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熟悉的布,一个还存留着记忆的声音,还有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叫环儿。

  最主要的是,叶开说的话,口音跟正常闪金城的人有点区别。

  “你是……你是那个……”

  环儿吃惊的看着叶开,难以置信,他不是一个凡人吗?中午之前还陷入昏迷无法醒来,醒来的时候也是惨不忍睹,身上都没有一块好肉,容貌也认不出来,她一度认为这个人可能活不了多久,离开天宝药庐之后有八成的几率就是死亡。

  她那个时候说带药过来给他治,其实有一半的目的是为了试验自己的药膏。

  在刘婶不给血凝小元丹的情况下,她觉得只能如此了……

  而齐药师,根本不愿意在叶开的身上花工夫,在他看来,叶开注定是个死人。

  可是,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么有型的一个男子汉!

  看这完美的身材,俊朗的五官,星眸剑眉,明亮的眼神,还有小腹鱼骨纹,真的好帅啊!

  哪个少女不怀春?

  环儿正是青春洋溢,春梦无痕的年纪,自然对男性也有了幻想,特别是英俊、强大、浑身散发光芒的男性。

  只是……呃,他是个天阉。

  一想到这里,环儿澎湃的少女之心就平静了下来,同时对自己现在衣衫不整露出大片肌肤的样子也没那么纠结了,天阉,就跟太监一样,不能算男人。

  真是可惜这么好的样貌和身材!

  叶开自然不知道她在想的这些乱七八糟,收起诛神锋道:“我叫叶开。”

  他将布料在腰间打了个结,在环儿裸露的肌肤上瞄了一眼,然后带着赵德的尸体走了出去。

  得找个地方埋了。

  “叶开?好奇怪的名字!”环儿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想到之前叶开看她的眼神,心里终于确定下来,“果真是个天阉,不然的话,眼神不可能如此平淡,好像我不是女人一样。”

  叶开当然不知道环儿对他下了最终的定义,他带着赵德的尸体闪身到了后面的大山里面,随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用诛神锋挖出一个大洞,把尸体和脑袋一起扔了下去。

  无语的是,这家伙分神期修为,竟然连个储物戒指,甚至储物袋都没有。

  真是个穷鬼。

  ######

  “叶,叶开,你……您,您是灵药师吗?哦,或者是仙药师?”看到叶开蹲在溪边吃着自己带来的食物,环儿终于忍不住上前开口,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话。

  还用上了敬语。

  一个能轻易杀死赵德的人,对她来说肯定是前辈。

  至于为什么看起来是个凡人,她曾经听说有些修为高超的人,会用秘技隐藏自己的修为,大概他就是这样,难怪只是半天的时间,他身上的伤全部好转,竟然不见任何一丝伤疤。

  食物的味道其实很一般,以叶开现在的修为也不需要吃东西,不过小姑娘一番好意,半夜跑来还差点被人强上了,他不吃的话有点对不住人家,于是就多少吃一点;此时见她问起,他就将食物放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灵药师的话……算是吧,还不是仙药师。”

  他刚才脑子里其实一直在分析从赵德那里得到的记忆。

  灵药师,果然是这里的一个职业。

  相当于医师。

  药师还分为灵药师和仙药师,顾名思义,自然是配制灵药和仙药的区别;药师之上才是炼丹师,仙丹师。

  同时他还从赵德的记忆中了解到,这个世界叫做青元大世界,所处的位置叫做归元大陆,当然这片大陆的外面,还存在着其他的大陆,不过赵德这个杂役并不知道具体的名称。

  光是归元大陆就非常非常大,总体分为三个大国,下面还有众多附属诸侯国,而闪金城就是属于其中一个叫做天宝国的诸侯国。

  至于天宝药庐,上千年来都是天宝国的御用丹房,皇室使用的大部分丹药,都是天宝药庐出品。

  而炼丹师,是这个国家,乃至这个世界中最尊贵的职业,受到特殊的保护;这里拥有世界性质的炼丹师公会,只要在公会中评级成功,就能受到公会的保护。

  “真,真的吗?太好了!”

  听到叶开亲口承认,环儿立刻激动起来,只是想学药师的话踌躇了许久都没能说出口,毕竟两人不熟。

  “你想学药师技能?”叶开一眼就看出她的目的。

  “啊,是……是啊,可以教……可以向您请教吗?”环儿很清楚,药师技能很难学,拜师更是要看机缘,开口就说教我,那实在太唐突了,容易引起反感。

  叶开笑了笑道:“嗯,当然没有问题,就冲你给我涂了那么多的药膏。”

  环儿立即脸一红。

  那药膏都被称为狗都嫌弃的垃圾了,他随便加个东西就能变宝,哪好意思说,但她确实很想知道为什么加个冰灵草就能有那么大的变化,她想了许久都没想通。

  叶开并不直接回答,反而问她:“你现在的药师技能是怎么学的?在天宝药庐偷师的,还是有专门的人教过你?”

