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去撸?”

  叶开同学宝贝一震,兽血都忍不住的往上冲。

  之前被步月婵跺脚跺到欲仙欲死快要断掉,现在又嗷嗷嗷的恢复了青春活力。

  脑子里想象眼前的性感萝莉少女,她用的那条神奇小裤,上面还残留着她身上那种淡淡的体香,甚至刚刚从身上扒拉下来,上面带着没有散去的体温,也许留着几根那神奇的神皇的毛发,无论是感官上还是思想上,那都是极度的享受,极度的刺激。

  步月婵眼睁睁的看见叶开脸上表露出来那种精虫上脑的表情,顿时一脸嫌弃:“你在想什么?口水都流出来了,你不会真的猥琐变态的在想着如何用本少女的底裤去撸……吧?”

  “咳咳!”

  叶开一阵汗颜,“当然不是,我是那样的人吗?”

  步月婵戚的一声,说:“我看像。”

  叶开道:“我是在想,你不是修炼少女之心的吗?怎么连撸……这种事情都很懂的样子?你是不是修炼的时候出现了什么差错,少女之心变成了少妇之心?”

  步月婵一头黑线,颤抖着声音,翻起白眼:“少……少妇……之心?本少女修炼少女之心,不代表本少女就是个傻子,该知道的不该知道,我都知道!包括你是个变态男的事实,我也知道,哼!”

  说话间,远处的泰古角已经越来越近。

  叶开惦记着她身上的神裤,赶紧道:“怎么样,敢不敢赌?”

  “赌就赌,谁怕谁?要是你输了,最后需要本少女来救你,那么到时候,你再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还没想到,想到了再说……那么,你还赌吗?”

  “当然!你退后,免得被伤到。”

  “我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好吧!”

  这个时候,那些泰古角群,如兽潮一般汹涌而来,叶开眼里看到的是无数功德金光,没有半点害怕,反而是无尽的勇气和兴奋,他抓住诛神锋,哈哈一笑:“那么,步家小姐姐,准备好你的底裤吧!记住,要热乎的。”

  要是外面有人知道叶开居然如此跟幻灵之城的城神步月婵如此说话,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

  而如果被白离心知道这件事,也许,叶开就要想想怎么逃命了。

  “变态狂!”

  步月婵无语的摇头,但是脸上古井不波。

  她修炼少女之心,成就神皇之位已经几十万年,按照年龄算,被阿修罗王说是老女人那是一点都不为过,三千世界,比她更老的神明,其实都是屈指可数的了;所以,叶开的这点心思和举止,完全撼动不了她的少女之心,想要让少女之心产生波动,还差得远。

  也许,可能,就算叶开趁她昏迷,把她上了,可能也无法撼动。

  “唰——”

  叶开身形一闪,脚下出现一道隐晦的道纹,然后身体就出现在了一千米之外。

  之前的瞬移,步月婵都没有在旁边仔细查看,这一次,亲眼看着他发动的瞬移技能,表情还是微微动容,暗自心惊:“居然已经领悟了空间属性的大道纹理!”

  “吼吼吼——”

  冲在最前面的七八头泰古角,看见叶开突然出现。

  不但没有慌张,而是眼神发亮,一下子扑了上去。

  “寂灭刀典,破灭斩!”

  “杀!”

  “……”

  步月婵手里抓着伞柄权杖,其实还是不放心叶开的。

  随时准备出手救他。

  她带叶开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利用他的佛功,对付规则魔毒,可不能让他来这里送死……而实际上,之前算是叶开救了她一次,这样的经历对她一名城神来说,是非常少有的;而上一次,修罗魔族入侵,规则魔毒泛滥,也是叶开挺身而出救的她,连续被救两次,叶开这个人,在她的心目中已经跟普通人有点区别了。

  但是很快,她就真的担心起自己的底裤来了。

  因为,叶开杀泰古角的速度超出了她的预料,快得有点玄幻了吧……就算是她没受伤之前,跟这么多泰古角对上,也要考虑考虑被包围攻击;而叶开现在的情况,就是完全不怕被包饺子,哪儿魔兽多,就往哪儿瞬移。

  他的身上,十条盘龙上下飞舞。

  这样的功法,就连见多识广的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然后是六字真言。

  佛门“唵、嘛、呢、叭、咪、吽”,佛音浩荡,传进泰古角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刺耳的声音;就好像正常人听见手指甲刮玻璃时那种心情很类似,听到之后整个人就会想要发狂,浑身暴躁,脑子充血,然后就争先恐后的朝叶开发起攻击,却又不能组织起有效的群体效应。

