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被她说出来的话给惊呆了。

  顿了顿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对你父母下毒手?”

  说着,他的手从她雪白的脖子上移开,上面已经有一条红色的印痕。

  周子归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淡然道:“这个你不用管了,是我亲手杀了他们,自然也会由我亲手给他们报仇;当然,你如果是来杀我的,我不会求你一个字!”

  这样的周子归,真是让叶开头疼。

  而实际上,叶开对她的了解,也局限在老周曾经跟他说的话,两个人真正的相处,其实没有太多时间;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周子归的性格属于看起来柔弱,内在却很要强。

  父母求着她杀他们……

  想想这样的场面就令人不寒而栗,这个曾经的校花小姐姐,究竟经历了什么样噩梦般的日子,以至于现在性情大变?

  他真的很想继续问下去,可是周子归显然是个闷葫芦,强逼着她,反而一句话都不说了,只说你要杀就杀,不杀就赶紧离开。

  面对这样的女人,叶开真想狠狠抽她一顿屁股。

  “那我现在只问你,圣罗门与血煞门以及妖族魔门勾结,不但在非洲森林重创联盟将士,更是在九黎世界助纣为虐,破坏九黎天龙阵,是不是你下的命令?”叶开最后问出这样的话,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如果是,他不能让将士们白死,白家那么多人死在异国他乡,就算不杀她,也会将她带上战神殿,关入囚室中。

  正在这时,这件实验室外面终于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响声。

  叶开用透视扫了一眼,结果发现有人在炸门。

  这间实验室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作而成,非常兼顾,并且之前似乎还有一些类似隔音结界的存在;但叶开仔细辨认,并非一般的隔音阵法,而是一种奇异的铭文。

  并且非常坚固,炸了几次都炸不开。

  “哼!”

  叶开冷哼一声,随手就召唤出了诛神锋。

  周子归一看见这把奇异的兵器,立即眼睛一亮,当看见叶开要斩出去的时候,连忙开口道:“住手,外面的那些只是普通的研究人员,他们的手上没有鲜血,下令跟血煞门合作的人,也不是我。”

  叶开判断她没有说谎。

  将诛神锋往地上一插,地上铺设的也是非常坚硬的钢板,甚至还融合了其他的原料,但是在诛神锋下,就跟泥巴没什么两样,直接插进去几十公分。

  再一挥手,叶开又布下一个结界。

  外面轰隆轰隆的声音立即隔绝,甚至别人也打不破这个结界。

  做完这些,他缓缓道:“我在等你给我讲故事。”

  周子归道:“那这个故事,说来就长了……”

  她的故事的确很长,而且需要从当初长青大学的图书馆说起;当初,她就是在那个图书馆中消失,而后进入了小世界,得到了传承。

  传给她传承的人,叫王不用,是圣罗门曾经的门主,不过这曾经两个字,就要追溯到上万年前;当初叶开从小世界中得到第二层地皇塔,之后就忙于其他的事情,甚至都离开了长青大学,也就不再关注周子归。

  但实际上,周子归通过隐秘的渠道,再次回到了那个小世界,之后一直在那个地方接受完整的传承;等她出关后,王不用残留的神魂也就差不多要用完了,但最后还是给了她一个任务,让她继承圣罗门宗旨,成为门主。

  现实是,周子归拿着掌门令牌找到圣罗门,却没有顺理成章的当门主,经过上万年的演变,圣罗门早就变得不一样,各种势力错综复杂。

  当时圣罗门高层,怎么可能让她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姑娘当龙头?

  当天就遭遇了暗杀。

  好在她在传承中得到的手段也不少,足以保命;并且也得到了一部分圣罗门老一辈的暗中支持,之后她就等于被卷入了权势争夺的风暴;直到冥魔之毒在地球上爆发,她将老周等人接入了圣罗门总部。

  但这一步棋,却让她后悔终生。

  老周夫妇成为了权势争夺的牺牲品,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圣罗门原门主的一位女儿。

  周子归说到这里,基本已经讲完了她经历的一切,当然其中是否有什么隐瞒,这些叶开无从得知;就算是佛眼的明心见性,也不能从中判断出是否有删减,她最后道:“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恶魔,也许你还认识,她曾经是麒麟榜上的冠军。”

  “米然?”叶开吃惊的看着她,“不不不,不可能是米然。”

  “不是米然,她叫皇甫不凡……她常年在外,很少回来。”

  “皇甫不凡?不凡,凡!”叶开终于想到她说的是谁了,麒麟榜上一届冠军,蜀山派出身的凡,始终戴着银色面具示人,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圣罗门的人,还是门主的女儿。

  这隐藏的可真深啊!

  或者说,这个布局也太深了。

  叶开问道:“你的意思,这次圣罗门跟血煞门混在一起,也是跟她有关?”

  “没错。”

  “这……有点不对啊,在上古小世界,我听说凡出事了,被冥魔将军抓去当了奴隶……”刚说到这里,他忽然想明白了,奴隶并不一定需要签订灵魂契约,冥魔族有着另类的控制手段,那么就算叶开杀了那位大将军米罗德,她也不会死。

  “皇甫不凡回来后,带来了一群高手,圣罗门很多高层都被她用神秘的手段控制,一些反对她的人,要么被同化,要么被杀,我当时侥幸逃脱;不过听说他们联合的大军被你一网打尽,只是后来联盟再次围剿圣罗门,杀的却都是一群无辜的人,他们的命,可都要算在你叶开的头上。”

  叶开摸了摸鼻子,这种帐,他不认。

  不过既然已经被一网打尽,他也没心思去管了,好在她这个圣罗门门主并非主导,而他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要将圣罗门连根拔起。

  他的目光,放到了实验台的盒子上。

  周子归敏锐的感知到了他的目的,立即伸手朝那盒子抓过去,不过叶开的擒龙功比她更快,瞬间将盒子吸了过来:“那只虚空母巢是联盟的战利品,我拿回去,应该不算抢你的东西吧?”

  周子归的表情是很想抢回来,但她知道不太可能,面对叶开的实力,她有种无力感:“你对九宫紫血肉了解多少?我可以保证,你拿去只会暴殄天物。”

  “那你用来做什么研究?”

  “……提升灵根属性,而且我做的不是研究,而是实验。”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