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叶开沉下心来,在这个神秘的试剑石空间里面专心研究雷符的时候,沐宝宝的房间,陶沫沫醒了过来。

  她一醒来就感觉双腿间要命的疼。

  想起昨晚叶开死命的用力,她真想咬死他。

  不过后来的那种滋味……

  “嗯?”

  她忽然察觉到,被窝里面,正有个人在拱她。

  “混蛋,晚上还不够,一大早就扰人清梦,你要死啊!”陶大小姐气不顺,伸起胳膊在那个人的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

  “哎哟——”

  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沐宝宝。

  陶沫沫一把将被子拉开,果然是沐宝宝,竟然趴在自己身上,张着嘴,憋着脸……

  “宝宝,怎么是你?你要死了?还弄?”

  “呃——,表姐,你不是挺舒服的吗?我觉得我也挺舒服的,以前咱们一起睡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正好表哥说这样会帮你长大,我就牺牲一点,帮你的忙咯!”

  “什么跟什么呀?哎哟,你怎么还来?……这,真的能长大?”

  “对啊!你自己摸摸,是不是大了点?”

  “呃——,真的吗?这个,那你继续吧!”

  “表姐,你其实挺闷骚的。”

  “你说什么?”

  “啊,没说话,我努力工作,达到表哥的要求,嘿嘿。”

  “叶开那个死家伙去哪里了?一大早欺负完人就跑了?”

  “嗯嗯,表姐一会儿没见着表哥,就心里想了?要不赶紧跟大姨和我妈去说说,把你我早点嫁过去,以后就能名正言顺的天天玩儿三飘了,我最喜欢听表姐你叫了。”

  “啊,你,你……你变态!”

  ######

  一天,两天……七天!

  叶开在试炼石空间中足足过了七天时间。

  上千个雷符,他用了无数手段去感悟,最后只看清了其中的三十三个;并且,他还发现这里面的雷符,分为多个等级,多个层次,而他现在能领悟的,只有最简单的那种。

  七天后,子言的意识体动了以下,从入定状态中醒了过来。

  随后,她就看到了光着身体盘膝坐在不远处的叶开。“掌门?!”

  她震惊不已,干净跑到叶开前面。

  然后才发现两人的样子都是没穿衣服,顿时脸红耳热,转过身去。

  叶开用手挡着要害,没有站起来,问道:“子言,你一直在这里接受传承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

  她还没说几个字,忽然一股力量将她的意识体甩了出去,瞬间从这个神秘的空间中消失不见。

  叶开猛然一惊,子言出去了,那他怎么办?

  不会要被关在这里吧?

  想到还有那么多雷符没有研究,他倒也不着急,只是刚刚想要沉下心来继续参悟,忽然意识体一动,周围的环境变化,他也离开了试剑石空间。

  外面连绵不绝的闪电已经消失,重新恢复了原来的平静,而本来悬浮在试剑石上面的子言,此刻俏生生的站在旁边。

  似乎还在因为刚才的裸裎相对而脸红尴尬。

  实际上,从她开始接受传承,她就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至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试剑石空间,也不是很清楚;她的修为并不高,就算接受了传承,也不是一接受就能修为大增,距离领悟规则力量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藏剑阁最厉害的一门剑法,的确跟雷电有关。

  叫奔雷神剑!

  所以传承的时候会有那么多的闪电出现,进入她的身体。

  听了子言的解释,叶开有种感觉,这门奔雷剑法肯定不简单,特别是这试剑石空间,里面有那么多连他都领悟不了的雷符,简直是一个宝库,如果能时刻进去里面研究那就好了。

  可惜,对这块试剑石的了解,太少太少。

  离开之前,叶开给子言打了预防针,告诉她最近这段时间外面的世界天翻地覆,冥魔入侵了又败退,藏剑阁中也大有改变。

  就在她莫名惊讶之际,走到回剑峰,立即看到了吃惊的一幕,藏剑阁的大殿,俨然成了现代化都市的集会场所,不仅有普通的老人小孩,还有跳广场舞的。

  这还是藏剑阁吗?

  “咳咳,事情是这样的,藏剑阁在遭遇血煞门血洗之后,又遭到了绝仙阁的入侵,怎么说呢,原本藏剑阁中的叛徒太多了,现在可以这么说,原本属于藏剑阁的人,只有你一个了,这些,是我凰派搬来的……”

  叶开跟她说了说前因后果,知道她需要时间消化,就站在旁边不再多言,而此刻,红绵匆匆跑来找他,神色间有些着急。

  “怎么了?”叶开问道。

  “有点急事,你跟我来。”红绵道。

  叶开随后叫了蓝玉夫人过来,让她给子言详细解释冥魔入侵的经过,他则是跟着红绵一起离开。

  “到底发生什么事?”

  “是二八的亲生父亲。”红绵道。

  “曹叔?”

  “他受伤了,伤的很重,妖族内部动荡,二八的亲生母亲……”

  红绵说到这里,叶开就想到了老曹的那个灾劫,现在涉及到他的生母,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他自己是麻衣门掌教,占卜修为已经非常高了,上次告诉叶开,躲不过去,那很可能就是这一关了。

  “曹叔受重伤……对了,怎么不叫有容?还有颖颖?”叶开马上道,转身要去找她们。

  “不用叫了。”

  红绵马上拉住他,“有容和颖颖已经赶过去了。”

  两人很快到了大阵的出入口,结果刚要出去,就听见后面有人喊话:“表哥,等等我们!”

  能叫表哥的,除了沐宝宝还有谁?

  在她身边,还有刚刚新为人妇的陶沫沫。

  两人的速度也算快,马上到了近前。

  叶开道:“宝宝,我们现在有点急事去处理,你们乖乖留在这里。”

  “不行嗷,每次都把人家丢下,一点都不好玩,我们也是很强的呢,不然你问富贵?”沐宝宝说道,拍了拍腰间一个袋子,里面露出一个狗脑袋,不正是被她改了名的小天狗吗?

  而陶沫沫的身边,同样跟着小宠物,八戒。

  “表哥,可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哦,表姐对你可有意见了……”沐宝宝口没遮拦的要说下去,结果被陶沫沫狠狠踢了一脚。

  “好吧,那就一起走。”

  只是去救人,叶开并不认为会有什么危险,于是大手一挥,将两人收入地皇塔世界,出了大阵后就召唤天花妙坠旗,按着红绵的指示,飞速冲向远方。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