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叶开被这个动静吓了一跳。

  但很快发现环儿没有大碍,只是苦了一张脸。

  他赶紧把她脸上亮晶晶的东西拿下来,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正是之前环儿送给火火的那种丝线吗?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丝线。

  上一次只有小小的一条。

  但这次,吐出来的竟然有一团。

  “呀,这肉虫子长肥了。”红菱也从飞船上下来,看着环儿手掌上趴着的刚刚抖了抖身子的肉虫子,因为肥了不少,看起来更加恶心了,让红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小毛毛的确肥胖了不少。

  可是刚刚吐出一团丝线之后,它原本鼓胀胀的肚子立马憋了下去。

  叶开拿着手里的丝线……刚刚被喷出来,还有点温度,甚至还湿嗒嗒的,再联想到这是肉虫子的菊花里喷出来的,很是有点恶心!

  当然遭罪最大的还是环儿。

  叶开拿了水给她洗脸,问道:“环儿,你不是说它是吐出来的丝线吗?怎么这次是从屁/眼/儿里拉出来的?这不会就是它的屎吧?”

  “呕——,哥哥,你别说了行不行?我要吐了!”

  环儿捂着嘴道,然后就要开始洗脸,结果这个时候白精精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道:“不要洗,就留在脸上好了。”

  环儿啊的一声,目瞪口呆。

  手里捧着水,洗也不是,不洗也不是。

  叶开问道:“姐姐,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大家都很奇怪,也就是晨曦当初提了一嘴,说这肉虫子身上有洪荒气息,应该是从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异种;但是她也不能确定这虫子的种族。

  白精精看看肉虫子,摇头:“我没见过,但是可能听说过。”

  红菱,环儿的视线都落到她身上。

  “我听说过的洪荒异种,叫做豸肥,是一种专门以特殊珍奇之物为食,可以吐出天道丝的奇兽。”白精精解释,然后又仔细看了看叶开手里的丝线,“但这丝线,跟天道丝的差距有点远,应该不是。”

  红菱问道:“什么是天道丝?”

  白精精道:“想知道?拜师!”

  “哼!”

  红菱将脑袋拧向旁边,她才不愿意拜师呢!

  就算你是叶开的姐姐,我也不拜师,拜了成什么样了?

  叶开道:“可是这种丝线,非常坚韧,孔雀炎也烧不断,诛神锋也砍不断,也算是厉害的法宝了,要是数量多的话,做成衣服,非常不错。”

  “嗯……那倒还不错。”

  确定这不是天道丝之后,白精精失去了兴趣,一般的东西,还真没几样能被她看在眼里的。

  一转头,结果发现萧家的几个人竟然带着萧永昌要逃走,眨眼间已经去了老远,她脸上显出一抹玩味的笑,转头对叶开道:“喂,抢仙玉去,去不去?”

  “去,当然去。”

  叶开看一眼红菱,其实是怕红菱又抓着他榨汁,都快有心理阴影了,“娘子,这边的情况你照看一下,可别让坏人过来欺负咱们儿子,我去去就回。”

  红菱倒是想跟上去凑热闹。

  她现在刚刚从渡劫期一跃成为以前不敢想像的仙帝,实际上还没有清楚的认知,需要找到一些合适的对手对战,在战斗中了解自己的实力;这就好比一个常年生活在贫民区的穷人,突然得到了几十亿的财富,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花钱,概念模糊,一脸懵。

  不过听到要保护儿子,她就留了下来。

  “唰——”

  叶开揽上白精精的腰,朝着萧家那些人所在方向追了上去,人影瞬间消失。

  红菱哼了一声,嘟囔道:“需要搂这么紧吗?”

  而环儿还抱着小毛毛愣在那里,一脸茫然的问:“嫂子,那我脸上的东西,还要洗掉吗?”

  红菱看着她,无语的问:“你不难受吗?”

  看着都恶心好不好。

  “还好。”

  “……,那就留着吧。”

  红菱说完去找自己的儿子。

  那臭儿子,连自己亲娘都不太愿意抱,就喜欢被玛莎抱着喊姨姨姨,整一个姨宝。

  环儿捧着小毛毛,将那一团湿嗒嗒的丝线放好,小声的说道:“小毛毛,你真的不是豸肥吗?天道丝,又是什么东西呢?也许,也许是还没长大的缘故呢?是不是啊,小毛毛?好吧,就算你不是豸肥,但也很厉害了呢!”

  肉虫子就用屁股在她手上拱了拱。

  ######

  萧家。

  萧永昌被手下们搀扶着回到了这里。

  一进门,就看到萧和平和萧文山在大门口后面的平台等候,见他连路都不会走,连忙冲了过来。

  “永昌,发生什么事?怎么你也……”

  “二弟,你还好吧?你的修为……”

  两父子都是吃惊的看着萧永昌,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

  这一次,萧永昌是去给儿子报仇的,明知道对方不简单,自然带了不少人,其中仙帝就有四名,这在鸡鸣山已经是一股庞大的力量了,也是萧家接近一半的真实实力。

  可是看看这些回来的人……萧永昌被白精精打了一拳,五脏六腑都差点爆碎,现在身上半点力气都没有,经脉里面的仙力也被捣乱得一团乱麻,看起来就是修为被废的样子。

  而跟着过去的四名仙帝,虽然修为还在,可是看看那凄惨的样子,两个没了一条腿,一个剩下上半身,另一个半个肩膀没了,如此结果,战斗力十不存一,等于萧家的实力去了一半啊!

  “啊——”

  萧和平看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心脏都要承受不住破掉一样。

  他愤怒的大吼一声,恶狠狠的吼道:“是谁?到底是谁干的?我萧家在这鸡鸣山立足三千年,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大的亏,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血债血偿!”

  “爹,那些人修为很高,我们……完全不是对手。”萧永昌苦涩的说道。

  “快给我说说,到底是谁伤了你们?在这玉龙山世界,要把你们伤成这样,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除非是从玉龙山出来的人……”萧和平说着心中一动,现在玉灵山突然坠落毁灭的消息已经传到这边来,他在想会不会是那边的人。

  那儿如果有人过来,认出仙玉的真面目,倒也说得过去。

  萧永昌道:“是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

  旁边一名断了腿的仙帝道:“我们也是被一个女人所伤,很漂亮的女人。”

  “同一个女人?”

  “不,二爷是被一个漂亮的白衣女人所伤,我们是被一个漂亮的红衣女人所伤,是两个女人,但是都很厉害。”

  萧和平有点晕,为什么都要加一个漂亮,有那么漂亮吗?

  然后问道:“那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说完猛的一惊,“糟糕,她们……恐怕已经来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