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死掉的一级两级妖兽,剩下活着的三四五六级四头妖兽,虽然不是战力特别强的存在,可修为等级放在那里,相对藏剑阁弟子现在的微薄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特别是那头六级的霸王羊,就算打不过元婴期修士,但对付金丹修士,还是没有问题的。

  几名藏剑阁弟子面面相觑,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到头上;可惜僧多粥少,四头妖兽还是不够分的,再说谁得到等级高的,也得有个说法,所以几名弟子都眼巴巴的看着叶开,没有出声。

  可是对叶开来说,这些都是垃圾,哪有心情管他们怎么想,直接点了个在场年龄最大的弟子:“你过来,这四头妖兽怎么分,交给你处理了,但是有个前提,要公平。”

  那人本来心中一喜,但听见叶开后面有些警告意思的话,唯有点头称是。

  叶开随手打出一道青木咒,落在受伤严重的大金鸟身上。

  青木咒的副作用,立即痛的这二货大声嘶喊:“大爷,大爷我没做错什么事情吧?啊,我以后再也不自称金大爷了,你饶了我吧,我好痛啊,痛的快要死掉了。”

  “没事,你以后尽管自称大爷,我没意见!”叶开耸耸肩,“还有,这几个小妖签订契约的过程,你全程跟踪,免得出乱子;要是这点事都搞不定,你自动到火上去烤吧!”

  说完这个,他看向子言,见她依然有些魂不守舍,顿时皱起了眉头,道:“子言,你跟我来一下。”

  在藏剑阁,他也就认识一个子言而已,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跟她聊一次。

  ######

  “呯!”

  这是一间大殿里面的内室,等到子言进门,叶开直接把门给关死了。

  “啊——”

  子言刚刚神游物外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看着叶开的眼神透着惊恐,脚步连连后退,呯的一声后背靠到了门上。

  叶开在她的心目中,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大色狼,如今在这封闭的内室里,她很自然的想歪了,以为他想仗着掌门的地位,将自己清白的身体给玷污;她结结巴巴的说道:“叶开,掌门,你……你想做什么?”

  叶开只是想跟她聊一聊默言的事情,不过看她像是一直受了惊的兔子,更像防贼一样的防着自己,也是有点不高兴了,索性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离她半米远的位置。

  一伸手。

  将她壁咚了。

  他邪邪一笑:“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子言满脸震惊,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虽然她一直倒追默言,可从来没有跟男人如此近距离的亲近过,闻到叶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她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不行,你不能这样。”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修为,此时柔弱的像一头绵羊。

  “为什么不能这样?是因为默言吗?你还喜欢着默言,就算他死了,你也要为他守节?”叶开盯着她。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

  叶开再次皱眉,他对子言本来有一个想法,可如果她因为这么点事情就被打击的完全变成了行尸走肉,那他只能将这个想法掐灭。不过,他是真的不想看见她这样,至少在叶开的心目中,子言算是一位朋友。

  沉思了两秒钟,叶开忽然动手,一只手猛的伸过去,摸到了她的下巴。

  修真女子的皮肤,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一般都不会差,子言的自然也是如此,手指抚摸上去,光滑如凝脂白玉,触手娇嫩。

  特别是那一对粉唇,有着诱人的光泽。

  一瞬间,子言的身体就颤抖了起来,眼神更加惊恐,她很清楚,凭叶开的能力,就算在这里把自己给强上了,他也不会有半点事情。

  叶开的手指一点点的往下落,滑过她的脖颈,锁骨,再往下……

  他看到子言的呼吸非常乱,她长长的睫毛在不断的眨动,脸上时不时冒出一丝怒火,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终于,当叶开的手指“啪”一声勾掉她的扣子,胸前一抹丰满的雪白暴露在眼前时,子言也终于爆发了。

  一声娇喝,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猛的刺向他的胸口,同时叫道:“就算你是掌门,也休想凌辱我,我跟你拼了。”

  “嗤——”

  利剑刺穿了叶开的身体。

  不过那身体却在片刻后缓缓消失。

  是残影!

  而真正的叶开,出现在子言的左侧。

  “啪啪啪……”他拍起手掌,脸上似笑非笑,“好,很好,还能反抗就说明还有救,如果你被我摸了却还像个懦弱的虫子一样忍气吞声,那我会直接杀了你,免得你以后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

  “你……?如果我不反抗的话,你真的会摸上来?”子言回过神来后,十分恼怒。

  “当然会,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你……我相信你真的会摸上来,因为你就是这样的色狼。”

  “那你相信我说的话吗?默言,的确是我杀的,你还想不想给他报仇?”

  子言收起利剑,道:“我打不过你,而且,我相信你没必要对我说谎,至少,除了女人,在别的方面,你这个人的话还是可以相信的。”

  叶开呵呵笑了两声:“算你还没有被单恋冲昏了头脑;那么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最多五个月,冥魔世界将会入侵炎黄,到时候必然会有一场大战,甚至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虽然我成为了你们藏剑阁的掌门,但我不会留在藏剑阁,并且我的事情很忙,甚至都没有闲心来照顾你们。”

  子言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

  叶开继续道:“你一定很好奇,冷言说的藏剑阁的天大秘密,到底是什么?”

  子言道:“冷言不是被你杀死了吗?带着那个秘密下了地狱,说不准,是他胡说八道的呢?”

  叶开摇摇头:“不是胡说八道,应该确有这件事,现在,你跟我来。”

  叶开得到冷言的记忆,连带着对藏剑阁的上上下下也有了很大的熟悉程度,很快就带着子言到了回剑峰一座巨大的练武场,在场地的中间,矗立着一把高耸入云的巨大石剑。

  石剑上面,则有着一道道剑痕。

  “掌门,我们来试剑场做什么?”子言不解的问。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