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开一听这话,就知道来者不善。

  这五个人里,一女四男,为首的正是说话的那个男人,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当然这个年纪是叶开按照地球上普通凡人的面相来形容的,用在修仙之人身上,其实很不适合。

  但他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虽然脸上在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意味在里面;唯一的女性面露富态,长得不错,还是应证了那句修真界里无丑女,不过这人的打扮实在清凉了一些,胸前那两块肉都要爆出来了。

  剩下三个男的,两个中年人,一个年青人。

  宁夫人一看见这群人不请自来,脸上本来的笑意瞬间隐去,冰冷的语气说道:“什么时候我们天宝药庐成了公共场所?什么人都能不请自来?胡楼主,你的船是不是飞错了方向?来人,帮这位胡楼主指点一下正确的路!”

  宁夫人一声清喝,立即有一队气势不凡的卫队冲了过来。

  天宝药庐在闪金城存在千年,并且几天前还是天宝国唯一的皇室丹药供应商,正可以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护卫还是有不少的,修为也都不弱。

  叶开看了一下,至少个个都比他强。

  他心中暗暗叹息,莫名其妙到了这个世界,原本在炎黄的时候也算站在了金字塔间尖端,可到了这里直接变成了蝼蚁,随便一个护卫都比他牛/逼。

  他现在很清楚修真世界的规则,弱肉强食,比的是谁的拳头大。

  就算他是个烹饪大师,甚至抬出自己炼丹师的身份,也不保险,实力才是最关键的,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恢复地皇塔和凰。

  胡明德连忙摆摆手道:“宁夫人,息怒,息怒!哈哈哈哈,胡某人到天宝药庐,是有两桩好事跟宁夫人商谈,所以冒昧了一些。”

  小翠哼了一声说:“好事?什么好事?咱们天宝药庐最近发生的事情,恐怕你们丹皇楼躲在背后偷笑还来不及!”

  胡明德笑容一变,翻脸就跟翻书一样快,阴冷的目光盯了一眼小翠,对宁夫人道:“药庐的奴才怎么就如此不知礼数?我跟你的主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条母狗插嘴?我胡某人就替你家主人教训教训你!”

  胡明德说完立即朝小翠悍然出手,一巴掌狠狠的扇过去。

  与此同时,那一巴掌也绝对不简单,蕴含了规则的力量。

  “金仙后期!”

  小翠一惊之下立即也凝聚规则力量抵抗,反击。

  但是她的规则力量对上胡明德的,顷刻间就被撕裂。

  “放肆,竟敢到我天宝药庐来教训我的人,谁给你的权利?”宁夫人也立即出手,一道金光横切而上。

  “轰——”

  宁夫人和胡明德之间爆出一团强大的仙灵力,顿时将不少人冲击的翻倒,湖边的不少烹饪器具也纷纷撞飞,落入湖中。

  “啪!”

  小翠的脸上还是被一道黑色掌印拍中,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半边脸高高肿起,牙齿都掉了好几颗,最后又哇的一口喷出老大一团血,里面还有点肉沫什么的,显然受伤不轻。

  一招之间,高下立判。

  虽然宁夫人是后来出手,但胡明德在轰开她的金光真武斩之后,还能有余力隔空击中小翠,并令她重伤,说明宁夫人还是输了一筹。

  “嘿嘿,老早听说宁夫人对下面的奴才很好,现在看来的确是真的,不过奴才终归是奴才,不能对他们太好,不然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胡明德收手,再次露出奸笑。

  叶开不动声色的将小翠扶起来,后退,隐入人群。

  这些人他现在是一个都别想对付,唯一的办法就是当路人甲,所以他在一开始看了一下这些来人之后,就没有再看他们了。

  在不知道的人眼中,他就是个没修为的凡人,怎么可能会关注他?

  宁夫人压下震荡的气血,冷声道:“胡明德,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天宝药楼,是我宁国公府,你想叛国不成?”

  “啧啧啧,宁夫人,别说的那么严重,胡某人只是替宁夫人教训一下不听话的狗奴才,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怎么能说我叛国呢?我胡某人,包括我丹皇楼上上下下,可都是衷心拥护当今皇帝的。”

  这时,一个不屑的声音说道:“什么宁国公府,说的好听点,叫你一声国公夫人,但宁国公早就陨落了,自然也就不存在国公府了,就连贾释道都走了,这天宝药庐早就该消失了。”

  胡明德看一眼说话的青年,那正是他的儿子,胡鼎。

  “鼎儿,你这孩子,做人不要太实诚,这些话心里想想就好了,没必要说出来,这宁夫人以后就是你的岳母,对长辈是要有点尊敬的。”

  “什么?”宁大小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胡明德,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哼哼,你这儿子还真配不上我女儿。”宁夫人冷笑道,“胡明德,少在这里胡搅蛮缠了,直说吧,你想做什么?”

  胡明德一脸奸笑道:“很简单,把天宝药庐在天宝国的三十六家药铺,转让给我丹皇楼。”

  宁夫人大怒:“放屁!”

  她一个国公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出放屁二字,实在是气到了极点;那三十六家药铺都分布在天宝国的重要地段,是药庐的根本所在,要是没了那些药铺,药庐的生意等于直接被斩断了。

  胡明德笑道:“宁夫人,先别发那么大火嘛!胡某人可是为了你们宁家着想,你想想,天宝药庐的炼丹师都差不多走光了吧?哦,还剩下一个名声破灭的边致远,那也撑不起那几家药铺;药庐三十六家药铺,有三十二家是租的,光是租金和城防保护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与其砸在手里最后被丹道阁吃掉,还不如现在转让给我丹皇楼。”

  说到这里,他又像是突然想起某事,道:“哦,宁夫人可能还不知道,从你们药楼离开的那群炼丹师,仙丹师,全都进入了丹道阁。”

  宁夫人冷冷道:“这点不用你来操心,说完了吗?说完就那就请回吧,我们药庐不欢迎你们。”

  “哼,云英,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胡明德终于没有耐心了,直接翻脸,然后大声吼道,“边致远,你听好了,我的手上有一株九劫仙琳莲,要不要就看你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