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我好痛!”

  “我也是……我,我流血了!”

  慕容巧巧和楚慕晴两人,修为不高,化仙都不是,如何能顶得住?

  如果不是白精精撑开了四象结界,她们现在已经被吸开抹净,什么都不剩下了。

  叶开大急,身上真元滚滚,铺天盖地,他的肉身极为强横,对那冥渊凶婴的吸力,那是完全没有感觉,但是……难道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掉?

  不,这绝对不行。

  “佛力莲花,开!”

  他体内的佛力莲花早就暴动,不停旋转,要冲出来。

  既然是这种邪恶的东西,用佛力总没错。

  “唰——”

  九瓣莲花射出,在空中立即涨大,化为一栋别墅那么大,在众人头顶盘旋,发出道道刺目的金光,将上面疯狂的吞噬力全部挡住。

  “好像好点了。”

  楚慕晴说道,刚刚非常难看的脸色好了很多,本来从七孔中流出来的血液也停了下来。

  白精精点点头道:“冥渊凶婴是冥界之物,凶名远扬,没想到这家伙身为星辰宫星官,居然修炼如此邪恶的东西;不过佛力正是它的克星,还有,环儿的神圣系法术,应该也能克制,而且效果更好。”

  环儿站在人群中间,果然半点事情有没有。

  环儿大喜:“真的吗?”

  她正不知道要怎么帮助大家,听到白精精说的话,立即高兴起来,然后思考着,准备用哪种法术。

  而古踏天看见巨大的九瓣莲花,惊讶的差点从空中掉下来,大声吼道:“什么?你居然是佛门中人?”

  要知道,他这冥渊凶婴,至邪至恶,寻常人等遇到,那是死路一条,可是佛门功法却是克星,很容易伤到它,何况他这冥渊凶婴还没有炼制完成。

  而人群中,无数人朝着叶开他们这边涌了过来,因为大家都能看到,有了这朵巨大莲花的保护,明显能够抵消凶婴的肆虐。

  各大家族,各个门派,甚至华伦天宫的人也冲过来,无数人叫喊着——

  “帮帮我们,帮帮我们啊!”

  “龙主,龙主……叶开龙主,你才是我们的龙主,我发誓永远追随龙主,请救救我们,我不想死啊!”

  “襄铃,襄铃……爷爷的好孙女,救救爷爷啊,爷爷不想死啊,襄铃,襄铃啊,你忘记了吗?小时候是谁最疼你,你还在爷爷的身上拉屎呢,救救爷爷啊——”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只有襄皮京,之前还要倒向古踏天,愿意做他永远的奴隶,可是古踏天根本不理他,他只能求孙女,求叶开。

  襄铃毕竟不是铁石心肠,而且非常善良,这个时候看见襄皮京在人群中,七孔流血,苦苦支撑,终究不忍心,看向叶开:“能不能……”

  “龙主,龙主……救命啊!”

  无数人朝叶开等人跪下,生死关头,谁还在乎有没有自尊。

  叶开算是半个佛门中人,又要积累功德和信仰,他是有人性的,当即大吼一声:“好,既然你们叫我一声龙主,那我却之不恭,这什么垃圾凶婴,看老子收拾它。”

  “佛力莲花,涨!”

  与此同时,他跳出了四象结界的范围,真元一动,佛力爆射,浑身都散发金光。

  “唵、嘛、呢、叭、咪、吽!”

  “唵、嘛、呢、叭、咪、吽……”

  一声声六字真言发出,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洪亮,震动天地,震动华伦天宫所有山峰;在他背后,一尊金身佛陀的虚影缓缓出现,也是越来越大,越长越高,最后,足足能有三千丈,顶天立地,碰到了星辰大印封印的空间极限。

  而那佛力莲花,竟然变成了山峰那么大,缓缓转转动,金光映照整个天地。

  甚至将那一个吸收众人精血的洞口都堵住。

  “啊——,呀呀呀呀——”

  冥渊凶婴吸不到精血,疯狂大叫。

  它的身体也在长大,声音一声一声,甚至将身体趴下来,贴在星辰印的封印上。

  古寒香看到下面巨大的声势,目瞪口呆,对古踏天急道:“老祖,怎么办,冥渊凶婴没用了啊,那混账王八蛋的的佛力金莲太厉害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古塔天大吼一声:“不用担心,冥渊胸婴哪里是那么好应付的?那小子如果是西天佛界的佛陀,老祖还要担心担心,但是他还不够资格,看我的……星辰大印,斗转星移,冥渊凶婴,血幕诛佛,杀!”

