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我的生死?”

  叶开心头微微一跳,目不转睛盯着眼前的少妇。

  这郁会长眼看着就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衣,成熟风韵,很有点小寡妇的味道。

  问题是,叶开的明心见性,并没有发现她在说谎,那么就是真的了。

  这时候,田万三也正好赶到,他倒是不急不缓,却正好听见了郁会长跟叶开说的话,这家伙看见叶开的大肚子,自然也同样的吃惊,以为他患了什么毛病,不过他发现叶开快要被他说动的时候,立即出声道:“郁会长,你可真能危言耸听,打草谷的实力你也看见了,在这归元大陆,谁能要他性命?会要他性命的,恐怕就是你这个郁会长吧?”

  郁会长哼了一声:“连你田万三都不敢乱闯打草谷,你觉得我有这种能力?”

  田万三道:“你没有能力,可你有这个权利啊!”

  郁会长脸色阴晴不定。

  旁边的人也看出点端倪来。

  正在此刻,得知消息的宁夫人也匆匆赶来,她生怕叶开在外人那里吃亏,赶到时马上问道:“叶开,你出来怎么不找我,怎么回事?”

  田万三这时哈哈笑道:“郁会长,你们炼丹师公会的事情,难道还要让别人来帮你说?那好,你女人家脸皮薄,我就帮你宣扬宣扬,这炼丹师公会嘛,见到厉害的炼丹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恐怕是要吸纳叶谷主进入你们炼丹师公会吧?若是叶谷主不同意,那么性命就会有危险了。

  你看,你们炼丹师公会多霸道啊,不能允许外面有自由的炼丹师存在。”

  郁会长怒声道:“田万三,你知道个什么,我们炼丹师公会,那是为了培养炼丹师……”

  话说到这种地步了,叶开多少就明白了。

  田万三说的话,真实性很高。

  而郁会长也不再藏着掖着,道:“叶谷主,我们炼丹师公会隶属上界,与仙界直通,如果发现高明的有潜力的炼丹大师,那么吸纳进公会中,大力培养;而且给予极大的辅助和特权,这是为了保护炼丹师,有了我们公会作为靠山,就不用担心被外人欺负,所有的炼丹师都是宝贵的资源;叶谷主,你跟宁夫人熟,那肯定知道宁聚贤,宁聚贤当初也是我们公会的人,而且我们公会还大力帮助过他,这一点,宁夫人应该不会忘记吧?”

  宁夫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看着郁会长,问:“这么说,你是铁定要让叶开加入你们炼丹师公会了?”

  郁会长笑了笑:“宁夫人,你应该懂的,这是好事。”

  叶开在郁会长的言语中,看到了谎言的部分,而这个时候,宁夫人却突然传音给叶开:“先稳住她,拖着。”

  叶开不明白她的目的,但宁夫人肯定不会害自己,当即道:“哈哈,郁会长,既然是好事,那自然没有问题了,说实话,我早就听闻炼丹师公会是个庞大的组织;背后有靠山就好办事嘛,到时候有什么手续要办的,一并办了就是,顺便去参观一下炼丹师公会,不过郁会长,这几天肯定不行,你也看到我这肚子了,我是修炼出了岔子,需要一段时间恢复,等恢复了,我立即去找你,怎么样?”

  他一句话,宁夫人倒是当真了,刚才还没留意到:“啊,你这……你这肚子怎么搞的?怎么,怎么跟要生了似的。”

  郁会长大权在握,倒也不怕,咯咯笑了两声说:“好,那我就在炼丹师公会恭迎小谷主了,希望小谷主不要让奴家等得太久了哦!”

  郁会长一扭三摇的走了。

  田万三哼了一声:“炼丹师公会,简直霸道的没边了。”

  …………

  田万三的确带来了一种叶开需要的材料——,玉润白灵土。

  在炼器公会中,拥有很多材料。

  甚至可以说,炼器公会在归元大陆中设立这么一个分部,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收集炼器材料;上界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索要材料。

  当然,炼器公会肯定也有手段通上面。

  不过现在,田万三绝对不可能直接拿出玉润白灵土送给叶开,而是要利益最大化,叶开那天拍卖会上只提出要四种材料,而且都是罕见稀有之物,那谁都知道,他肯定有大用。

  田万三道:“叶谷主,我这玉润白灵土,可以说整个归元大陆,只有这么一块;而且这种材料的稀缺程度,绝对是凤毛麟角,就算到了外面,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玉润白灵土的稀有,不需要田万三说,叶开也知道。

  他直接打断他,道:“田会长,既然我指明要这东西,自然不会陌生,你无需帮我介绍,谈谈你要炼制什么丹药吧!”

