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萧超想着最坏的结果,脑中急速转动的时候,叶开开口道:“杨玉凤呢?”

  “啊——?”

  “八妹?”

  萧超心里在盘算着,怎么通知大哥。

  因为大哥张九重和雪霓裳一大早就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

  没想到叶开兴师动众,杀气腾腾的,居然只是来找杨玉凤,难道杨玉凤得罪了他?昨晚趁他醉酒,把他给吃了?

  这时候,张海蓉跑出来,看到眼前的架势,再看到叶开杀气腾腾的脸,心里一咯噔,就知道情况不好,一定是昨晚的凰求凤被发现了,然后……

  “弟弟,你,你没事吧?”她磕磕巴巴的说,心里毫无底气。

  “你说呢?”叶开完全没有好脸色。

  这下把张海蓉紧张着急的都快要哭了,到底怎么了呀?就算吃了凰求凤,跟你夫人昨晚激情了一点,也不用这么大火气吧?

  “那个,昨……昨晚,是,是……”

  “杨玉凤呢?我现在只找她,等会再跟你算账。”

  张海蓉真的慌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是不是注定没戏了啊?八姨这回好心办坏事,遭殃的是自己啊:“八姨她,她……”

  叶开没等她说下去,开口对后面的老黑等人道:“看住他们,谁敢乱动,直接拿下。”

  他用透视眼找到了杨玉凤。

  这个女人,居然还在房间里睡觉,真是够可以的啊!

  “诶,少爷,还是我跟你一起进去吧!”黑麟兽开口。

  “不用,这次我要亲自收拾她。”他大踏步朝里面冲,张海蓉急的抓了他衣服一把,不过却被叶开狠狠的甩开,甚至推了她一把,张海蓉摔在地上,身上不疼,心里却痛得要死。

  “海蓉,你要不要紧?”萧超将她扶起来,却看见她眼中的水雾瞬间凝聚,无声的落下泪来。

  ######

  “唰!”

  叶开闯进杨玉凤的房间,直接就布置了一个屏蔽结界。

  结果发现她竟然还不醒过来,侧卧在那,两条玉腿露在外面,胸前也有大片雪肤暴露,倒是够诱惑的。

  不过他现在哪里有心情欣赏美色,大吼一声:“杨玉凤!”

  杨玉凤鼻子里哼了一声,竟然仍旧不睁开眼睛。

  叶开顿时一股邪火冒出来,骂了隔壁,闯下祸事就当猪是吧,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下去,“啪”,巴掌抽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立即就是一个血红的手掌印浮现出来。

  这一下,她要是还没醒,那就是死了。

  的确,想到楚慕晴被自己折磨成那个样子,他真是想一掌拍死这个女人;很快,杨玉凤睁开了眼睛,但是那种预想中暴怒的神情没有出现,她就像一个刚刚睡醒的人,眯着眼睛看人。

  那慵懒淡定的神情,叶开见了就是一阵来气,顿时啪啪啪,又是重重三下,其中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大臀上。

  如此一来,杨玉凤的大腿和臀全都肿了起来,她终于感觉到痛,终于彻底的醒了:“叶,叶开……你敢打我?”

  她动作迟缓。

  那是因为吃了凰求凤的后遗症。

  男人吃了凰求凤,生猛刚勇,可女人吃了后,就跟吃了大剂量安眠药一样,嗜睡,反应迟钝,浑身没力气。

  叶开也觉得她很古怪,他进来时都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心理准备,没想到进来后是这样的结果,但他现在怒火中烧,懒得管,直接上去就动手。

  “还打?你要死啊?啊——,你个牲口,下手真重,哎哟——,停停停,你还打?骨头都打断了,我勒个去,叶开,你是不是男人,打女人……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海蓉,我的妈呀,痛死我了——”

  “喊吧,叫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叶开打的时候没用仙力,纯粹用肉色的力量,但也打得她够呛,屁股肿的像磨盘,两腿肿得像柏油桶,都青黑了。

  杨玉凤看着自己的双腿,气的眼泪都出来了:“姓叶的,不就给你吃了点凰求凤吗,老娘我也吃了,不然会被你这么打?你忒么的不是男人,有种等我药效过了,我跟你单挑,啊——,我的腿啊,我的一双美腿,被你打成什么样了,连我妈都没这么打过我,姓叶的,只要你今天打不死我,我就跟你没完。”

  “打你怎么了,你就是欠抽!凰求凤,就是你给我下的药?你还有脸哭,你忒么害死我了,你还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女人。”他越说越火大,又是狠狠来了两下。

  “嗷嗷——”

  杨玉凤像公鸡一样叫起来。

  那黑乎乎全是紫血的腿,这回真的被打破了,血流出来,落在床上。

  杨玉凤痛的都麻木了,不过却被叶开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你刚才说啥?你……昨晚找的女人,不是你夫人?那是谁?不会是什么关系很乱的人吧,比如说,你妹妹,亲戚?”

  “轰——”

  叶开一想到宁依楠,那也是个麻烦,现在还关在地皇塔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重重一脚把她踹出床外。

  可怜金仙巅峰的杨玉凤,虎落平阳被犬欺,气的牙都要咬爆了,但她更好奇叶开到底怼了谁?毕竟起因是她,她也忐忑内疚啊!

  “我问你,你给我下药,海蓉知不知道?”

  “不知道,当然不知道,是我自己决定帮她,是后来才告诉她的,你可别迁怒好人,她只是喜欢你。”

  “哼!”叶开看出来,她说的是实话。

  “喂,你要是敢迁怒海蓉,我跟你没完……喂,要不你再打我两下好了,你绝对不准迁怒海蓉。”

  “我的事,不用你管。”

  “喂,那你告诉我,你昨晚弄了谁?”

  叶开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将结界去掉,走出了房间。

  杀了她,肯定是不行的。

  ######

  地皇塔中。

  红绵,米有容,楚慕晴,甚至慕容巧巧,都震惊的看着一个画面,那正是叶开痛打杨玉凤的经过,声音,影像全有,还多角度拍摄,身临其境。

  这正是晨曦用镜像术展现出来的,相当于现场直播。

  她也是好奇叶开出了那么糗的事,会去做什么,结果没想到看见如此一幕;想到因为自己没阻止,犯了错,于是弥补一下,将现场画面全都展示出来。

  “原来是被人下了药,中了暗招……”红绵看了非常气愤,真想自己出去痛打杨玉凤一顿,但也不忘安慰楚慕晴,“慕晴啊,你也看到了,叶子这次是被人害了,身不由己,他的确不是故意的,你……,等会我让他给你道歉。”

  晨曦来了句:“他刚才怎么不解释?”

  米有容道:“那种时候,他应该心里很愧疚,解释,就跟推卸责任一样,他说不出来吧,哎!”

  慕容巧巧撇嘴道:“这家伙,怎么好巧不巧正好找到慕晴?怎么不来找我啊?”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