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0728,这就是你洗出来的东西?”

  “你自己看看,合不合格?给你吃给你穿给你住,就给我洗出这样的废品来?重新洗,废物,今天的晚饭没了。”

  一个巨大的像是化工厂一样的地方,起码上千人在里面忙活。

  同时在场子里走来走去的还有一些监工,这些监工无不尖酸刻薄,对干活的工人动不动就打,此刻就有一名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女孩子,被一顿呵斥,然后呯的一声,监工拿起一块矿物一样的物品,狠狠砸在女奴0728的额头上,立即有一缕鲜血流下来。

  甚至女孩摇摇欲坠,看起来本就有些要晕倒的样子。

  最特别的是,这女孩旁边的地上,还趴着一个看起来有两三岁的娃娃,生的是极好看的,只是脸上脏兮兮,脸颊上还有一些细碎的伤疤,身上穿的衣服也乱七八糟,像是乞丐一样。

  这个时候,看见一个监工老妇女砸伤了女孩的头,黑溜溜的眼睛瞪的老大,似乎在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女孩抹了把额头上的血,也不叫疼,只是哀求道:“蓝嬷嬷,我不吃饭没关系,可是火火这孩子正在长身体,能不能给他点吃的?不用多,只要,只要半块灵饼就可以,我一定会好好干活的。”

  女监工冷冷的盯了眼小娃娃。

  “啪——”

  手中一根一米多长的黑色软鞭,狠狠的抽了下去。

  女孩连忙用手挡了一下,结果小臂上立即出现一条血痕,衣服也抽破了,鲜血流下来。

  但女监工更加不满:“干活还带着娃,你当这里是托儿所啊?干不好活,洗不出黑曜铁,还要吃饭,你怎么不去吃屎?打你,你竟然还敢躲。”

  “啪啪啪——”

  连续又是三鞭。

  抽的女孩啪嗒一声倒在地上,血液流淌不止,沾到了边上的小男孩;没有人看见,小男孩的眼睛里突然有火焰一样的符文在流淌。

  女监工收回软鞭,见女孩挡着她走的路,抬脚就踢了上去,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小娃娃突然蹿了起来,竟然一把抱住了那女监工的大腿。

  “啊呀呀,不准打我姨!”

  “啊——”

  小娃儿喊着,一口就朝女监工的大腿上咬了下去。

  可惜,小娃儿的牙齿还没长全,虽然用尽了全力,却咬不动女监工的肉,反而被她一把抓起来:“这么小就会咬人,长大了就会杀人,这种小畜生,趁早杀了干净。”

  女监工说完竟然真的砸了下去。

  “不要——”

  女奴吓的大叫,连忙伸手去接。

  正在这个时候,那小娃儿眼中火焰符文更盛,张口呼的一下喷出一团黑色的火焰,正好喷在了女监工的手腕上。

  “啊”的一声大叫。

  女监工被烧的痛彻心扉,再看时更是差点晕过去,她发现自己的左手竟然在瞬间被黑火烧成了一段黑色骨头。

  这是什么火?

  这是什么妖孽?

  “我杀了你!”

  此刻,女奴正好接住小娃儿,而女监工愤怒的使出全力踢出一脚,轰的一声将女奴和小娃娃一起踢飞;女奴死死的护住娃娃,自己却在半空中就吐了口血。

  “我的手,我的手啊……”

  “来人,将这贱人拉去奴隶房,做母猪;这小畜生,乱棍打死,还有,把他的舌头拔下来。”

  女监工愤怒的大吼大叫,跟疯子一样跳脚。

  女奴一听做母猪,立即整个脸都变了。

  去奴隶房做母猪的意思她明白,就是给男奴隶们发泄的工具;为了让母猪们不能逃走,她们会被剥光了衣服,封住修为,还用铁链锁住手脚,那样真是比死还惨。

  女奴立即抱着小娃娃拼命朝外面跑。

  她知道这次真的危险了。

  立即有几个监工和护卫追上去,但是那小娃儿别看很小,但吐出的黑色火焰非常邪门,时不时喷一下,倒是给女奴找到机会冲出了工厂。

  转了个弯,遇见一名女子。

  眉清目秀的,手里还端着脸盘,看见女奴浑身是血的抱着孩子狂奔,她连忙扔掉脸盘叫道:“玛莎,发生什么事了?”

  没错,这名女奴0728就是玛莎,而那小娃儿,就是叶开和红菱的儿子,叶火火,原因是他会碰火,天生纯火属性。

  玛莎看见女子,马上哀求道:“秋阳,现在只有你能救火火,你快帮我抱着他离开,求求你了,我,我实在没办法了。”

  她还在吐血呢!

  身上伤很重,加上好几天没吃饭了,跑不快。

  女子抱着叶火火,也有点呆住了。

  叶火火却一只手抓着玛莎胸口的衣襟怎么都不放手,嘴里叫道:“姨,我不走,我不走,啊呀呀,啊呀呀,火火要姨,你不怕,我保护姨。”

  这么一耽搁,后面的人就追上来了。

  那一只手被烧成骨头的女监工也在,厉声喝道:“今天谁都别想走,余秋阳,你一个远房落魄来投靠的小丫头,也敢管洗工房的事情?放下那小畜生,走,这儿没你的事,今天这两个人必须死!”

  余秋阳抱着不放:“蓝嬷嬷,他还是个孩子啊!”

  “你放不放?不放,连你一起杀!”

  “……”

  “噗通!”玛莎跪倒在地,“蓝嬷嬷,我求求你,放过火火,我……我愿意去奴隶房做……做母猪。”

  话说完,身体都在颤抖。

  那简直是比地狱还残忍恐怖的事情。

  余秋阳听了都惊呆了:“玛莎,这……这怎么可以?”

  叶火火大叫:“姨,我不要你做母猪吗,不要,不要,啊呀呀,啊呀呀,我好生气啊,好生气啊,姨,要死我们一起死,火火不怕死!”

  “动手,打死这个小畜生,拔了他舌头!”女监工大叫。

  立即有个护卫冲上去,伸手去拽叶火火。

  “咻——”

  正在这时,一道黑光破空而下,响起一道如雷之声。

  “噗!”

  那护卫手刚刚碰到火火的衣服,立即感觉到头顶有死亡的危机来临,可是他根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只是脑子里刚刚闪了一下,一把黑色兵器直接将他从头顶贯穿,钉死在了地上。

  “轰——”

  紧跟着,一道人影砸落在地。

  将地面都砸出一片裂缝,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冽杀气,把周围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十几度。

  “我的儿子,谁敢动?!!”

  PS:三更完毕,明天见!加微信公众号:秦长青,记得打卡(点推送广告),谢谢。'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