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哪里来的小畜生,蝼蚁一般,居然敢对本老祖不敬,你是在找死吗?”

  东篱仙帝的脾气显然不好,暴怒咆哮,声音滚滚。

  也是,闭关了几万年,好不容易自我感觉爆棚了,幻想可以一拳打爆星球了,正想找几个看不顺眼的家伙出手收拾收拾,建立威信,这不是跳出来自己活腻了吗?只是他一看叶开浑身修为不显,仙气稀稀拉拉,这种蝼蚁,他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

  压得华伦天宫低头,打死那什么狗屁不通的新龙主,登上玉龙山星域主宰之位,才是他要做的。

  所以,他的声音大得如同打雷,声音震爆,不仅整个休息大殿的人全部听见,方圆十里范围都听得一清二楚,修仙之人逆天改命,个个胆大,唯恐天下不乱,当即有一大批人朝这边涌过来。

  “呵呵,癞蛤蟆打哈欠,牛都被你吹上天去了,你都一把年纪了,下面那东西顶不顶用都还两说,竟然在这里强抢女人,还口口声声用强的,我问你,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脸皮?”叶开坐在那里,神情淡然,可是一言一语,句句如刀,把东篱仙君骂得体无完肤。

  襄皮京神情巨变,心思颤抖,他没想到叶开会出头。

  而躺在地上起不了身的襄铃仙子,目光复杂,羞愤难当,也充满感激;刚才,她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她的亲生爷爷,像卖猪肉一样将自己卖给别人,她的世界一片灰暗,没有前途,没有光明,只有死一个字,可没想到,最后是叶开会站出来帮她说话。

  周围的人,则是一个个看傻子一样看着叶开,有的摇头,有的叹息——

  “这家伙疯了吧?真以为是英雄救美,现实却是自寻死路。”

  “对啊,一看就没什么实力,却要跳出来当大头蒜,那可是剑王朝的人,那青年帅哥,可是仙道榜排名第六的九曲剑子啊,是他能得罪的吗?”

  “你没听刚才他们在说,那老者是什么东篱仙帝,好像九曲剑子都很崇敬的存在。”

  “什么?东篱仙帝?那不是早就失踪了吗?难道没死?我靠,要出大事了,东篱仙帝可是三万年前的大人物,是剑王朝的太上长老,传闻三万年前,跟那时候的龙主都打过一架,最后只输了半招,发誓不突破无极剑道第九层,就死不出关,现在出关了,岂不是说,他突破了?”

  “完了,完了,这小子死定了。”

  旁人一个个小声议论,一些新进来的人也从这些言论中了解大概,顿时纷纷震惊,看向叶开和他同伴的眼神就透着许多同情;当然也有一些认出叶开身份的,一个个瞠目结舌,早就预料到要有一场风波,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开始了,而率先对上的,竟然是剑王朝早就以为陨落的东篱。

  休息大殿中的服务生,听到东篱仙帝出现的消息后,也赶紧溜出去汇报。

  东篱仙帝看死人一样盯着叶开,不怒反笑:“小子,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你现在还敢对本老祖说出一个字吗?还不乖乖滚过来,跪下磕头,求老祖我的原谅?也许老祖心情好,能留你一个全尸。”

  叶开淡淡回应两个字:“傻比!”

  “什么?”

  东篱老祖一愣,转头问青年女子,“他刚刚说什么?傻比是什么意思?”

  他闭关三万年,哪里能听懂这种新鲜词。

  女子脸色冰冷:“老祖,这是骂人的人,而且很难听。”

  “呯——”

  东篱老祖大怒,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碎,顿时劲气四射,无数木屑如子弹一般爆射,一些功力弱离的近的看客,纷纷遭殃,被刺的满身都是。

  “放肆,对东篱老祖不敬,就是对我剑王朝不敬,小子,你认命吧!”青年女子要讨好老祖,看见老祖开始发怒,她率先出手,手中瞬间出现一柄飞剑,唰的一下飞出,如光芒撕裂空间,一下出现在叶开面前。

  墨九曲轻轻摇头,他这位师姐,人称夺命修罗剑,剑出夺命,那小子浑身没多少仙力,如何能躲开?

  但是紧接着,他眉头一跳,只见叶开轻描淡写,仿佛伸手捏住筷子一般轻松,将他师姐的夺命剑捏在两根手指之间,瞬间就没有了动力。

  “什么?”

  墨九曲眼皮一跳,就算是他,要接住师姐的剑,也不可能如此轻松。

  这人,隐藏了修为,是高手。

  就连金长老都眉头急皱,只有东篱老祖,一动不动。

  叶开捏着小小的飞剑,曲起手指轻轻一弹,他现在的力量何等巨大,骨头堪比神器,这柄女子的本命法宝,叮的一声立即断掉了,那半截断剑唰的一下弹出去,比刚才飞来的速度还快,噗的一下射中了那女子的脚背,将她钉在了地上。

  女子大叫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那是因为本命法宝被毁的结果。

  “啊,这怎么可能?”

  “弹指断仙剑,这可是剑王朝的夺命修罗剑,她这柄剑名为隐刺,乃是一把极品仙剑,怎么可能说断就断?这个人,这个人到底是谁?”有人惊呼,嘶喊,不可思议。

  施敏依满脸惊骇的看着叶开,她没有亲眼见过叶开出手,都是道听途说,如今亲见,比想象中还要震撼。

  襄皮京神情复杂,不知道该不该将叶开的身份说出来。

  而襄铃仙子,终于爬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叶开,然后躬身行礼:“襄铃,多谢龙主搭救。”

  叶开点点头:“嗯,襄铃仙子,到这边来吧!你的爷爷,枉为家长啊,不想着自己孙女是不是能得到幸福,只想靠着卖孙女求荣,完全把你当一块猪肉,这种爷爷,不要也罢。”

  他这样一说,襄铃心里再坚强,也黯然落下眼泪。

  而围观的众人,现在已经眼珠子掉了一地,完全找不着北。

  “我的天,这位就是新龙主?”

  “太年轻了吧?一点没看出来啊,而且修为不显,听说天仙斩仙帝,真的是他?”

  “喂,小声点!我靠,新龙主对上东篱仙帝,这是要出泼天大事啊,不会把华伦天宫给打没吧?我已经激动了,我靠我靠……”

  襄皮京却突然朝襄铃怒吼:“襄铃,给我回来!你看不清形势吗?这可是东篱仙帝,三万年前的强者,你觉得姓叶的……能救你吗?而且外面还有好多人要对付他,他们今天是注定走不出华伦天宫的。”

  作者题外话:第四更,晚安!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