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三个,亲了三个,也摸了三个。

  还剩下两个。

  慕容巧巧和楚幕晴。

  慕容巧巧是脸带幽怨,好像脱了裤子磨了半天却差最后那一杆竟然没进洞的表情;楚大明星,站在那里就有点不太自然了,因为,别的人都跟叶开有关系,不是情人也是地下情人,她却是一个外人。

  不过,叶开直接一手一个也抱了上去。

  温香软玉在怀,滋味真是好到爆炸,果然还是炎黄世界的美女最有感觉,亲切……,咦,软绵绵的团子是慕容巧巧的大,但腰是楚大明星的细。

  哎哟,大白妞悄悄拧了一下叶开的腰。

  “挑逗我吗?”

  叶大官人很不客气的揉了揉她的屁股,还捏了两把,倒是楚幕晴身体一僵,脸蛋儿晕红,娇呼了一声……我去,一时精虫上脑,左右不分,竟然摸到了大明星的臀。

  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

  大醋坛子颜柔妹妹很不高兴的撅着嘴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真想把他拉回来弹吊吊,这到底招惹了多少女人……知道她是个大醋坛子,红绵等人也不敢直说,生怕她一个不爽,把她们全咔嚓了,她现在可是化仙。

  “哇,叶开,这口棺材很特别啊!”

  这个时候,晨曦跑了出来,围着青铜棺材转来转去,她这样一说,也把别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红绵道:“这棺材一看就知道有年头了,叶子,你在外面盗了谁的墓啊?”

  楚幕晴也是个盗墓的摸金校尉,对这个很感兴趣,马上揉了揉漂亮的小屁股,走上前去,伸手就去摸了一把。

  结果……

  “啊——”

  轰的一声,她整个人都被震飞,身体还在半空就吐出一口鲜血,幸好叶开就在这个位置,连忙一把抱住。

  一只手刚好落在她胸前绵软上也顾不得了。

  “楚楚,你怎么样?”

  米有容连忙上去察看,随手就发出一道法术,无数绿叶打着飞旋落入她的身体,正是天医道法的某种疗伤术,比以前牛比多了,看着也更壮观,显然这一年多时间里,这丫头没有落下修炼。

  幸好,楚幕晴没有太大的伤害,只是脸色别扭的说:“痛,痛……”

  米有容道:“啊,哪里痛?”

  楚幕晴:“叶开,叶开……”

  叶开:“啊,我在这,我在这,别怕,你快说,哪里疼?有米丫头在,你绝对不会有事的,有事也能把你变没事。”

  楚幕晴恼了:“我奶疼,你快放开我!”

  “啊……,啊,这……抱歉抱歉,实在没留意,我还以为抓着两个包子,大概太饿了,都出现幻觉了。”

  无耻啊,极度之无耻。

  楚幕晴咬咬红唇,痛得很想咬他一口,还包子呢,你是不是还想啃一口啊?旁边的慕容巧巧踩了叶开一脚,小声道:“哼,小色狼,你肯定是故意的。”

  呵,这大白小姨子,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

  这时,晨曦猛的叫了起来,声音都变样了,就好像被捅了一样:“叶开,叶开,你别告诉我,这是冥界殿王的聚魂棺啊?这这,你从哪偷来的,你胆子也太大了,不怕整个冥界的人来追杀你啊?”

  这姑娘果然见多识广。

  叶开指着自己胸前的血迹:“你当我想啊?是个从冥界逃出来的被革了职的殿王,狗东西居然要把我的肉身拿去当衣服,幸好我有点手段,不然早就死了。”

  他说得简单,众女却听得心惊肉跳。

  晨曦更是惊得叫起来:“我没听错吧,你居然弄死了一个冥界殿王,那可是个大能者啊!知道什么是大能吗?化神以上统称神明,但神君以上才叫大能者……哦,买糕的,叶开,我发现我要有心脏病了,快给我点药吃。”

  聚魂棺可不是谁都知道的。

  红绵等人听得津津有味。

  叶开本来还担心进了地皇塔自动炼化,听了晨曦的话才知道,这聚魂棺虽然是地级神器,但来历不凡,出自洪荒时期,十口聚魂棺连成一套,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不过,具体的,她也不得而知。

  但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炼化。

  叶开对米有容使个眼色,然后道:“聚魂棺有大用,我现在要找个地方摆放好,有容,你来帮我的忙,我们去另一片区域。”

  叶开带着米有容和聚魂棺,离开第九区,到了最里面核心区域,荒树下面,就把棺材放在荒树笼罩的地方。

  米有容道:“老公,我要怎么做?”

  叶开拉起她手,走到另一边,呵呵笑道:“有容,咱们一年半没见了,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不用做什么,就是聊聊人生,研究研究生理卫生,二十四桥明月夜都生疏了好久,你还会吗?咱们练练手,精通精通。”

  米有容越听脸色越红,哪里还不知道他要干嘛。

  “人家,人家也没对象研究啊!”

  “我啊,我啊……”

  说着,大手老实不客气的摸进了有容妹子的衣服里,很快就攀爬上去,抓到了圣女山:“咦,怎么瘦了点?没事没事,宝贝儿,肯定是缺少老公的疼爱,我好好疼疼她。”

  “啵——”

  外套被推了上去,很快露出雪白的圣女牌双团,叶大官人眼睛一亮,直接就把脸埋了进去。

  米有容轻哼一声,咬着红唇低头看他。

  女人的需求也很强烈,小别胜新婚,大别胜初恋,她双臂一抬,按住男人的后脑,媚媚的哼了起来。

  好听!

  片刻后,衣服件件落地,一男一女,你来我往……

  ######

  “哼哼,埋个棺材怎么要那么久?肯定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醋坛子颜柔时不时看向远处,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红绵笑道:“有容的能力很奇特,叶子带她去肯定有原因,我倒是担心他身上有伤,是让有容去疗伤了……毕竟弄死了一个大能者,其中的凶险不是我们能想像的。”

  这一说,颜柔又担心起来,坐立都不安了。

  “晨曦,这里你熟,你去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要是真的身受重伤的话,你一定要来告诉我。”

  “哎,哎……好,好吧!”

  晨曦慢慢吞吞的飞走,小嘴里嘟囔:“这个时候,还能在干嘛,肯定在交~配呗,那有什么好看了,每次看了都是两腿发软,好难受的,才不要看哦!”

  不过她还是跑去张望了一下,正好看到叶开抱着米有容在开车,那二十四桥明月夜,真是,真是……哦了个去,看了会不会怀孕哦?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