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世邪佛越来越强,可步月婵却越来越弱。

  如果被压制到化仙境,肯定不是邪佛的对手了……而他自己,在这种级别的大人物面前,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一旦这个任务失败……他都不敢往那方面想。

  “哈哈哈哈,佛爷我知道了!”

  “原来你们是通过修罗幻境过来的,肉身不在此地,难怪了,难怪了……”

  邪佛哈哈大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从修罗域中过来的人,是灵魂,而肉身是通过修罗幻境一种古老而神奇的规则形成,这样的人跟修罗域中的土著,或者是肉身过来的人,那是有区别的;土著的修罗魔族、以及通过正常渠道进来的人——比如说己晨风这些九尾族,这些是不会受到规则压制,原本是什么实力就是什么实力,但是修罗幻境是一种特殊渠道,只要是通过它进来,都在被压制的范围之内。

  “小贱人,你很不错,如果是真正实力的你,佛爷还真要忌惮几分,但是现在,佛爷要好好的炮制炮制你,你这肉身虽然不是真身,但佛爷很喜欢,可以拿来享用一番,等享用完了,再吃掉你的灵魂!一名大神皇的灵魂,简直是大补特补!”九世邪佛仰天长笑,身上血光大盛,翻手间竟然出现了一根金色的棍子。

  “来来来,先让你吃吃佛爷的血光菩提棍!”

  “打!”

  邪佛手中的金色棍子一出现,叶开就愣了好一会。

  眼睛眨呀眨的看着那棍子,感觉怎么那么眼熟呢?

  然后就想起来了,之前他也用过一根棍子,的确也是金色的,但是邪门的很,当初因为那根棍子的原因,自己稀里糊涂的把珂玥玗给强上了,后来那棍子就被他扔进地皇塔中,再也没有动过。

  可是现在,他发现那棍子跟邪佛手上的那根,简直一模一样。

  难道,本来就是有两根?还是说,自己手中的那根,是模仿了邪佛手中那根的山寨货?

  与此同时,步月婵也不慢,宝扇使出。

  “紫羽究极谱,绮罗八扇!”

  双方开始正面大战。

  步月婵这会儿用出了全力,因为需要尽快搞定邪佛,一旦修为再降,后果更严重。

  同时也不忘记招呼叶开:“西方变态,你快去把李家的那些人带过来。”

  之前追得急,步月婵的速度最快,叶开瞬移稍微落后一线,而李家的人就有些慢了,这会儿还没追上来,不知道是不是跟丢了;步月婵如果是全盛的时候,自然不需要李家的人帮忙,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叶开看看紫熏,有点为难,试探着说了一句:“姐,你跟我走好不好?”

  紫熏完全就是没听见的样子,紧接着,身上一根黑丝突然爆射而出。

  “唰——”

  直接洞穿了己秋琳的额头。

  叶开看到了微微一怔,但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是紧接着,她身形一动,猛的拔高,居然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叶开连忙冲上去,最后只能看见一个黑点。

  咬了咬牙,他没有追上去,而是按照步月婵的意思,就要离开去将李家的人找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九世邪佛和步月婵的大战进入白热化,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在一声巨大的轰鸣中,步月婵的真身咻的一下,被邪佛一棍打的飞起,正朝着他砸过来。

  叶开慌忙将她接住:“步姐,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步月婵吐了口鲜血,道:“老秃驴的棍子厉害,我现在降到神君了,看情况要糟。”

  那邪佛却是哈哈大笑:“小娘们,佛爷的棍子当然厉害,可惜,这根棍子是仿制品,如果是佛爷当初的本命法宝,你现在早就没命了……怎么样,乖乖让佛爷我摆布吧?之后,佛爷一定会很温柔的吃掉你的,不会疼。”

  神君,都搞不定邪佛,这还怎么整?

  要么,只能用六道轮盘了?!

  虽然这样会在步月婵面前暴露秘密,可是跟被抹杀比较起来,显然暴露的后果会轻一些。

  不过,步月婵这个时候却提出了一个相当另类的方法:“大变态,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希望你在生死面前,灵感大爆发,多念几首好听的诗句给本少女听,如果能够感动了本少女的少女之心,咱们就还有一线生机。”

  “念诗?真的行?”

