荷官站在台前,讲明规矩,眼光时不时看叶开,他是赌场方专门找来对付叶开的,虽然不是什么赌神毒王之流,但也会一些赌术,只是不太精。

  参加的人除了叶开,陈虎,另外还有两名三名男子,其中一名看起来挺纨绔的,另两个则中规中矩,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当然叶开也无意结识他们。

  赌局,马上开始。

  第一把,叶开得到一张明牌红心A,暗牌桃花10,明面他最大,除了首先押注的一百万,他又丢出了两百万,在透视之下,别人的牌无所遁形,而且荷官手中的牌也一目了然;只不过,他看到荷官的袖子里,另外藏了一副牌,但只要这荷官不从中做手脚,他也不便揭穿,等着看呗!

  接下来叶开的第三张牌是黑桃J,第四张,红心A,而桌面上的筹码加加起来已经超过两千万,第一把牌就打这么大,果然是VIP房间。

  宋初涵坐在叶开的旁边,比他还紧张,那桌上的可都是钱啊!

  “妈的比,这什么臭牌,不跟了。”这时候,那位纨绔把牌一翻,放弃,叶开用透视看了眼,果然是一把烂牌,都四张牌了,什么都凑不起来,连个小对子都没有。

  “七少,不用心急,这才第一把嘛!”边上有个漂亮女人在纨绔身边安慰,声音轻柔动听,穿着比基尼,身材暴露,应该就是赌场里女仆之一了,叶开发现那纨绔的一只手在女仆身上摸来摸去,而那女仆却也毫不介意,只是摸到隐秘处时会微微抗拒,但纨绔一把筹码塞进那深沟里,她就任意放开了。

  宋初涵看到这一幕,很不爽的哼了一声。

  那叫七少的纨绔呵呵笑道:“哟,白面具的,你是也想进来摸一把吗?我还以为你是个女的,没这爱好呢,你要喜欢,这女仆就送给你好了,随便摸,哈哈哈!”

  宋初涵眉头皱起就要发作,叶开冷冷哼了一声:“小心祸从口出。”

  那七少随后看了眼叶开和宋初涵,犹豫了一下,果真没再放肆,转而去摸女仆,倒是个识相的人。“

  “那小子底牌是桃花10,不过第一把牌没事,随便来,第二把开始。”突然之间,叶开听见对面荷官的耳朵里出现这样的声音,他凝神一看,发现他耳朵里面装了一个很隐蔽的耳麦,刚才倒是没注意到。

  当然,那是很轻的声音,别人根本听不见,就连宋初涵也没察觉。

  “妈蛋的,怎么我的底牌对方也能知道?不可能也有透视眼吧?”叶开装作跟宋初涵说话,眼睛在身后与头顶扫了一圈,最后发现在灯具墙壁等地方,也装有不少摄像头,顿时一阵气结,心想这她妈哪里是赌博啊,这是杀猪!

  不过,既然第一把不做牌,看样子我是要自然赢了,哗啦啦一下,叶开甩出了五百万筹码。

  陈虎没多少筹码,牌面也不怎么样,当即放弃,还朝两名荷官假扮的赌客微微摇了摇头。

  当即,其他人也放弃,这把叶开赢的太简单,都没什么成就感,但也赢了一千多万,放在桌面上的筹码已经超过一亿了。

  既然知道这里有摄像头,叶开自然注意了,不再翻起暗牌观看,不过,这一把牌实在不好,他直接放弃了。

  随后,桌上几个随便玩了玩,让叶开感觉好笑的是,陈虎明明是把烂牌,而拥有好牌的两个托儿居然让他给赢了,分明是看到陈虎的筹码不多了,故意借给他的;至于那位纨绔,敢情有点衰神上身,连续两把都是垃圾牌,气得他在女仆身上用力蹂躏。

  第三把还没开始,两个人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叶开抬头一看,正是那位任慧峰,另一个自然就是倪梦幽了。

  “哟,已经开始了啊,算我一份如何?”任慧峰进来看到两个戴面具的人,微微愣了愣,不过也是见惯不怪,在赌桌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他是大少爷,荷官自然没意见。

  就此,任慧峰加入。

  那位倪梦幽似乎要刷存在感,坐下后在叶开和宋初涵两人的面具上看了两眼,皱着眉头嗲声嗲气的说道:“哎哟喂,这么大热天的,你们两位戴着面具不闷呀?又不是见不得光,把面具脱了呗,这下吓人的面具戴在脸上,不是故意影响别人发挥吗?”

  宋初涵眼神一闪,扬手就一耳光甩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她早就想打了,现在蒙着脸,正是机会,下手又重又恨,倪梦幽的脸马上半边肿了起来,虎妞粗着喉咙冷声道:“管好你的嘴,再说一句,把你舌头拔下来。”

  倪梦幽气急败坏,这赌场算是她半个家了吧,自己居然在家里被外人扇了耳光:“你,你你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他的未婚妻,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

  “啪,啪啪!”

  又是连续三个耳光,不过这次不是宋初涵动的手,是任慧峰动的手,他是要来坑叶开他们的,要是因为倪梦幽的煞笔行为把那两人气跑了,那不是亏死拿不回来了?在倪梦幽不敢置信目光下,任慧峰强行拉着她拖了出去:“你给我去外面呆着,吵吵吵,吵尼玛隔壁啊!”

  门“呯”一声关上,倪梦幽被推到外面摔了一跤,也没人敢扶。

  里面,任慧峰笑着说:“不好意思,一个蠢女人不懂规矩,来来,我们继续,不要为了点小事坏了心情。”

  可是,叶开淡淡说了一句:“心情已经坏了,有点不想赌了呢!”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