  顿时,星辰移位,日月倒转。

  而巨大如海的凶婴,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身上血光冲天,在星辰封印当中,出现了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洞,道道血光从里面射落下来,没一道的血雾都如同活物,除了大部分对付天空中的佛力金莲,还有一部分冲向下面的众人。

  “唰——”

  一道血雾卷住一名金仙修士,他顿时猛的一惊,接下来疯狂大叫,但是没过三秒钟,整个人化为一团血雾,与那冲下来的血雾融合一体。

  而那个人直接就没有了,神魂俱灭,被凶婴吸走,只留下地上的衣服。

  “啊——”

  旁边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大叫,惊恐的无以复加。

  而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被血雾带走,死亡。

  一个,十个,百个,千个……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死在这里啊!”

  “龙主,救命,救命啊!”

  “吼——”

  “不动明王印!”

  “大金刚轮印!”

  “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西天揭谛神掌!”

  叶开知道无法再等,直接动用杀招,融入了佛力大道规则攻击纷纷打出,声势惊人,但是,所有的攻击落在星辰封印上,统统都被挡住,那凶婴屁事没有。

  “怎么会这样?”纳知颜喃喃说道,不敢相信,如此凶猛的攻击,居然都打不动封印,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了吗?

  而襄铃仙子看着天空中那尊巨大的佛陀,突然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与此同时,突然一道银光扇动,从四象结界中冲了出去,众人只看见了一道道白色和银色交织的光芒,紧接着,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了一阵歌声——

  “黑暗,像一个穷凶及恶的魔鬼,牢牢控制着这个世界,不肯离去。”

  “光明的天使,似乎还在远方赶来的路上……”

  “时间,缓慢的流动,我,眺望远方……”

  歌声清脆嘹亮,似乎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黑暗中带给人光明,带给人希望,让所有人心中的恐慌全都退却。

  “唰唰唰,唰唰唰——”

  那光团之中,众人仿佛看见了天使,他们看见了一对隐形的翅膀,那翅膀本来很小,眨眼间变得巨大无量,遮天蔽日,甚至将凶婴垂下的血雾射线都遮挡。

  歌声嘹亮,充满激昂。

  那充满神圣能量的翅膀猛的一扇,顿时有无数圣光,化为利剑……不,那是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一根根羽毛化为撕裂黑暗与邪恶的利剑,冲向那上万道邪恶的血雾,如光明之剑斩断黑暗,将所有的血雾统统斩断。

  “呯呯呯,呯呯呯——”

  血雾崩碎,那些被血雾卷住但还没来得及被吸光精血的人,纷纷落地,死里逃生,他们仰头看去,看到的是无数圣光利剑,看到了中间那一团光明,那巨大的光明羽翼,中间似乎是一个女孩子的身影。

  “环儿?!!”

  叶开震惊的看着光团中小小的身影。

  正是环儿在引吭高歌,那是神圣光明系的魔法吟唱。

  此时此刻,所有人有抱着一种仰望的心情,看到那千万条血雾在圣光羽翼利剑的追逐之下,纷纷爆碎;冥渊凶婴疯狂痛叫,歇斯底里。

  古踏天目瞪口呆,如同雕塑。

  “神圣系……禁咒!”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三千世界早就没有神圣系灵根,这个人,到底哪冒出来的?”

  他愣神之后不敢相信,疯狂大吼,然后猛的一个激灵,大声命令:“冥渊凶婴,退,退,退,快逃!”