  而叶开就是不停的挥刀。

  起先,他的刀就是力量,靠着身体力量强行战斗。

  过了一会,出现了寂灭的刀意,那刀意在随后越来越浓,越来越强。

  他的身边,无数泰古角魔兽被斩杀,短短时间内,血流成河。

  再接着,泰古角受到六字真言术的影响越来越大,因为他总是用瞬移,一会儿出现在这,一会儿出现在那,不停的发出六字真言术,这门佛门功夫,听到有些人耳朵里会成为放下仇恨与杀戮的妙音,而听见这些修罗域的魔兽耳中,就变成了最厉害的嘲讽技能。

  大片大片的泰古角拥挤,寂灭刀典都杀不过来了。

  然后步月婵就看见他发动了另一种技能——雷属性规则的雷枪雨。

  “轰隆,轰隆,轰隆——”

  大片大片的魔兽头顶上,出现了一片小范围的劫云。

  而看见这一幕的步月婵,伸手扯了扯两腿间的小神裤,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回荡:难道真要把这个脱下来给他?给了他,肯定会被拿去做那些猥琐下流的事情啊!

  如此,雷霆的声音足足响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叶开心满意足的收起诛神锋,笑眯眯的走到步月婵面前:“步姐,给我吧,我的赌注。”

  步月婵无比郁闷的晃晃脑袋,看看地上数不清的魔兽尸体,忽然问道:“你的修为在这里没有被压制吗?不然你化仙境界,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绵长的仙力?身体的防御能力,也远远超出了化仙的范畴,甚至比化神都要强,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

  叶开心中一咯噔。

  刚才他已经极力压制修为,并且用了修为隐藏的秘法,加上他的实力本来就很奇怪,妖佛道三修,只要不在战斗状态,根本看不出修为。

  可是,步月婵是何人?

  神皇,城神,并且神皇队列中也是佼佼者,还是被她看出了一些端倪。

  “步姐,咱们说话要算数,赌注里面可没说这个吧?”

  反正赖不掉,他索性承认,但是原因是什么,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

  步月婵美眸转动了几下,最后哼了一声:“也没说现在就给你,我就这么一条小裤,给了你我穿什么?”

  叶开很无耻的说了一句:“这边温度挺高,不穿更凉快。”

  “死——变——态!”

  他当然只是嘴上说说,哪敢真的动手去剥步姐的小裤,真要那么干,恐怕她会不惜用掉还神珠,也要把他干掉吧。

  但是,她还是需要疗伤。

  接下来,步月婵把剩下的这头螳螂兽也收了起来,当初用两只螳螂兽做车夫拉着南瓜战车,那是因为在修罗域,螳螂兽的存在不明显,本来就是出自修罗域的物种,所以不容易被发现。

  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一样了,连车子都没了,自然没了用武之地。

  “西方超级大变态!”步月婵的少女之心发作,给叶开取了个宇宙无敌的绰号,“本少女恩怨分明,你刚才没丢下我跑掉,算是有功,我现在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作为交换?”

  “哦?”

  叶开眼神扫了扫她的胸口,一脸兴奋,“什么小秘密?是你的罩杯大小吗?”

  步月婵不懂:“什么是罩杯?”

  叶开呵呵笑了两声:“就是……帽子啊,头上戴的帽子也是有大小的,你看你这顶帽子就严重不配,这帽子有个毛用。”

  步月婵鼻子皱起:“你这种猥琐的超级大变态,怎么能理解本少女的心境?这是帽子吗?这明明是个装饰,哎,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笨蛋。”

  叶开道:“我当然明白,正所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不就是装扮吗?我跟你说,三千世界中还有一项神术,叫化妆,还有一种秘术,叫PS。”

  顿时,步月婵被震住了。

  叶开看她表情,洋洋得意,哼哼,知道厉害了吧,哥还没说另一项手术,叫整容呢……但是他显然会错意了,步月婵才不管什么化妆PS,她的眼神虚幻的看着叶开,渐渐出现了一种少女才有的憧憬和崇拜,嘴里喃喃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好美的意境啊,好美的言语,简直就是一首诗,大变态,这是你想出来的话吗?为什么本少女听着,少女之心都起了波动?”

  “呃——”

  叶开大为惊讶,就一句古诗,居然有这么大反应?

  于是他大言不惭的说道:“当然了,我说的,就是我想的,怎么样,现在还觉的我这个人猥琐吗?再给你来一首,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这什么呀,难听死了。”

  “咦……还有,你听好了,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

  “不好听。”

  “要求这么高?还有,还有,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哇……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真是好美的诗,西方大变态,不,西方大官人,再来念一些给本少女听听。”

  叶开一阵寒气从尾椎骨冲上来:“呃,好吧,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

  “哇——”

  “我数一二三四五,数完就去打老虎。”

  “哇——”

  我靠!

  难道只要是七个字押韵的,她就觉得是美言绝句?

  “哇靠,大变态,这是什么破词?听到本少女想吐。”

  “那要恭喜你,你可能怀孕了。”

  “滚!想不想听小秘密,拿十句诗来换。”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