  他得了赵德的记忆,对天宝药庐有了一定的了解,很多人去药庐当药奴,一是可以有机会接触药师,如果药师心情好,指点一两句,自然受益菲浅;二来,天宝药庐待遇好,药奴每个月也能分到一定比例的修炼资源。

  还有一点很重要——

  化仙之前成为药师,就不需要服兵役,天宝国每年都要征兵,除了诸侯国之间的冲突,更大的战场是在海上,海中有海妖一族,时常来犯,死在那里的仙人将士,不计其数。

  几句话说下来,叶开就了解了环儿的情况。

  她是家里传下来两本药书,是她老爹生前不知哪里得到的,这才让她有机会接触药师的行业,并且在一年前侥幸通过了一级灵药师的考试,但那书知识面有限,薄薄两册而已,而且还有残缺,想要再有进步,非常困难。

  “这样吧,今天有点晚了,你现在的样子也不太合适,明天你再过来,想好要问的问题,我给你解答……或者,把你看过的那两侧书拿过来,我帮你看看。”叶开说到这里,心中一动,青元大世界中,真正受到尊敬和保护的是那种上了等级的仙丹师,至于低级的那种,绝对不会像赵德所理解的那样,走到哪都受到保护,而他现在最多算是炼丹师,还不是仙丹师。

  要成为仙丹师,需要对仙草药有很深的了解。

  他需要看书!

  “环儿,你知道哪里能找到介绍仙草药的书吗?”这个问题还等到环儿开口,他自己先在赵德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在天宝药庐中有一个藏书阁,里面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但是,并非什么人都可以阅读,奴仆,更是没有资格。

  环儿道:“您说的是药书吧?我听说,藏书最多的是药师公会;然后是各个药庐,丹房,天宝药庐是天宝国最大的药庐,藏书也是其中最多的,但是我们这些下人很难看到。”

  叶开点点头,而这时环儿小声的说:“今天白天出了件事情,好像是说药庐中的七长老把以为王爷的丹药炼坏了,结果惹怒了王爷,天宝药庐很可能会有麻烦了,很可能保不住皇室丹药的名头。”

  又说了一些话,叶开让环儿先回去。

  环儿看看草庐,道:“赵德是仙宝堂的杂役,听说跟一位仙药师大人的关系挺不错的,如果被他知道……”

  叶开打断她:“好,我知道了,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看着环儿扭着屁股小心翼翼的离开,叶开坐在溪水边,再次陷入了沉思。

  他在赵德的记忆中寻找如何离开青元大世界,返回地球的方法,但是他一直找了两个小时,翻遍了所有的记忆,没有!

  ######

  环儿回到天宝药庐,天早就全黑了。

  她扯着破烂的衣服和裤子,悄悄回到自己的下人房……天宝药庐的面积很大,更加富有,就算是药奴也是一人一个房间,就是房间很小,总共也就十个平方左右。

  倒霉的是,她刚准备进门,却遇上了晚上去茅房的丫鬟萍儿。

  “哟,小环,你这大半夜的干嘛去了?”

  “没什么,睡不着,去喝了点水。”环儿扯着衣服,随便捏了个谎话,直接冲进自己的房间,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可是萍儿已经看见了她衣衫不整的样子,胸前还露出大片肌肤。

  萍儿一脸兴奋的跑去找另外两名药奴,将见到的一幕说了,几个人纷纷猜测——

  “我就说,这个小骚蹄子肯定按不住寂寞,去跟某个男人野合了,这么晚回来,衣服裤子都破了,慌慌张张的,没鬼才叫怪了。”

  “你们说会是谁?仙宝堂的赵德不是很稀罕她吗,我曾经还听赵德说过,小骚蹄子是他的人呢!”

  “如果小浪货找的是别的男人,你们说赵德会怎么样?”

  “这几天我们悄悄盯牢她,看看她到底幽会的是谁,如果不是赵德,那就有好戏看了……如果是赵德,我们也可以这样这样……”

  几个药奴在房间里讨论着如何对付环儿,一脸坏笑。

  长得好看就是会遭人妒忌,何况她居然还成为了一级灵药师,真是走了狗屎运,不对付你对付谁?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