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叫下流了?姑娘,你还是太清纯啊!”

  “想想那妖女……哎!”

  “男人都是这样,一颗药,就让他们脱去伪装,放下面子……海蓉啊,你是想要跟你喜欢的人天长地久呢,还是哪一天醒来,突然发现那个人不见了,你找遍天涯海角,上天入地,怎么都找不回来?”

  杨玉凤声音透着缅怀,显然是心中有一段故事。

  张海蓉被说的怔在那里,细思极恐。

  如果哪一天,她一觉醒来,发现叶开永远的消失了,离开了她的世界,她会怎么样?

  也许这辈子,再也开心不起来。

  可是手上这一瓶什么凰求凤,她怎么敢要?

  杨玉凤看她脸红红,又是羞涩又是惊慌,就知道她胆子小,就算拿着这瓶药,恐怕也是没有用武之地,她嘿嘿一笑:“海蓉,八姨知道你脸皮薄,这样吧,八姨帮你搞定,你等着我的消息。”

  “诶,八姨……”张海蓉一个愣神,杨玉凤已经收回药瓶,跑过去跟叶开搭讪了:“嘿,叶小哥儿……”

  只是,搭讪还没开始。

  神庙外面又有人追上来。

  叶开立即下令:“顾开圣,带着三组人马,活捉来犯之人,一个都不许跑掉!老黑,他去压阵,看到有人跑,直接打个半死。”

  之前百战军和雪霓裳等人,面对众多强者来犯,几次战斗下来只能绕道躲避;但现在不同了,叶开这边有七级仙兽,有宁夫人,有四象十绝阵,甚至米有容远远也出手协助,大片大片的藤蔓狂潮,如植物海洋,冲进战场;她使用的藤蔓,乃是极为稀有之物,甚至比一些仙藤都要结实;控制系法术,借助天地之力,借助属性之力,与本身的战斗力不成正比,即便她修为低,也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就连三公主雪霓裳,看到米有容的这种能力,眼神中有着惊讶与忌惮。

  战斗中最怕的是什么?就是难缠的控制系。

  而米有容,是医控双绝。

  第二天,一群人顺利回到了打草谷。

  一路过来,叶开可以说收获满满,出去的时候带着三组人马,加上宁夫人老黑等人,也就三十多个,回来的时候,光是金仙奴隶,就多了一百五十余位,来自归元大陆各个势力;更是捡来了一千多个储物戒指,简直就是绝佳的无本买卖。

  这一路,杨玉凤都看得两眼泛红,那是眼馋的。

  ………………

  一到打草谷,张九重就向叶开求助,天宝国皇宫是回不去了,恐怕大齐王朝的大军不日就会到那里,趁机控制皇城。

  而他做了没几个月的皇帝,也算到头了。

  张九重对皇位,倒是不在意,就连三公主都发话了:“本公主在无尽海就是统领一国,地域范围比你那个什么天宝国大了百倍,你娶了我,就可以做我那一国的皇帝,还没人敢来欺负你,是不是很开心,你赚大了。”

  这让张九重哭笑不得,他最在乎的还是潘小红没了续魂池,性命堪忧,于是去求叶开,看有没有办法。

  办法倒是有。

  最好的自然是将潘小红装进聚魂棺中,日积月累,说不准都不需要替魄傀儡也能醒来。

  但凰是绝对不允许的。

  因为聚魂棺关系重大,一旦泄露,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他拿出了剩下的几颗聚元凝神丹:“张将军,这有五颗聚元凝神丹,全都送于你吧,每两个月服下一粒,可保魂力不失。”

  张九重满心激动,拿过去的手都有点颤抖:“够了够了,我已经有了替魄傀儡的消息,不日就前去取回,到时还要麻烦叶哥儿帮忙。”

  当夜。

  打草谷堡垒,现在也称谷主府,摆下酒宴,接待客人。

  席间推杯祝酒,觥筹交错,自然不在话下。

  忽然,那雪霓裳端着酒杯站起来,大步来到叶开身边:“叶开,本公主敬你一杯,原本我还看你不起,尽弄些手段,差点害死我张郎;不过,短短半日,我倒是挺喜欢你的做事风格,杀伐果断,就是有点贪财了些;不过,也是因为你,张郎点头,愿意娶我,本公主承你的情,干了!”

  三公主说完,拿自己的杯子跟叶开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爽快!

  叶开是男人,笑着干杯。

  雪霓裳又到米有容旁边,摸出一块手链,上面碧色环绕,海气升腾,显然是海中之物:“小妹妹,救命之恩不言谢,这个小玩意送给你,以后或许能用的上,无尽海有人对你不利,你就拿出来晃晃。”

  话说到这里,她亲自给米有容戴上。

  叶开神念在上面扫描半天,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加上雪霓裳说话之时透着真诚,绝无弄虚作假,也就放心了。

  之后,张海蓉也站了起来:“叶开弟弟,宁夫人,雪姨,还有在座各位叔伯长辈,海蓉在此感谢大家鼎力相助,才能使我父亲母亲平安脱险,让我一家团聚,海蓉人微言轻,身无长物,就弹奏一曲,为大家喝酒助兴。”

  尽管宁依楠曾说,她张海蓉应该叫叶开叔叔,但是她哪里叫的出口。

  经过杨玉凤的点拨,加上雪霓裳现实的例子,更加春心不死。

  她身穿白裙,翻手间从戒指中拿出一把古琴,身若游龙,黯黑带光。

  “枯木龙吟琴!”坐在宁夫人边上的宁天浩,吃惊的惊呼,“我的天,海蓉姐竟然要用这把枯木龙吟琴弹奏,这下有耳福了,想当初在圣灵学院,海蓉姐在司音大赛上,一曲《九剑飞仙落》,那是听的人如痴如醉,甚至有人当场突破修为,惊为天人;只是后来就从未见她弹过琴,甚至听说有人出百万仙灵石求一曲,但海蓉姐直接拒绝,说没有心情。”

  他是说给宁夫人听,却语音激动,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

  张海蓉淡然一笑,美眸却朝叶开偷偷看了一眼,将枯木龙吟沁轻轻放在桌上,一个呼吸之后,玉指轻拨,一个清脆缭绕的声音响了起来。

  “铮——”

  然后就是叮叮咚咚的琴音。

  在场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聆听,甚至闭上眼睛,竖起耳朵。

  那琴音中似乎带着一种魔力,让心灵沉浸其中,随着弹奏者的心情,起起伏伏,悲喜错落。

  就连叶开这种不怎么懂五音的人,也觉得听着是一种享受。

  甚至,连凰都被惊动了。

  她一开口就来一句:“好,好,这个女人我要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