  “好,叶谷主是爽快人,我也不兜圈子了,这玉润百灵土可以给你,我需要炼制的丹药叫做大火母丹,是一种八级中品仙丹,丹方和材料我都有,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

  田万三看看他,再看看宁夫人,道:“我要六颗君道丹。”

  叶开和宁夫人都心中一突,齐齐看向田万三,因为当初宁夫人突破到准仙君的时候,就是用了六颗君道丹,他一开口就是六颗,难道是知道了什么?

  叶开惊讶之后笑起来:“田会长,你可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六颗君道丹……,感觉好像君道丹是树上长的,地上捡的一样,不值钱。”

  宁夫人也笑道:“田会长,你开出这样的条件,那就没意思了,上次拍卖会,一颗君道丹就拍出三十亿仙灵石的价格,你现在一口气要六颗,等于一百八十亿仙灵石,你这块玉润白灵土,能值这么多?”

  田万三摇摇头:“那姓郁的骚娘们不懂,田某却清楚的很,咱们青元大陆的规则不全,想要晋级,只能靠君道丹;但是一颗君道丹有个屁用?宁夫人,你晋级的时候,应该也不止服用了一颗吧,甚至我敢断定,绝对不少于五颗。”

  叶开摆手道:“田会长,换个条件吧,君道丹,是真的没有了,别说六颗,一颗都没有。”

  田万三嘿嘿笑了几声,将那玉润白灵土一收:“那就没得谈了……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再过两个月,就是炼器公会上界前来取材料的日子,很有可能提前,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有六十颗君道丹,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他说完作势要走。

  宁夫人伸手拦住给他。

  田万三眼皮一抬:“不是要抢吧?我可提醒你们,要是我死在这里,后果很大的,到时候你们要面对的,可不是大齐王朝那几个弱鸡。”

  叶开笑了笑,伸手将宁夫人的手臂压下:“田会长多虑了,君道丹,确实还有两颗,但也只有两颗,本来是我自己用的,要不然,送给田会长一颗?”

  田会长皮笑肉不笑:“只有两颗,那就没必要交易了,告辞。”

  他直接离开。

  叶开和宁夫人这回没有阻拦,看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打草谷。

  叶开脑子里想着什么,过了会问宁夫人:“夫人,你刚才让我拖住那个炼丹师公会的郁会长,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炼器公会和炼丹师公会,真的可以直通上面,传递消息?”

  宁夫人带着叶开走入房间,布下结界,很小心的样子,然后道:“事到如今,我应该给你说一点以前小楠她父亲的事情了。”

  “哦?”

  “聚贤以前的确是入了炼丹师公会,要不然也不会有仙君过来找他,还留下那块牌匾;当初他入炼丹师公会,倒是自愿去参加考核,然后进去的,但是我后来听他曾经提起过,入炼丹师公会容易,但要离开,却很难,基本没有可能;炼丹师公会能培养炼丹师,却也有一些条件,另外有一件事,我连小楠都没有告诉,聚贤的死,应该跟炼丹师公会有关,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不太清楚。”

  叶开吃惊的看着她,好半天才消化掉:“那你让我拖着她……”

  宁夫人道:“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入炼丹师公会,不然会有大麻烦!我以前没想跟他们对上,是因为炼丹师公会的后台实在太硬,跟他们碰是鸡蛋碰石头,一旦上面来人,我们肯定无力反抗;但是现在,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将归元大陆的整个炼丹师公会,一起灭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身上的气势徒然爆发。

  可很快就平静下来,戳了戳叶开的肚子:“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吃撑了!既然要动手,那速度就要快,不然等上面的人来,那就麻烦了,正好,你先帮我把肚子的事解决了。”

  “啊,这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怎么解决。”

  “夫人,用你的《曰经》,把我榨干就行了。”

  叶开说着一把将她抱起,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手往下面一捞,一条美腿就被他架了起来,放在肩膀上。

  宁夫人下唇一咬,眼神轻魅,双手慢慢撑在桌子上,将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勾住了他的肩膀。

  片刻之后,随着一声沉闷的轻哼,那桌子立即发出一声晃动的声音,咯噔,咯噔……时快时慢,夹杂着另一种靡靡的妙音,如同天地之间原始的乐章。

  PS:这几天家里有事,更新跟不上,今天只有三千字了,抱歉。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