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也是血海。

  步月婵泡在这里面,虽然明知是领域,是一种类似幻境一样的存在,可还是感觉非常恶心,就跟真实的没有任何区别。

  那冲鼻的血腥气息,黏稠的鲜红血液,黏在她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真的好想吐啊!

  “西方大变态,如果你藏着本少女的那一根东西没扔,助我脱困,本少女以后就不再叫你大变态了。”步月婵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尽管也觉得这个可能不大,毕竟那只是……一根毛,就算他再变态,也应该早就扔了吧?

  邪佛的声音在苦海中响起:“苦海无边,堕落是岸!小娘们,到了佛爷的苦海之中,你是走不掉的,除非你接受佛爷的开导和洗礼,成为佛爷享用过的女人,如此才能脱离苦海,登入极乐。”

  “我呸!”

  步月婵的少女之心依然在狂跳,少女红心显现。

  可惜,现在当然听不见叶开继续吟诗,假如他还能吟出一首千古绝伦的情诗,就必然可以冲破这个破领域。

  下一秒,她少女红心转动,以身为引,以魂为线,将神念散发,沟通外界。

  因为是在邪佛的领域中,她的神念勉强只能散出领域十米范围,再远就沟通不到了,所以,还需要叶开带着她的毛发,站在领域点周围十米距离。

  “西方超级大变态,希望你真有那么变态啊!千万要藏着呀!”她一届神皇,一名城神,实在被苦海恶心坏了,所以这个时候都祈祷了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叶开一脚踢向那虚影,一只右脚从九世邪佛的身体中穿过。

  “唰——”

  “忒么的,什么鬼啊?”

  与此同时,步月婵一阵欢呼,因为她真的感应到了她的一部分,不用说,肯定就是那根神毛了。

  “大变态,你果然够变态,太好了!”

  确定了索引点,她没有任何犹豫,一声娇喝,神魂猛的一震,强行撕开领域,穿了出去。

  “呯”的一声大响,步月婵冲出领域后,结结实实的跟一个物体撞在一起,那正是脚上凝聚了无穷佛力,打算再来一脚试试的叶开……幸好叶开这一脚还没有完全踢起来,但步月婵一出现就已经感觉到凌厉的佛力攻击,连忙身体再一跳。

  下一秒,她就扑到了叶开的怀里。

  最要命的是,两个人的唇……好巧不巧的合在了一起。

  “唔——”

  叶开的攻击瓦解,满脸诧异。

  步月婵瞪圆了眼睛,一时间有点懵逼,而两人的嘴唇,始终黏在一起,直到呯的一声,叶开后背着地的倒在地上,步月婵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鬼使神差的,叶开舌头动了动,舔了一下她的嘴。

  软软的,带着温度。

  “呀——”

  步月婵猛的一个激灵,身后那少女红心,轰隆轰隆的乱跳,速度加快一倍不止,她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一样,神思不属。

  “步姐……”叶开叫了一声。

  “嘘——”她闭着眼睛,没有动,似乎在感受那种滋味,又或者在仔细体悟少女之心的变化,过了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睛,看着叶开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是犹豫,又好像是纠结,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几秒钟之后,她回头看了看九世邪佛,那家伙刚才使用的苦海无边显然是个大招,现在她从领域中挣脱而出,他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那身体和气势,已经在逐渐恢复,马上就要醒过来。

  “你,照着刚才的动作,再做一遍!”步月婵对叶开吩咐道。

  “刚才的动作?你是说,我脚踢那家伙的动作?”

  “不是,就是刚刚,快!”

  “刚刚,我做了什么?”叶开愣神,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邪佛的身体动了动,已经重新回来,于是大叫一声,“步姐,那家伙显形了,快,趁他病要他命。”

  步月婵却是不管邪佛,而是命令道:“快,跟刚刚一样,亲我!”

  “啊——”

  “我的少女之心,要突破了,需要刺激,刚才那种刺激就很好。”

  “呃……”

  “快啊!”

  “步姐,你,是你要求的,可不是我轻薄你。”叶开说完,一把捧住她的脸,吻上了她的唇;稍后,舌头一吐,直接撬开她的牙关,冲了进去;一名大神皇,城神,主动要求被吻,这种刺激占便宜的事情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虽然知道这样做其实是不对的,可想想这种机会也许一亿年都没有一次,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甚至,他大着胆子,伸出手掌,一把按在了步月婵的胸上。

  揉了好几把之后,他才问道:“怎么样,舒服吗?哦,不对,有感觉吗?”

