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宁依楠,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全是一个一个洞。

  甚至屁股上还有血痕,下面的裙子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两片屁股蛋暴露在外面。

  叶开无声无息的进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然而被画面刺激,他感觉金刚兄弟简直就要造反了,脑子里无数个声音在回荡:上,上啊,快上啊……

  绿光一闪,寻宝鼠发现了叶开。

  吱吱叫着窜上去,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主人,这个女人好变态,她已经骂了你一整天了,就没停顿的。”

  要不是听出来叶开跟她有关系,寻宝鼠阿紫已经把她咬成筛子了。

  “阿紫——”

  叶开一说话,宁依楠就听到了声音。

  立即疯子一样的扑过来,她看不见,感应不到,冲上来就扑到叶开的身上,寻宝鼠一下窜了开去,嘴里喊道:“主人,给我改个名字吧,阿紫多难听啊,这是叫母老鼠的,我是公的啊,带把的……”

  叶开已经没心思理它了。

  宁依楠的身体扑到他身上,立即带着哭腔喊:“你去哪里了,混蛋,你居然把我扔在这里,被一只死老鼠折腾,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嘴里说着杀,手却抓着他不放。

  这也是她真的被吓出魂来了,紫金噬天鼠乃是奇兽,就算还不成年,可吞吃了不知道多少珍惜矿物,身体坚硬程度比仙晶髓还厉害,那牙齿就更不要说,要不是遇见七曜星辰铁打造的诛神锋,它的门牙根本断不了。

  唯一的弱点就是灵魂力量。

  宁依楠不得窍门,哪知道要用灵魂力量对付寻宝鼠,结果自然是一路被玩。

  她此刻脑子都懵了,只知道盼着叶开过来提她,又痛恨他,所以嘴里骂不停,不然的话,当着他的面,以她的心机,怎么能骂出来?

  但是,这对叶开来说,却是另一番境况。

  他体内的药力已经汹涌发作,宁依楠现在虽然狼狈,但肉身依然绝色,有女子香气环绕,加上温香软玉在怀,叶开那兄弟直接怒吼着咬上去,他的手也毫不留情的直接抚上了宁依楠的屁股。

  那手感,那弹性,那柔韧。

  差点让他给捏爆。

  宁依楠一声痛叫,身体颤抖起来:“你,你……叶开,混蛋,你想干什么?”

  她可以确定,这就是叶开。

  身体接触之后,她可以通过感官认出他,绝对没错。

  可他现在,居然……

  “啊——”

  一声惊呼,叶开居然直接把脸埋进了她的胸前。

  更大的刺激,让他亢奋不已,脑子里已经不去想别的,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似乎还嫌衣服碍眼,紧接着一把扯掉;这回,宁依楠真是要哭了。

  叶开的力量多大?

  她想推都推不开,而且,他竟然直接用啃的,啃了她左边的玉女之地,很痛,但是又有一种前所未有的K感。

  疼痛让她的脑子又活跃起来。

  她刚才还极为抗拒,嘴里还喊着“你跟我娘什么什么”,但是现在,她却想到了另外一面:如果自己跟他发生了关系,那他应该会死心塌地的对我好吧?想要丹药有丹药,想要仙晶髓有仙晶髓,还能学那种高等的功法。

  甚至得到君道丹。

  而如果只是“女儿”,还是继女,那能得到什么?他根本没把我放眼里……就连母亲也听他的,不为自己的女儿考虑,那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嘴角突然勾起来,露出一个诡谲的笑,胸前也就不那么痛了。

  那本《曰经》上的画面一个个跳出来。

  不过,她悄悄将一块记忆水晶摸出来,放在了旁边。

  “啊——,叶开,不要,你不能对我这样……”

  “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我们不可以……”

  她的声音响起,酥酥软软,带着喘气和呻淫,腰肢扭动,两条莲臂推着,却完全没有力量,更像是在……摸索。

  这简直就是一针催化剂。

  叶开体内的血液暴动更快,完全不受理智控制,受不了。

  在宁依楠半推半就下,猛的一压……

  ######

  “啊——”

  “叶开呢?他,他人呢?不是说在这里吗?”

  张海蓉赶到的时候,哪里有见到叶开,根本没有人嘛!

  她气恼的下楼,跟杨玉凤一说,杨玉凤上去一看,那整坛的酒已经没有了,可人也不见了,她苦着脸:“不会他已经回去了,找他夫人去了吧?”

  张海蓉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叹了口气,当听说杨玉凤给叶开吃了凰求凤,让她去把握机会的时候,她真是天人交战了好一阵,然后才过来的。

  杨玉凤却有点不甘心,跑去四合院敲门。

  里面只有米有容一个人,她醉了,早就睡了,加上阵法保护,根本没动静。

  两女苦笑,一阵白忙活。

  只好悻悻的回去。

  ######

  “啊——”

  宁依楠痛叫一声,心中却是欢喜。

  可是她很快觉得不对,痛的地方不对,痛的竟然是腹部。

  叶开一下猛压,撞到了她的腹部。

  同时,叶开同样一震,剧痛袭来。

  他的脑子清醒了一些,一看自己压着几乎光溜溜的宁依楠,一阵冷汗冒出来,连忙一跃而起,低头一看,他还真担心把她给那啥了,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么做,简直大逆不道。

  他看到,她应该还是完整的。

  只是在她两腿间距的地上,多了个坑……我去,难怪这么痛,这是特么的曰了大地啊!

  “小楠,对……对不起,我……中毒了。”他一句话出,再次感觉到脑子一阵迷糊,趁着最后还有点清明,赶紧一个闪身遁了出去,到了地皇塔的九层。

  灵香玉澡盆所在的地方。

  “呯”的一声,摔进了池中,溅起一阵水花。

  “啊——”一个女人的惊呼,却是那楚慕晴正在澡盆子里面洗澡,上次离开打草谷的时候,几个女人就被收入地皇塔还没出去,只有米有容在外面。

  而楚慕晴其实不喜欢待在外面,因为归元大陆的重力比较大,她的修为实在太低,久了就会适应不了,还是地皇塔的洞天世界里舒服。

  看见叶开砸进池中,她吓了一跳,可很快看出他不对劲。

  “叶开,叶开,你怎么了?”

  “啊?你怎么脸这么烫,我去叫红绵姐……啊——,叶开,叶开,不要,不能……停下啊……”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