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咳咳!”

  余贞半个身体倒在地上,左手捂着自己的断臂,嘴里吐血,很是狼狈。

  她堂堂一名仙帝中期,竟然眨眼间就被人断了一只手,更严重的是,白精精之前那一掌,将她的修为尽去,变成了一个废人。

  从此以后,她就算再修炼,也没指望了。

  如此变故,让她一下从天堂到地狱,实在难以接受。

  余华和余通还没有跑远,眼睁睁看到余贞被打废,而且是在一瞬间,他们的心头就好像被重锤干了一次一样;如果说之前两兄弟还有着争权夺位的心思,现在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没有了余贞的余家,在鸡鸣山其实是没有什么优势的。

  加上这么多年,因为余贞的庇佑,加上她本身就是极为自私护短和残忍的女人,鸡鸣山其他势力都被余家欺凌过,如今局势反转,恐怕很快那些势力就会杀到余家来报仇。

  “完了,这回余家彻底完了!”

  “你到底是谁?”余贞还是问出了这句话,她想不通,也不甘心,她是仙帝中期,并且因为她曾经得到过一处高级神明的传承,自信就算是仙帝巅峰她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曾经,她就跟玉龙山的一名仙帝巅峰切磋过。

  两人打了两个时辰,分不出胜负。

  可是白精精竟然能在眨眼间将她毁去修为,这绝对已经远远超出了仙帝的境界,难道她不受天地规则的限制,拥有着神明的修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给我杀生丸的解药。”白精精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哈……”余贞疯狂大笑,笑完又吐血,“真是可笑,我都成这样了,你觉得我会将解药给你们?没有我,谁也别想有解药,这些贱民,包括那个小畜生,统统都要给我陪葬,哈哈,哈哈!”

  白精精皱眉:“你很麻烦啊!”

  她皱眉,不是因为真的麻烦,而是有些后悔将她的修为废了,还把一只手给斩断了;不然的话,怎么也是一名仙帝中期,留下个完整肉身将来也是有用处的,可现在是真的不能用了。

  而就这个时候,她发现余贞身上的生机越来越弱。

  她冷笑着,嘴角扭曲着,很快从里面留下一缕黑色的血液。

  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自杀了,连灵魂都没有散出。

  ………………

  “咣当——”

  关着曹二八和施芳芳的“鸟笼”被打开,两人一身狼狈的从里面爬出来。

  此刻,都有些鼻青脸肿。

  毕竟白精精斩断余贞手臂的时候,她在半空中,鸟笼从空中掉到地上,起码下坠了三百米,要不是施芳芳这名女仙君将他护住,指不定他现在怎么样呢!

  撒豆成兵失败,变成了一个笑话,然后又被抓住,让二八道爷对自己之前设定的道路有了些怀疑,不过施芳芳好言好语的安慰:“小八,不要气馁,你是我见过在符箓一道上最有天赋的人,我曾经一门心思研究符箓三千年,但是除了见过各种各样的符箓外,在运用上面,还没有你熟练,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这一次,已经有形了,证明路子没错,再多研究研究,必定可以成功。”

  曹二八听了满是感动。

  他想到从小到大,就算是师傅在教他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有耐心,并且对他如此有信心。

  红绵对他如儿子,可做的最多的是带着他疯玩,这种话,她也说不出口。

  顿时,一种身为知己的感觉油然而生:“芳姐,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施芳芳温柔的笑笑,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跟这个年轻人特别投缘。

  正在这个时候,两人听见有人大声说:哈?少爷,这真是小少爷?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啊,是不是弄错了?”

  说话的正是大咧咧的老黑,黑麟兽。

  “滚!”

  叶开抱着火火,抬脚将老黑踢开:“当然是我儿子,他像他母亲。”

  顾开圣也跑过来:“少爷,这小少爷是哪位夫人生的?”

  经常见到的几位夫人可没有谁大过肚子,看叶火火的样子也不像是刚出生的,自然有此一问。

  叶火火却不停挣扎,这小家伙不愿意被叶开抱,只认玛莎,嘴里嚷嚷着:“姨,姨,快来抱我,这些人好可怕,他们会不会把我吃掉!!”

  叶开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说什么胡话,我是你爸,谁敢吃你?”

  叶火火:“呜呜呜,啊呀呀,啊呀呀,你这个臭粑粑,身上又臭又硬,我要姨啊,我要香喷喷的姨,呜呜呜……”

  叶开顿时大汗,这小家伙不会天天抱着他姨的胸睡觉的吧?嫌自己胸膛太硬,需不需要从小就这么色啊?

  玛莎吃了九鼎回春丹,又经过青木咒的恢复,现在伤势基本上全好了,马上跑过来将叶火火抱了过去,而叶火火身体挨着玛莎软绵绵的胸,两只手搂着她的脖子,果然马上就不哭了,还凑到玛莎耳边小声说道:“姨,这个臭粑粑长得跟我一点都不像,你说他是不是一个假爹,咱们弄错了?”

  小家伙虽然压着声音,但是在场谁不是高手?

  全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耳中。

  起先还没有人敢出声,直到不知道谁实在没忍住,吼吼吼笑出声,片刻就变成了哄堂大笑。

  叶开脸上微微一黑,当然不会发作,他现在救出了叶火火,接下来就马上要去救红菱。

  但是,之前他在飞船上就已经问过了皇兴朝和土埂,从他们见过听过的任何细节里面,都无法找到那帮人的来历;唯一算是线索的,当初抓走红菱的时候,有一个老头和一个青年带头,老头称呼那位青年为:三殿下。

  这个线索实际上没有任何作用,不过,叶开有自己的办法。

  “玛莎,你可还记得当初放下你们的地方,是在哪儿?”叶开问玛莎。

  玛莎点点头:“记得,那个地方离这儿不是太远,就在北边,鸡鸣山一个叫幸福里的小镇。”

  叶开马上道:“现在就带我去。”

  虽然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是他可以用时间回溯,寻找当时的那艘飞船,然后追上去。'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