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哥哥,你说张海蓉跟那个什么少爷,他们将城墙周围清场了要做什么?”

  “不知道,肯定没有好事。”

  “要不要我们偷偷去看看?”

  “……含阳郡主,你的身份特殊,是三王爷的掌上明珠,他们就算对我们没有忌惮,但是对你肯定还是忌惮的,所以你去,他们肯定不会为难你。”董青说道,这个说法得到了别人的一致认同。

  含阳郡主有些担心的说道:“宁家败落,跟我爹有很大的关系,恐怕事情刚好相反。”

  一个少女道:“不会的,他们跟张海蓉在一起,她是知道你的身份的,要真是敢对你做什么,他们刚才早就做了;所以说,他们还是有忌惮的,不敢那么做。”

  “好吧,那我去看看……”

  含阳郡主悄悄溜过去。

  可是不到三分钟,一个带着哭腔的惊呼声传回来,含阳郡主在空中被扔垃圾一样的扔回来,呯的一声掉在地上,两条腿已经被打断了,呈诡异的弯曲度。

  “过分,过分,真是太过分了!”

  “我一定要告诉爹爹,让他派兵把这些人全部杀光,杀光,青哥哥,好疼啊!”

  ######

  一处城墙边。

  张海蓉对宁依楠道:“依楠,你刚才打断腿扔出去的是含阳郡主,是三王爷唯一的女儿。”

  宁依楠道:“我知道,早就认出来了,所以我打断她两条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呵呵,这位郡主的脾性可不太好,肯定对你怀恨在心了,事后一定会找她爹给她报仇。”

  宁夫人也听见了,道:“我倒是想会会三王爷,就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这时,宁依楠想起自己母亲先前使用的奇异招数,还有那巨大的少女虚影,虽然不知道里面的奥妙,但也能看出绝对不凡;之前没有机会问,现在实在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宁夫人闻言笑了笑:“你也觉得厉害?那叫做《玉女心经》,是叶开教给为娘的,这套武技的确威力巨大,并且还有合击之术配合;不过,这终究是属于叶开的,娘也不方便传授给你,这样吧,等什么时候方便了,我问问他。”

  张海蓉瞪圆了眼睛。

  原本以为这是宁夫人晋级仙君后领悟的呢,没想到是叶开教的,可这功法明显偏向女性,每一招一式,都充满了女性的风韵。

  这个人,到底还有多少本事?或者说,他到底有什么是不会的。

  三天后,打草谷中的阵法焕然一新。

  一个崭新的周天小星斗阵将城墙内的范围全部笼罩在内。

  原本的阵法是周智所布,用的是一套阵盘,之前甚至将阵法内向外发射仙剑传书的功能都屏蔽掉了;不过现在大阵布下,叶开等人再也不用担心天宝国皇室的人带兵前来,若真是那样的话,保证让那些人又来无回。

  所以,他把屏蔽仙剑传书的功能给取消了。

  有人愿意来送菜,他巴不得。

  “打草谷禁足令取消,现在有谁想要出谷的,请随便!”

  一个滚滚的声音在打草谷上空炸响。

  很快,就有人朝着打草谷外面走去,这里的人,有些是来天藏山历练的;有些是来采药杀仙兽赚仙灵石的;自然不能老是呆在打草谷中,要知道这里可是每天都要花仙灵石的。

  “咻——”

  一支蓝色的仙剑传书从打草谷中飞了出去,瞬间在天空中消失。

  这一幕,却被站在城堡顶上的叶开和宁夫人看在眼中。

  叶开不死凰眼轻轻一转,马上看见了发射仙剑传书的人,他笑了笑:“夫人,那位三王爷的掌上明珠,果然是等不及求助家长了,你说我们要不要索性扣押了她,等着她爹来救?”

  宁夫人脸上淡然:“我们现在还需要这么做吗?老公,你想不想当皇帝?”

  “呃——”

  叶开被她这么一个突兀的问题给问懵了,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宁夫人道:“你不是想要很多仙灵石吗?其实靠抢劫丹道阁,或者江远,都收罗不到太多的仙灵石,但是如果能掌控天宝国,成为皇帝,那就两样了,因为天宝国中,有一个大型的仙灵矿脉,每年的出产都是一大笔数字;只不过绝大部分全都给了大齐王朝。”

  “哦?有个矿脉?”

  叶开立即动了心思。

  想要尽快跟地球上的老婆们联系,必须先收集十亿仙灵石,他自然心急如焚,最好今天就集齐。

  宁夫人道:“只是这么做有个风险,天宝国是大齐王朝的附属诸侯国,一旦动了矿脉,天宝国朱家就会朝大齐王朝求助;所以,要动矿脉,需要先把朱家赶下台,取而代之;天宝国内的纷争,大齐王朝应该不会干预,到时候只要给的岁贡一样,大齐王朝也不会说什么。”

  “可是,我不想当皇帝。”叶开摸了摸鼻子道,“给我当个悠闲王爷还差不多,要不你当女王,我就当个女王的秘书就好了。”

  “什么是秘书?”

  “就是……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宁夫人愣了几秒钟,这才懂了,当即脸色一潮,轻轻锤了他一拳:“讨厌,我现在就想干。”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处一个转角,宁依楠和张海蓉也站在那里,而张海蓉正好看见了宁夫人锤叶开的那一拳,以及她脸上似嗔还羞的表情,一瞬间,她的心里就突了一下,感觉哪里不对劲。

  虽然没有成过亲,但也不是全白痴。

  “依楠,宁夫人看起来好像越来越年轻了呢!”她收回目光,像是不经意的说道。

  “嗯,是吧,我也有这种感觉,大概是晋级到了仙君的缘故吧,一入仙君,寿元增加三倍,按照比例算的话,也许比我们还年轻了。”宁依楠很客观的回答。

  张海蓉点点头:“也许吧!可惜,你父亲不幸陨落……依楠,如果宁夫人再成亲,你能接受吗?”

  “再成亲?什么意思?”

  “宁夫人如此年轻,又是个美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总不能一辈子守寡吧?”

  宁依楠的表情僵了一下,她还真是从来没考虑过这种情况,这时猛一回头,也看见了堡垒顶上的母亲和叶开。

  此刻,两人的身影在落日余晖之中,显得格外和谐,特别是那一颦一笑,似乎,自己很久没有在母亲的脸上看见过了。

  可是……

  “你是想说他吗?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能人道。”尽管答应过环儿不说出去,但是为了母亲的清白,她不得不这么做,当然也不忘提醒张海蓉,这是个人隐私,千万不要说出去。

  “啊——,你是说,叶开是太监?这……”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