  步月婵一本正经的感受了一番:“我感觉到了杀意。”

  “唰——”

  叶开抱着她,一个瞬移到了几百米外。

  而原来那个地方,却已经被轰出一个大洞。

  “废话,邪佛醒过来了,当然有杀意;看来一边不够,再来一边。”叶开大官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头一低,一口咬在了步月婵另一边的胸脯上。

  “啊——,疼,变态,一点用都没有。”步月婵一把推开了叶开,刚刚还激动无比的少女红心,这会儿仿佛沉寂下来,快要消失的样子,等于说刚才是被白白轻薄了;自己的初吻献了出去,胸上的初吻也没了,偏偏这不是少女之心想要的。

  为什么?

  为什么第一次亲嘴的时候有反应,第二次舌头都伸进去,却没用了?

  “轰——”

  “哼,果然有两下子,佛爷今天没心情跟你们玩了,你们自己玩吧!”九世邪佛知道再纠缠下去没什么意思,特别是步月婵的修为要是再提升起来,死的肯定就是他了,所以想要逃之夭夭;可惜他并不知道,叶开和步月婵要杀他,完全是因为激活了隐藏任务,那是不杀也得杀,豁出去都要完成任务的,所以,他再次被拦住了。

  步月婵再次启动镜像分身,组成一个战阵。

  一边让叶开再念诗。

  可是叶开肚子里真的一点货都没有了,念了几首平常的诗句没有任何作用之后,他很是无奈的说道:“诗真的没有了,不过既然你的少女之心唯独对情诗有感觉,不知道对情歌有没有感觉?”

  “情歌?你试试!”

  “好,听好了,来了……微风吹动你的发梢,就像风的线条,总是在我的眼里颤动……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告诉你心中的话,面对面看着你的眼睛……”这是张学友的一首《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叶开还记得,唱起来的音质也不错;当然,他一边唱,一边看着步月婵的状态,她身后的少女红心在听见歌声之后,居然真的呯呯呯颤动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

  步月婵越战越勇,镜像分身也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五十个。

  组成一个巨大的战阵,将九世邪佛彻底围在其中。

  邪佛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这两个人到底是忒么什么鬼,从来没见过如此变态的,用吟诗、唱歌来提升修为,你还能更奇葩一点吗?

  从神君,到神帝!

  再从神帝,到神皇!

  步月婵再次冲到了神皇境界,此刻,她的本尊甚至都没有加入战斗,都是她的镜像分身在战斗,她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叶开的歌声,少女红心的跳动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但是……似乎还卡在某一个地方,过不去。

  一遍,一遍,叶开感觉喉咙都冒火了,最后问道:“步姐,怎么样啊,好了没有?”

  “差一点点,就这一首吗?”

  “那……换一首,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叶开想起一首很老的老歌,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记得这首歌,但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轰——”

  步月婵身后的少女红心,轰隆轰隆,跟马达一样,最后一声大响,破碎了。

  “呃……”

  叶开眼睁睁看见那巨大的可爱无比的红色心心,居然被自己一首《纤夫的爱》给唱爆了,他赶紧去看步月婵,然后马上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告诉他,这是好事,是她渴望已久的大好事;下一刻,她身上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整个人也出现了变化,原来就是一张少女的脸,有点稚气,可现在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女神。

  “呀哈哈,哈哈哈,大变态,不,我说过,再也不叫你大变态了,你变态的好,实在太好了!本少女的少女之心终于破碎,再进一步,这是你的功劳,等回到幻灵之城,本少女……不,本少妇,呃,本美女,加倍奖励你。”步月婵激动之下,语无伦次,连少妇都说了出来,下一刻,她身体一动,长啸一声,手中宝扇轻飘飘的朝着九世邪佛扇了下去。

  “轰——”

  邪佛刚才就已经难以支撑,现在步月婵再行突破,攻击力大增。

  一扇之下,将他扇得皮开肉绽,骨头都冒了出来。

  本来浑身血红的他,一下子变成了血人。

  邪佛翻滚在地,终于撑不住求饶了:“佛爷跟你们无冤无仇,不如就此罢手,佛爷认输还不行吗?小子,你让你的女人停手,佛爷给你一件法宝,你一定能用上。”

  叶开问道:“什么法宝?”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