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与实验,那是不同的阶段。

  叶开怔怔的看着她,心里惊涛骇浪,他原本以为周子归用九宫紫血肉最多和慧清师太的用途一样,没想到她也知道可以利用它提升灵根属性,并且比大罗天的上古文献还要再更进一步,似乎已经到了实践的阶段。

  他转了转手中的盒子,眼睛不时看看她。

  以前的周子归就是校花美女,现在踏入修真,并且经历了如此多事情之后,身上青涩的味道已经不复存在,却有了更加逼人的女性诱惑,五官容貌之间多了一点坚毅的气质,那是经历大起大落后的沉淀,甚至,身材也更完美了……刚才没有留意,她胸前的规模,竟然也有了空前的变化。

  现在目测,起码有D了。

  周子归敏锐的捕捉到他的目光,女性的本能让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不过这个动作却更加有诱惑力,叶开微微尴尬的转开目光,道:“子归,当初老周和冯阿姨还在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他们,有机会就会照顾你,没想到现在……”

  周子归很直接的打断他的话,语不惊人死不休,说:“你想上我?”

  “啊——”

  叶开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以前的周子归,打死都不可能说这话。

  “咳咳,子归,你误会我了。”

  “你的事情我时不时能得到一些消息,听说你把沐宝宝的姑姑都搞上了,还生了个儿子;现在姑侄三人都是你的女人,其实我真的挺好奇,你是怎么把她们哄到心甘情愿同侍一夫的?”

  “呃——”

  叶开面子有点架不住,怎么说着说着就到这上面去了。

  没想到,劲爆的还在后面,周子归忽然道:“要是我跟你睡了,你会把九宫紫血肉给我吗?”

  “子归,你肯定误会什么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听说,米家的姐妹也是你的女人,那米有怡跟她老公离婚,却跟了你,姐妹双开,一定很爽吧?你的资料,我手中有一大堆,所有经手的人对你的评价,最多的是三个字,好女色,那么你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刚才用侵略性的眼神看了我的胸部三秒钟,你的血液明显加快了速度,还不是想要上我?”

  “……”

  叶开发现这个时候的周子归浑身散发出一股子邪气,就好像明确在告诉别人她是个……能上的女人。

  “或者,你想要白上我?”

  叶开极度无语,这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他直接把盒子收入了地皇塔,看到他这个动作的周子归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开口道:“你要怎么样才肯将九宫紫血肉给我?”

  叶开又将诛神锋收了起来,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哼,假惺惺的家伙!”

  周子归懊恼的盯了他一眼,手一划,身上的外套立即破开,露出里面紫红色的胸衣,和平坦光滑的小腹;被衣服包着的时候看不太出来,此刻才知道,她前面那两团真是实打实的,中间的沟堑也绝对不是挤出来的,“来吧,不就是摩擦运动吗?”

  说完还往前走了两步,距离叶开只有十公分的样子。

  叶开被她如此惊人的举动弄的有点懵逼,而周子归已经抓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饱满上,身上那邪邪的味道更浓了。

  叶开的爪子下意识的抓了一把,然后才被弹性猛然惊醒,把手缩了回来,随后又抓住她的衣服,给她包上:“你到底传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整个人都怪怪的?我说的交易,并不是指这个,九宫紫血肉可以提升灵根属性,这点我也知道了,联盟也正是为此将在战神殿中成立研究事业部,专门研究这个项目;我说的交易,既然你也有这方面的资料,不如大家一起合作?”

  “合作?我是圣罗门的门主,联盟的人恐怕一见面就要杀我了吧?”

  “有我在,没人敢动你。”叶开斩钉截铁的说。

  “也不再动圣罗门的人?现在圣罗门剩下的,都不是坏人。”

  “可以。”

  “那我答应,现在可以谈谈详细的合作了……哦,你真的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不把我睡了?”

  “……咱们谈正事,谈正事,那个,刚才谈到哪了?”

  “其实你真要睡,我也不会反抗的,你是联盟的盟主,对我来说没有坏处,更是一种保障;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对睡过的女人,一般都很不错。”

  叶开感觉脑袋都大了,然后伸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再一巴掌,啪啪!

  “周子归,我现在又怀疑你被什么邪恶的东西上身了,你以前很清纯很可爱的,现在怎么……你从那王不用身上继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邪术?”

  这下把她打疼了,眼圈都红了,满脸委屈的看着他,却又有种难言的倔强。

  ######

  “唰——”

  叶开招手把刚才被镶嵌在墙上的大口径手枪抓了下来。

  入手挺沉,通体黝黑,就算没见识过,叶开也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意义的手枪,就连他都在那个时候感受到了危险,可见这件武器的等级甚至可以媲美神器。

  “还给我!”周子归摊开手道。

  “你不会再用他对着我吧?我还真怕你朝我开枪。”叶开有些犹豫的说。

  “只要你不是来杀我的,我干嘛朝你开枪?我是为了自保。”

  叶开摇了摇头,还是把枪还给了她,叹息道:“海洋里的冥魔邪兽爆发之后,我就去找过你们,但是你们已经离开了;其实你应该来找我的,不去圣罗门的话,你爸妈也许就不会死!如果我知道你是圣罗门的门主,难道你以为我会来杀你?你爸在我跟心心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们,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我的家人。”

  叶开最后的话击中了周子归的心,她黯然的低下脑袋,眼泪瞬间遍布了脸庞。

  “是我害死了他们。”

  从进入圣罗门之后,她的世界就完全改变,在这里多的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只有比别人更狠,才能活的更久;从亲手结束自己父母的生命那一刻起,她就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但是此刻,在叶开的面前,所有坚强的伪装统统被撕开,她哭的像一个孩子。

  叶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结果她扑到了他的怀中,更加放肆的哭了起来。

  她,太久没有可以依靠的感觉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