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随着一声又长又绵的哼叫,所有的动静沉寂下来。

  叶开摸着女人光滑如玉的肌肤,笑着说道:“你还是这么怕羞,想叫就叫,想唱就唱,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去,我才没你这么没脸没皮。”话刚说完,红绵就感觉到自己的某个地方被男人的手碰触,一阵心灵的悸动传遍全身,情不自禁就如同猫叫一样哼了出来,“讨厌,还捉弄我?”

  “红姨,我这哪里是捉弄你?我是在疼爱你,换个人试试,让我疼我还不干呢!”

  明知道他是花言巧语,红绵也觉得心里美妙。

  果然,有男人疼的女人,才叫真正的女人,不过嘴上却说:“好了,我好累了,让我休息吧,张熙熙在等你呢,说不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吃饱了打农夫啊?”

  “什么吃饱打农夫?”

  “辛勤耕耘的农夫啊!”

  “你真是……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哈……”

  两个人一番调笑,感情更深。

  之后叶开将她送入地皇塔的世界中,要论修炼,自然是地皇塔的洞天世界里面最好,甚至是居住也非常适宜;等到摄入了足够多的灵气能量,洞天世界会变得更大,更稳固,一切世界需要的元素都会呈现,到了那个时候,那才真正的成为一届,可以将世人送到里面,安居乐业。

  不过,晨曦也曾经告诉过他,地皇塔的洞天世界也不是绝对安全,如果碰到修为超强的,需要用地皇塔作为武器进行对撞,那么世界有可能崩塌,就像上一次那样,整个地皇塔四分五裂,别的层还能保持完整,但第一层就不行了。

  这也是叶开没有身边最亲的那批人送进来的原因。

  “这是一批灵极露,效果还是不错的,你先用掉它。”叶开给了红绵一大把灵极露的颗粒,一把里面,足足有几百颗。

  “你不分一下给大家?会引起后宫纷争的呢,你不怕?”红绵轻笑着说道,她没要,“还是下一次一起分吧,你啊,平时也要注意点了,女人的心,有时候是很小的,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更要做到一视同仁,不要让人觉得你冷落了她,明白吗?还有啊,这边的事情暂时完结后,就回凰派吧,小孩出生的时候,总是要在的。”

  灵极露没送出去,反倒被埋怨一通。

  但叶开的心情是极好的,这些话,也就真正关心他的人才会说出来。

  离开地皇塔后,他又先去把紫熏接进了地皇塔。

  然后才去找张熙熙。

  血煞门的事情,也要跟她说一下,商量商量。

  按着红绵指的路,叶开找到了张熙熙住的地方,其实不远,就在紫熏房间的隔壁;他进去喊了两遍,没有声音。

  结果却在浴室里找到了她——

  一瞬间,叶开就瞪圆了眼睛,只见她浑身光溜溜的泡在浴缸里,四肢放松,美眸闭合,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

  “靠,这……难道是……不会吧?”

  叶开大吃了一惊,连忙伸手一探鼻息,真的没有,就连身上的温度都是很低,心脏……没有任何的跳动。

  “张小姨,张小姨!”叶开这回真着急了,连忙一把将张熙熙从浴缸里抱起来,放到床上,死马当作活马医,立即给她是施展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

  心脏复苏的工作可以交给雷珠球,但人工呼吸必须只能口对口,现在这种情况,他哪里还顾得上占女人的便宜,猛的贴上她的唇,一口一口真元吹进去。

  心里也在喊:醒醒,醒醒,张小姨,张熙熙,快醒过来!

  “轰——”

  突然,一股庞大的力量撞上叶开的胸口。

  那力量带着一种古怪的意境,死寂,灰暗,毫无生机,仿佛一切都注定了毁灭。

  叶开措不及防,整个人被这股力量轰出去,身体撞碎好几道墙壁,最后咻的一声,从大楼里面飞了出去;一直撞到了对面街道的一幢建筑楼里,叶开才稳住身形,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好厉害的奥义攻击!”

  叶开惊出一身冷汗,心有余悸,要不是他现在成就了雷属性规则的仙体,炎黄战神体也晋级到第五层罡气化龙,在攻击一到身上的时候,立即将防御遍布全身,也许,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唰——”

  一道人影闪现,怒火冲天的张熙熙,身上裹着一床被单,手里提着一把细剑,冲到了叶开的面前;那细剑,名为啸月剑,真正的地级神器,上面同样荡漾着一股死寂的剑意。

  “是你?!”

  刚刚还杀意盎然的她,看见是叶开,身上的杀意顿时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澎湃的怒火,将啸月剑收起后,一伸手……刚刚还在十米开外,此刻已经捏住了他的嘴唇。

  “臭家伙,你是不是想死,仗着给我疗伤过几次,就敢轻薄我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呜呜呜,呜呜呜……”叶开嘴巴被拧住,无法说话,心里叫屈,可一转眼,张熙熙身上裹着的被单因为动作太大,滑落一边,露出半边绝美的山峰。

  如此半遮半掩,才叫美轮美奂。

  正纠缠中,有人冲了过来,是联盟的修士听到动静,赶过来。

  张熙熙立即带着叶开进入自己的洞府空间,一把将他推倒在地,还用一直洁白的玉足踩在了他的裤裆上面,碾啊碾啊,嘴里恶狠狠的说道:“你就不怕我把你踩成稀巴烂?”

  “呃——,张小姨,有话好好说,真的是个误会,刚才……我还以为你断气了,所以采取急救措施,真的不是轻薄你,天地可鉴啊!”叶开看了眼她的玉足,说实话挺害怕的,她要一脚踩下赖,估计就真变太监了。

  不过,现在她是在什么?

  给自己按摩吗?

  穿成这样,真是有种别样的风情。

  “呸,死色鬼!”张熙熙马上也感觉到脚板下面的变化,啐了一口,连忙放开,感觉脚底上怪怪的,于是又在叶开的肚子上踩了两脚,这才解气,道,“你真会异想天开,我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断气?”

  一说才知道,她刚才是洗澡的时候突然领悟了一些东西,身体进入一种奇妙的意境,也是她领悟死寂剑意,所以才会身上没有半点生机,像死掉了一样。

  叶开捂着胸口道:“死寂剑意,难怪我刚才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但你在浴缸里进入那种状态,谁都会误会的,不能怪我啊!”

  “所以我没杀你啊!不过你也挺厉害的啊,居然能挡住我死寂意境的全力一击,刚才我下意识的动作,根本没留手,怎么样,没事吧?”

  “丢了半条命。”叶开故意说。

  “活该,老娘的初吻换你半条命,你也算值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