  可是,来不及了。

  环儿的歌声更加嘹亮,仿佛天神在吟唱——

  “那里,只有一片漆黑和几点可怜的星光。”

  “默默的等待,等待光明的天使,把这令人厌烦的黑暗消灭。”

  “让生命在阳光的沐浴中寻找希望。”

  圣光充满的羽翼,再次一扇。

  更多羽毛纷纷扬扬,这些羽毛遇见空气,立即化为闪亮的剑光,穿过封印的小洞,追寻着血雾的痕迹,一往无前的射入冥渊凶婴的巨大身体。

  “噗噗噗,噗噗噗——”

  “啊——,呀呀呀呀——”

  冥渊凶婴癫狂大叫,浑身颤抖,巨大的嘴巴里吐出无数鲜血,哗啦啦,哗啦啦,仿佛银河倒挂,血海翻腾,整个华伦天宫的上面都被学海淹没。

  很快,冥渊凶婴的身体开始缩小,变的萎缩,最后更是呯的一声巨响,仿佛西瓜爆碎,气球爆裂,化为一团无穷无尽的血雾。

  “噗——”

  古塔天的老嘴里大大的喷出一口鲜血,面容极度扭曲,双眼变态的仇恨,他盯着空中的环儿,仿佛在看自己的杀父大仇人,他怨毒的嚎叫,狂拍自己的大腿,暴跳如雷,像个疯子,最后怒号:“你居然杀死了我的冥渊凶婴,你该死,你该死,你该死一万遍啊!”

  那冥渊凶婴,是他花费了无数精力修炼而成,花费了多少资源和时间,简直无法想象,没想到,居然被杀了,这里竟然有个神圣系仙人,该死啊!

  “唰!”

  环儿施展完这次禁咒,仿佛消耗光了她的力气,羽翼收回,缓缓坠落。

  “环儿!”

  叶开连忙将她抱住,落回地面。

  而古踏天疯狂大叫:“我要你们死,统统都去死,去死!星辰大印,封印天地,三千世界,无所遁形,给我压缩,压缩,压缩!”

  只见那星辰封印,越来越亮,开始缩小。

  然后,末日般的场景出现。

  华伦天宫一万八千三百九十七座山峰,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竟然一座座开始崩碎,崩塌,化为漫天废墟,所有在那些山峰中的人,如果没有逃离,结果只有一个:死!

  “啊——”

  纪若烟大叫,状似疯狂,这是华伦天宫的基业,现在却要在她手中被泯灭,她实在不能接受。

  而更多的人开始疯狂叫喊:“怎么办,怎么办,大家联手攻击!”

  “对,大家一起出手,就不信打不破这封印。”

  “轰轰轰,轰轰轰……”

  但是没有用,短短时间,只看见封印不断缩小,无数山峰崩灭,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几千座山峰消失。

  连红菱等人都恐慌了,问白精精:“姐姐,怎么办?”

  白精精摇摇头道:“星辰印是星辰宫的大杀器,就是统治用的,有星辰烙印,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之上,除非有星辰宫的人前来,或者有人这个时候能杀了那家伙……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叶开问。

  “用戮仙剑,使用我全部的力量,将这个结界破开,你们找到机会,冲出去。”白精精道。

  “啊,那你呢?”

  “我啊……可能这个分身又不能用了,甚至神魂……”

  “不行,我不同意,肯定还有别的办法,难道就没有克制星辰印的办法,我可以用六道……”叶开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马上大喜,叫道,“好,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众人都问,其他人也看向他,目光炯炯,无比紧张。

  “呵呵!”

  叶开上前几步,站在人群中央,然后大叫三声:“步月婵,步月婵,步月婵!”

  “……”

  众人愣神,不知道他发什么疯,怎么突然叫起步月婵来了。

  “步月婵是谁啊?”

  “谁叫步月婵?”米有容等人也愣神。

  白精精则是诧异,而襄铃仙子突然说道:“我听说修罗幻境,幻灵之城的城主就叫步月婵,总不可能是在叫她吧?”

