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皮京匆忙进入休息大殿,并不是来休息的。

  而是找人。

  找的人正是剑王朝长老,金绝尘。

  通过金绝尘为他孙女襄铃仙子找一位如意郎君墨九曲,并且那位号称九曲剑子的墨九曲也正在现场;同时跟他们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位青年女子,和一名中年秃顶的男人。

  襄皮京见到墨九曲真人,那是相当的满意,只见这位仙道榜排名第六的天才人物,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身如玉树,气势不凡,坐在那里就有种傲视天地的姿容。

  甚至,他还看见旁边有一些别派仙子,时不时借故走过,或娉娉袅袅回眸一笑,或装作掉下东西,以求美男援手,来一场邂逅;可惜,墨九曲仿若未见,理都不理。

  倒是那青年女子冷哼一声:“这些出身低微的女子,蝼蚁一样,也想来勾搭墨师弟你,真是马不知脸长,痴心妄想。”

  金绝尘笑道:“襄老弟的孙女,可不是庸脂俗粉,那是身居九阴凤体血脉的奇女子,九曲师侄,师叔可是给你找了门好姻缘;襄老弟啊,既然你孙女已经过来了,怎么不直接领进来,两人见见面嘛!”

  襄皮京马上道:“我这就去叫我孙女。”

  襄皮京一走,那女子哼了一声:“那什么襄铃仙子,听说之前还准备跟玉龙山的齐千浩结成道侣,结果被那什么姓叶的小子给杀了;现在又来找墨师弟,就算九阴凤体又怎么样?墨师弟,我看这女的不是良配,而且是丧门星,不要也罢。”

  墨九曲笑笑,九阴凤体,他还是挺稀罕的。

  很快,襄皮京就带着自家孙女过来了,果然换了一身盛装,淡扫蛾眉,浑身透着仙灵之气,要说这襄铃的长相,的确有过人之处;而同时进来的,还有襄海和修渔,就算相亲也得有人陪着嘛,来点气场,不然就真的跟卖孙女似的了。

  青年女子见了襄铃,脸上一黯,心中生闷气。

  她显然也喜欢墨九曲,可是她既没有好的血脉,就连容貌,也输给了人家,这种时候,她也无话可说。

  倒是修渔这个小花痴,看见墨九曲容貌,惊为天人,就差两眼冒红心的叫出来了。

  结果,墨九曲对襄铃还是很满意的,实际上就算襄铃是个丑八怪,可身具就阴凤体,他也不会拒绝,最多当成练功的工具罢了;他笑吟吟站起:“见过襄铃仙子!”

  襄铃脸色有点尴尬,这场合显然她不喜欢,特别襄皮京将她当货物一样交易来交易去,完全是待价而沽的样子,让她一名脸皮薄要自尊的女子,如何能接受?

  她看了看襄皮京,心中叹气,点了点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那名秃了顶的中年男人,眼睛一直盯着襄铃仙子上下打量,目光如电,肆无忌惮,好像要将襄铃剥光了看个够一样;如此眼神,让襄铃如何能舒服,当即哼了一身,转了个面。

  哪知道,那男人直接开口:“九曲小子,这女子果然身具九阴凤体的血脉,而且血脉还很纯净,这个血脉对老祖我有用,这个鼎炉,我要了,回头补偿你一件准神器,如何?”

  “什么?”

  秃顶男此话一说,墨九曲愣了愣,金长老也一呆,而襄皮京和襄铃襄海等人,更是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哪有这样子的?

  可没想到,墨九曲这个时候竟然笑了笑说:“既然老祖喜欢,那我自然要割爱,一件准神器,比一个女人更适合我。”

  “你?!”

  襄铃仙子心脏仿佛被重锤砸了一下,比之前被叶开拒绝还要痛,这算什么?这何止是将她当成货物,更是将她当猪一样了。

  襄海和修渔那是目瞪口呆。

  襄皮京看着金长老,同样无法接受:“金长老,这种玩笑可不好笑啊,我这孙女不说天姿国色,可沉鱼落雁不算过,又是九阴凤体血脉,年纪轻轻,不可能找个这么大年纪的结成道侣,这……”

  不想被秃顶直接打断:“哼,你孙女若不是九阴凤体,你当老祖我看的上?给我**趾头都不配。”

  襄铃实在待不下去,生气道:“爷爷,我走了,以后我的婚事,你就不要管了。”

  “站住!”

  秃顶老祖抬手打出一道禁制,隔空挡住了她的去路,“本老祖看上了你,是你的福气,你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别怪老祖心狠手辣,抬手将你抓回去,用强的,你以为能逃掉?”

  襄铃气的要吐血:“你可以试试。”

  金长老马上对襄皮京道:“襄老弟,哎哟,我得先恭喜你啊,你可知道这位大人物是谁吗?那可是我们剑王朝的隐世高人,上一代太上长老,东篱仙帝,我们掌教见了都要下跪行礼的存在,能看上你孙女,那是她十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什么,东篱仙帝?那不是三万年前就……”襄皮京震惊的无以复加。

  “谁说东篱仙帝死了的?那是在闭关而已,如今出关了,而且我再告诉你,咱们东篱老祖是要做龙主的人,到时候你孙女就是龙主夫人了,你们襄家要发达了。”金长老这一说,襄皮京的呼吸都急促起来,脑子里想到那种辉煌腾达的情况,再看秃顶的东篱,就感觉好可爱。

  襄铃哪里不知道自己爷爷是个什么货色,可她这次下定决心了,为了尊严,为了名誉,就算死,她也不答应。

  “轰——”

  她竟然动用秘术,以受伤为代价,撞开东篱仙帝的禁制,怒声道:“爷爷,我说了,以后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说完,转身就朝外面冲。

  可是,东篱仙帝怎么会让到了嘴边的肥肉溜走,当即伸手当空一抓,顿时化出一只大手,远远将襄铃仙子抓了过去。

  “这是华伦天宫的交流会,你敢强行掳人?”襄铃声音提高,嘶喊道。

  “啪!”

  东篱仙帝直接凌空一巴掌,扇在了襄铃的脸上,顿时将她扇的一边脸颊高高肿起,发髻散乱,鼻血长流,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撞翻好几张桌子。

  东篱仙帝冷笑道:“你爷爷点了头,你就是本老祖的内子,敢不听话,那是找死,这只是小小的教训,我教训内子,难道华伦天宫敢插手?”

  襄铃吐着血叫:“你无耻!”

  襄皮京赶紧出来,却是来劝襄铃的,说什么东篱仙帝如何如何了得,跟了他前途无量,家族也水涨船高,反正就是让她答应这门亲事。

  整个过程,叶开等人都看在眼里,他实在忍不住了,摇摇头道:“襄皮京啊襄皮京,你真不应该叫襄皮京,你应该叫拉皮条,你孙女风华正茂,黄花闺女一个,你让她嫁给一个秃了顶的老头子,你怎么想的?你以为卖了你孙女,你襄家真能凭此水涨船高?我敢肯定,你这孙女,被那老头用完之后,十有/八/九是没命了,他还会管你襄家?”

  PS:第三更,晚上再一更,大家去公众号点广告哦,点一个就够,多点没用!铺垫够了,下一更,叶开开始暴~比!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