  “唯一的办法了,大变态,这次要靠你了。”

  步月婵说的郑重其事,叶开也知道已经这个时候了,她也绝对不会开玩笑,当即点了点头。

  虽然记得的古诗不算太多,但是修炼之后,对以前的很多事情都能想起来,应该有一些存货。

  步月婵说完再次冲上去。

  叶开不敢怠慢,仔细想了一下下,马上吟出一首千古绝诗来,正是岳飞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这首诗更劲爆吧?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充满了战意。

  可是步月婵马上叫起来:“你念的是什么呀?没有一点感觉,换一个。”

  “啊——”

  “快点,我又下降了,支持不了多久。”

  “好好好,听好了……,秋风江上驻王师,暂向云山蹑翠微,忠义必期清塞水,功名直欲镇边圻。”

  “噗噗——”

  步月婵被邪佛打中,接连两个镜像分身爆碎。

  “这也不行啊?那,情诗行不行啊?”

  “你试试!”

  九世邪佛闻言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念诀别诗吗?你们两个还真是佛爷我见过最有意思的血猪,死到临头,还有闲情雅致作诗,我看就是在作死,既然如此,佛爷要动真格的了。”

  叶开大声喊道:“情诗来了,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怎么样?”

  他背完,赶紧去看步月婵。

  “好,很好,继续!”

  步月婵感觉到少女之心动了,呯呯呯跳动。

  她激动坏了,少女之心,自从修炼进入正途之后,有多久没有如此跳的强烈了,她能感觉到,因为少女之心的萌动,兴奋,她周围的规则里面也变的活泼起来,可以更方便她使用,而修为的下降,也放慢了,现在基本没动。

  “轰轰轰——”

  战斗,依然不断。

  但是叶开可以看出步月婵的情况有所好转,马上挖空心思的回忆,终于让他又想到一首更经典,那正是《神雕侠侣》中李莫愁老是挂在嘴边的那首诗,以前叶开也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剧,当然记得这首,还专门去找过完整的呢……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噗通,噗通,咚咚咚,咚咚咚……”

  步月婵的少女之心跳得更快了,像击鼓一样的响起。

  她的修为没有下降,反而冲破了规则的限制,慢慢回升了。

  “紫羽究极谱,白兔射日图!”

  “轰轰轰,轰轰轰——”

  邪佛越打越郁闷,越打越心惊。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这个小娘们已经快不行了,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就可以把她拿下,可谁知道远处那个小子念了几首乱七八糟的情诗之后,这娘们居然小宇宙大爆发,越战越强大。

  “不能这么继续下去,那小娘们有古怪,那小子更邪门,先把他宰了!”

  邪佛轰隆轰隆两下,跟步月婵硬干,然后趁机脱身,冲向叶开。

  但是可惜,中途就被步月婵拦下了:“想跑,没那么容易!”

  接着又对叶开说,“继续啊,快!”

  叶开虽然也是兴奋不已,只要她的实力再上去,那这个任务就基本可以完成了,但是,他肚子里的存货真的用光了啊,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而步月婵的少女之心,居然是需要情诗才能打动:“我只有两句了,听好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轰——”

  步月婵的身后,出现了一颗少女红心的虚影。

  但是还有点模糊。

  她极为激动,少女红心的出现,证明她这个境界已经到了巅峰,摸到了瓶颈,如果能突破瓶颈,那她的修为就能够突破,产生极大的变化,那么以后,就有可能成就主神。

  所以她兴奋的叫:“继续,继续!”

  叶开苦笑:“没有了,真没有了,灵感耗尽!”

  同时,邪佛不淡定了,因为他现在就感觉要打不赢步月婵了,加上他的战斗几位消耗血肉,而周围的修罗魔族早就不见了,死的死,跑的跑,那么……:“小娘们,佛爷警告过你,不要逼我,这是你自找的,佛爷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地狱轮回,苦海无边!”

  他喷出一大口血,将步月婵笼罩在里面。

  同时,自己双手合十,血光冲天,坐在了地上,而步月婵,就这样被他弄的消失不见了,连镜像都全部消失。

  叶开看的一怔,不明白这是什么招式。

  他看见邪佛坐着不动,就试着上去攻击了几次,不过没什么用,他整个人似乎变成了虚幻,所有的攻击全都落到空处。

  而步月婵,落入了一个困境。

  周围全是血色的苦海,她被困在苦海中,不知道天南地北,不知道上下左右,迷失在了里面。

  “怎么办?”

  “这一定是九世邪佛的领域,找不到索引点,怎么破?”

  “啊——,想起来,西方超级大变态,之前拔了本少女的一根毛……希望他没扔掉!”

  PS:三千字,字数跟三更时一样,圣诞节快乐!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