  就连古踏天都愣了一下,步月婵是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他边上的一个人突然吃惊的说道:“大人,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最近在神界名气很大,是步月婵的未婚夫,听说还是西天揭谛的传人,会不会……”

  “不可能,步月婵是谁,他的未婚夫,怎么会是这种人?”古踏天根本不相信,就算是做梦都不可能,然后一咬牙,“就算是,今天他也必死无疑。”

  而叶开愣了下,摸摸头上两根毛,暗想怎么回事,没反应啊?

  “奥——,想起来!”

  “步小兔,步小兔,步小兔!”他再次喊了三声。

  这一次,终于有反应了,他只觉头上一根毛发出亮光,唰的一下变化,就化成了步月婵的样子,这是她的分身,也可以理解为一道投影。

  步月婵出现,就连白精精都愣了下。

  头上两根毛毛的事情,叶开可没好意思跟他说。

  而古踏天看见那道身影出现的时候,眼睛猛的一瞪,仿佛要从框子里瞪出来,那个身影,他自然是认识的,但是……

  怎么回事,他不相信啊,打死都不相信!

  他旁边的中年人,更是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恶魔,脚下一个踉跄,居然摔了一跤,满脸都是惊恐和不可思议;其他几位也是同样反应,只有古寒香没见过步月婵,一脸莫名其妙:“你们怎么了啊?”

  襄铃仙子看着那道身影,感觉人生观瞬间不正常,仿佛看见了一生当中最不真实最不靠谱的事情,好像之前的人生就是一个闹剧……她终于想起了那天在幻灵之城看见的身影,然后与那传说中的人重叠。

  好像,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相像啊!

  “西方,你这么快就用掉我送你的第一根毛了?碰到什么事了啊?”步月婵盯着叶开,好听的声音清脆悦耳,然后道,“这就是你的真身吗?跟幻境之中有点不太一样……嗯,不过,做本美女的未婚夫,马马虎虎啦!”

  此言一出,无数人倒抽凉气。

  步月婵的样子,还是有一些人见过的,现在叶开叫了名字,真人召唤而来,那就没有错了,然后很多人想到了那个传说中的人物……

  不死老翁的师傅!

  我勒个去!

  这种牛逼哄哄的人物,怎么会是他?

  纪若烟傻眼了,汤薇傻眼了,秦傲楼傻眼了。

  无数家族的人,门派的人,剑王朝的,玉龙山的,天刀门的,剑鸣楼的,统统无一例外,目瞪口呆,如同雕塑。

  “咦,星辰封印,怎么回事?”步月婵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毕竟那么多山峰还在挤压着,崩塌着,天上的星辰也在转动着,闪耀着。

  “用星辰大印封锁一地,这是要赶尽杀绝呀?谁那么大胆子,敢动本美女的未婚夫?找死!”步月婵美眸圆瞪,看向古踏天,然后猛一跺脚,单手抓出,“给本美女收!”

  顿时,众人只看见她轻轻一抓,没有任何仙力波动,也没有任何法力冲撞,头顶那摧毁山峰如豆腐一样的星辰封印,瞬间土崩瓦解,消失无踪。

  一枚磨盘大的印章,被步月婵随手抓了过来,扔在地上。

  古踏天见此一幕,魂飞魄散,当即就要逃走。

  可是现在,星辰封印解除,他想要逃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叶开身形一闪,空间瞬移发动,下一刻就挡在了他的前路上。

  “麒麟……拳!”

  “轰——”

  “轰轰轰,轰轰轰——”

  眨眼间,漫天血雾爆开,如一片血色烟花烂漫。

  神君古踏天,被叶开一拳爆碎。

  只是,就算他现在能秒杀古踏天,也没有这个时候步月婵一步来到他面前,捧着他的脸双眼凝视来的震撼,顿时,全场静寂,人人仰望。

  PS:终于写完了,好累啊,字数比计划超出好多,晚安。大家看的爽,请加公众号:秦长青。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