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巧巧又羞又生气,最可恶的是她前后左右都看遍了,就是没看见人。

  想到掐自己的是叶开,她倒是在生气之余还有些小刺激。

  可然后她想到另一个可能,如果不是叶开呢?如果是别的男人呢?或者是别的什么……看不见的玩意……

  一念及此,慕容巧巧就又害怕起来,抱着胸口要从澡盆子里爬出来,一边在嘴里嚷嚷着:“叶开,叶开,是不是你啊?你个小混蛋,不来理我就算了,你干嘛还来吓我,我吓不起的,我怕鬼啊……”

  这个时候,楚慕晴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连忙问她怎么回事?

  有了同伴,大白妞的胆子又大了起来,哼哼道:“肯定是叶开那小王八蛋,刚才打了我一下,又消失了。”

  “没看见人?”

  “没。”

  “不会有别的东西吧?他要真来了,不会不现身。”结果,楚慕晴的胆子比大白妞还小一些,加上她经常在这个地方洗澡,两个人越想越怕,连忙跑回常住的房子里去,抱在一起缩在被窝里;再过了一阵,大白妞胆子又大了,断定刚才肯定是叶开在搞鬼,如此倒是有点小欢喜起来,说明那混蛋不是完全把她忘了。

  “慕晴,你都是那混蛋的女人了,他老是不来看你,你会生气吗?”慕容巧巧问楚慕晴。

  “我……还不算吧!他平时不是很忙吗?外面那么危险,都要他一个人撑着,挺不容易的。”楚慕晴脑子里想到了上次叶开亲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其实也挺好的,比之前被强上舒服多了……呃,为什么会想到那种画面,真是羞人。

  慕容巧巧看她忽然脸红起来,手伸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胸前两个:“咯咯,小妮子,我看你是已经爱上他了,已经处处为他着想了。”

  “啊——”

  “我,没有。”

  “是吗?我才不信,前两天你做梦喊那小王八蛋的名字,喊了几十遍。”

  “你说的是自己吧,刚才在洗澡的时候,我可都听见了,你发骚了,我就很确定……你看你看,都潮了,你说你刚才在那里偷偷做什么了?”

  “啊呀,你,小心,小心,别弄坏……”

  在这个地方,两个女人日夜相对,已经非常的熟悉了,这个打闹起来,简直没有下限。

  而叶开之前做了两个恶作剧,这个时候又偷窥了一下,结果……看了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要不是需要赶过去找苏小溪的哥哥,他肯定厚着脸皮赶紧冲过去,将两个女人一起拿下。

  …………

  污水河边。

  叶开心不在焉的赶过去,脑子里一直都是大白妞和楚慕晴两个尤物相互嬉闹的画面。

  可刚刚靠近,就听见苏小溪的声音传来:“史少爷,我说过了,明天肯定会把欠你的帐还你,加倍还,我说到做到。”

  一个男声道:“苏小溪,本少看上你,是你的造化;以前还能用仙灵石还,但从本少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已经没用了,你必须跟我走,做我的女人,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我史春雨说出的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叶开心中当即一惊,史春雨,史少爷?

  我勒个去,还没完了啊,刚才的教训还不够?

  之前走的时候脑子里也闪过这样的念头,可那时想想苏小溪已经得到那么多幻境积分,随便兑换一些肯定能把欠债还掉了,那这事也就完了,没想到这什么史少爷是个这么臭屁的家伙啊!

  金仙后期……呵呵呵!

  叶开身形一闪,出现在苏小溪家的拐角,然后走了出去,一脚把一块挡路的搓衣石板踢飞:“特奶奶的,这个破地方已经够臭的了,没想到冒出来个更臭屁的家伙,实在倒胃口。”

  “咻——”

  搓衣石板在空中翻了几翻,最后轰的一声砸中了一个人。

  是苏小虎。

  顿时砸得头破血流。

  苏小溪立即心中一喜:“西方哥……对不起,我哥还没回来,可是……”

  叶开摆摆手:“没事,有我在。”

  史春雨眼神一闪,一个地仙来充什么大头蒜,冷哼一声道:“你就是打了我的人的那个家伙?哼,一个地仙,竟敢让我的小溪喊你为哥,简直不可饶恕,跪下,给小溪磕头认错,本少念你初犯,饶你狗命。”

  苏小溪娇声道:“谁是你的小溪,你别乱说。”

  叶开被他如此自我感觉良好的姿态给逗乐了,这少爷是有当官瘾吧,说话一股子官腔。

  “我就是苏小溪的哥了,怎么滴了?来来来,小溪,再多叫两声,要叫的好听点,温柔一点,有感情一点。”叶开晃着一条腿,懒洋洋的朝着苏小溪说道,骂了隔壁的,在本少爷面前装比,少爷让你变成傻比。

  那么辛苦修炼为什么?

  除了复活妹妹,帮凰报仇,寻找爱人,欺负欺负纨绔那是再舒服不过的事情了。

  苏小溪脸蛋绯红,一开始还难为情,但还是羞羞答答的喊:“西方哥,哥!”

  那含羞带俏的小模样,看得史春雨眼睛发直。

  “诶,妹妹乖,有哥哥在,一定保护妹妹的安全。”叶开笑着挤挤眼。

  “吼——,畜生,受本少一剑!”史春雨受到刺激,醋意大发,猛喝一声,一把黑乎乎的长剑落在他的手中,身形一动,冲天而起,一剑朝叶开劈落。

  “百丈归元剑,斩!”

  “一刀寂灭,给我断!”

  叶开手痒,拔出诛神锋,寂灭刀意发出,狠狠的挡了上去,存心斩断对方手中之剑。

  “叮——”

  火花四溅。

  居然没断。

  叶开惊讶:“咦,有点实力,再来,第二斩!”

  高手对决,一出手就知深浅。

  史春雨心中大骇,他没看错,叶开果真只有地仙修为,但是刚才那一斩,却让他心浮气躁,险些没把手中之剑丢出去;可紧接着,叶开又斩下一刀,速度竟然比刚才还快,刀意更猛。

  “叮——”

  又一声,还是没断。

  叶开盯着那黑色长剑,心说:这么丑的一把剑,难道是宝物?

  再来!

  “铛——”

  这次,叶开用了六成力量。

  终于,那黑色长剑从史春雨手中脱手飞出,插在地上。

  黑剑上面似乎有铁锈一样的东西掉下,但还是没断。

  史春雨右手鲜血直流,户口震裂,微微发抖……他知道,自己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你赢了!”

  他神情落寞,看了一眼苏小溪,走向那把黑剑。

  叶开身形一闪,提前将剑抓了过来,嘿嘿笑道:“输了,就把剑留下。”

  他拿起剑,仙力一震……

  咦,这剑,有古怪!

  作者题外话:什么剑?明天揭晓!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