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魂魄都彻底没了,那还扯个毛!

  边致远抓着叶开的手无力垂下,显然心情差到了极点。

  宁夫人走过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回头盯了一眼刘婶,道:“人的确是自杀的,如果他还活着,我们也许还能有一线机会,现在死无对证,拿这个事情出去说,也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宁依楠道:“既然知道是丹道阁的人干的,为什么刚才娘要跟贾统领说有人冒充丹道阁,让贾统领帮我们查出真正的幕后主使,不是更好吗?”

  宁夫人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有些事情,不能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说,第一,贾释道的力量不能利用的太过,事情太棘手,就算有金光穿云箭,也白搭;第二,丹道阁的身后有二王爷撑腰,这种事情有人证物证的情况下还好,如今死无对证,最多就是相互扯皮;而三王爷口中说出来的话,绝对是收不回去的了,就算知道七长老被人设计,那责任也在天宝药庐本身。

  七长老也明白其中的道道,所以才会垂头丧气。

  最后宁夫人看向叶开:“你叫叶开?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帮了我们药庐一个大忙,你可以提个要求,我尽量满足你。”

  “呃……”

  还没等他说话,小翠说道:“夫人,他不是无处可去吗?不如就让他留在药庐,他还是一名药师,那就更好了。”

  宁夫人的心情其实不好,但还是勉强笑了笑:“小翠,药庐如果是原来的药庐,我自然会这么说,但现在不同往日了,愿不愿意留在药庐,还是要看自己的意愿;不过,叶小哥儿,我估计你的身上已经被刚才那位蒙面人下了灵魂标记,一旦离开药庐,就要格外小心;你杀了他儿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叶开微微一怔,想到那化仙中期死掉时,有一团光芒落在身上,还真有这个可能。

  结合他从赵德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他左右一想,暂时留在药庐不失为一条路,现在身无分文,修为又低,而外面的世道又太乱,随时都会丢了小命。

  留在这里先帮凰姐姐恢复过来,然后再跟她商量下一步路怎么走。

  想到这里,他点点头:“我愿意暂时留在药庐,多谢夫人收留。”小翠哼了一身:“还暂时……口气很大嘛,你这药师是几级的呀?”

  叶开已经知道,药师或者丹师,都有经过特别认证的手续,就好像地球上的学历一样,除了认证机构会有存档可供查询,个人的手里也有专门颁发的身份标识物品。

  他可没有这些东西。

  “我也不知道算几级,我是跟我爹学的,在我们部落里,只有我们家的人会配药,就算族长受了伤,也是要到我们家来医治的。”叶开这样说着,心里想,老爹啊,给你安排个药师身份,也是迫不得已。

  一些人表情就古怪起来。

  大咧咧的死丫头小翠更是笑出声来:“原来是无级。”

  ######

  事情就此定下。

  药庐中很多人离开,除了中流砥柱的那批长老和高手,还有不少中层人员也纷纷离开,原因很简单,没有了中流砥柱那批炼丹师,药庐的出产就会严重降低,药庐提供的丹药资源必然跟以前不能相比。

  那么不如趁早离开,另谋出路。

  药庐注定没落,但天宝国还有不少别炼丹机构可以选择。

  夜已深。

  一对母女花坐在房间里,药庐走到今天的地步,宁夫人和宁大小姐都没心思睡觉,宁夫人叹了口气说道:“自从你爹陨落了之后,我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我连三年都撑不到。”

  宁依楠也知道形势,以前有父亲这个国公在,加上他又是七级巅峰仙丹师,抱住一个药庐自然没有问题,可是没了父亲之后,别的势力虎视眈眈,特别是丹道阁,有着二王爷的支持,更加肆无忌惮,在丹药的生意上,三年来,药庐已经割了一部分出去,现在皇室丹药的名头没有了,那么在天宝国各个城里开设的天宝药庐分店,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药庐不能倒,这是你爹一生的心血,现在我们还有丹王宝鉴这最后的一手,希望你弟弟这次能顺利从圣灵学府毕业,成一名真正的炼丹师,继承丹王宝鉴,那药庐就还有崛起的一天。”

  宁依楠抿嘴不言,那个弟弟,真的能毕业吗?

  叶开看着眼前的房子,还是很满意的。

  这里正是先前齐药师的住处,不过他现在已经走了,房子空出来,就分配给了他;既然留在药庐,自然不能吃干饭,做一点药师分内的事情,理所应当;最重要的是,这样能够得到灵草药,比如他最想要的炼制聚元凝神丹的材料。

  环儿很勤快,帮她里里外外全都收拾了一遍。

  “好了,环儿,今天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嗯!”

  看着她依依不舍扭着腰臀出去的样子,叶开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依依不舍,是要学药师知识,可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关门,盘膝坐下。

  他立即开启不死凰眼,还有佛眼的功能,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不断搜索,看看到底有没有被人做下灵魂标记。

  做这个事情他有经验,上次就被冥魔族的将军标记过,后来被他找到,用孔雀炎焚烧干净。

  两个小时,他心头一惊,真的被他查到了。

  可同时也让他心里发苦。

  那灵魂印记竟然烙印在他的紫府上,这是最麻烦的一件事,紫府事关重大,并且还有叶心,凰,甚至还有白洁的魂魄,全都收藏在里面,如果用孔雀炎烧,肯定是不行的……

  “看来只能等凰姐姐醒来,需要尽快寻找炼制丹药的材料。”

  “或者杀了那个老家伙……”

  一夜匆匆过去。

  第二天一早,叶开刚走出厢房,就看见几名女子站在院子里,除了环儿之外,还有另外四人,其中一个胖的跟冬瓜似的,不正是昨晚指证自己是奸细的几个药奴吗?

  看她们的样子,恭恭敬敬,像是来受训的。

  “环儿,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叶开问道。

  “叶前辈,我们都是人宝堂的药奴,以前是划在齐药师的手下,现在齐药师离开了,我们自然都是您的药奴,有什么吩咐,都可以交给我们去做。”环儿说道。

  “我的药奴?”叶开看看那个胖药奴,轻哼一声,“我可使唤不动那些喊我是奸细的药奴,到时候背后捅我一刀怎么办?”

  萍儿那些人其实也不想在他手下干,一个连级别都没有的药师,有个屁用,她瓮声瓮气的说道:“叶药师,如果不想收下我们,就给我们签一张调遣令。”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