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叶开尴尬的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整。

  “快出去,出去,我来给她穿衣服。”紫熏说道,可是等叶开一出门,她就叫苦不迭,因为罗珊珊现在的状态,别说穿衣服了,身上最后的武装能保住就不错了,“小弟,她不听话啊,怎么办啊?”

  “那个,她……你只要帮她,那个什么,弄出来就好了。”叶开脸烫的说道。

  “什么弄出来啊,我给她盖个毯子,还是你来吧,你给宛儿弄过,有经验,我一点不懂啊!”紫熏叫道,听见罗珊珊这时候一声声的轻吟,手脚的动作,羞得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同时还有点羞人的感觉。

  “啊,我……我不能啊,她,是我表姐啊!”

  “是你表姐为什么就不能了,表姐不是更应该救吗?快点,少罗嗦。”

  “那个,姐,她这个应该不严重,你就用手……”叶开解释了半天,紫熏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脸上瞬间红成绛紫色,居然是要她帮忙给她那啥……这,太夸张了吧,自己都还没整过呢!

  “姐,你就辛苦点,快点吧,不然她这样子时间久了对脑子不好,我先出去守着,放心我不听不看就是。”叶开说着就出了外门,不过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乖乖隆的咚啊,好奇妙的风景。

  半个小时后,紫熏在屋里叫:“臭小弟,好了,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叶开摸了摸鼻子进门,期间走路有点趴脚,赶紧趁人不注意揉了揉团起的裤子,进门看见脸红身热的紫熏:“姐,辛苦你了,她应该没事了吧?”

  “没事,睡着了。”紫熏用纸巾擦着手,刚刚已经去洗过手了,眼神古怪的在他脸上看了几遍,“我问你,宛儿上次的毒,你也是这么解的吗?”

  “啊?”

  一听这话,叶开瞬间呆愣了。

  “啊什么啊,是不是呀?”

  “不,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你们是发生了关系吗?”

  “这……”想起韩宛儿的叮嘱,他可不敢承认,“韩宛儿上次中的毒不一样,那是真毒,我的血液有解毒的功效,只是作用在别人身上比较缓慢,而且花掉的血也很多,你没发现我那时候出来脸色苍白吗,那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我表姐这个只是普通的情趣药,用血没用。”

  为了对得起韩宛儿的嘱托,叶开只能满嘴跑火车,紫熏努力想了想,那时候叶开好像还真的感觉挺累的,也就信以为真了,然后又问起罗珊珊的事情。

  其实叶开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他知道罗珊珊在江州大学读法律系,而先前那些人又自称是江州大学学生,大概也猜到七八分。

  等到晚上十点多种,罗珊珊缓缓醒来,脑子还有点迷迷糊糊,当看清这里是个老旧的房间,以及自己身上一片狼藉的时候,吓的啊一声大叫起来,她想起意识还在的时候,遇见两个戴着面具的家伙,想要强上自己,然后……

  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下,感觉一阵疼痛,当即呜呜哭了起来。

  外面的叶开和紫熏听到声音,马上推门走了进去。

  “表姐,你醒了!”叶开道。

  “啊——”见到叶开,罗珊珊更吃惊了,“弟弟,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出国了吗?啊……,你,刚刚那个人,不会是你吧,你你你,我是你表姐,你怎么能把我……就算黑灯瞎火看不清楚,那……呜呜,你这个死家伙,你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我现在怎么办,我不是处了,你还是我弟弟,呜呜……”

  罗珊珊越想越惊慌,越想越伤心,哭的止都止不住了,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嘎?”叶开吃惊的看向紫熏,“姐,你刚刚难道把她……”

  “没有啊,怎么可能,我……我是外面……那什么的,她要真不是那啥了,肯定是先前就破了,不是我弄的啊!”紫熏连忙摆手,也是着急了,破人家那地方的罪过她如何能承认呢,何况自己还是女的。

  这时候,叶开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开启不死凰眼,仔细朝罗珊珊那地方看了过去,可他以前也没仔细研究过这方面的知识啊,那什么还在不在没看清楚,外面的光景却是看的心头火热。

  “喂,你看什么呀看,出去出去,我来看看。”紫熏赶鸭子一样把叶开赶了出去,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个,你是刚才中了情趣药,幸好我跟叶开发现了你,哦,那个……不是叶开帮你弄的,是,是我帮你的,只是我很肯定绝对没破你的……你自己想想,是不是真的没了?”

  罗珊珊看见紫熏的美貌,心里狠狠吃惊,不晓得叶开怎么会跟她一起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在这里隐居?他们是情侣?再听说弄自己的不是叶开,也就仔细想起来。

  “要不你站起来走走,如果真痛得厉害,那可能是真没了,也许,也许是刚才我没注意……我跟你道歉。”

  随后,罗珊珊果真站起来走了两步,细细感觉了一番,甚至用手体察了一下,终于松了口气,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们了,还,还在!”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一番整理后,罗珊珊心绪平静下来,只是想到刚才的凶险还是心有余悸,当再次看见叶开时,她居然抱着他就哭起来:“弟弟,原来你躲在这个地方,我还以为你真的出国了,我跟妈妈都很担心你。”

  “呃……,那个,国外语言不通,呆不住,就回来了。”叶开尴尬的朝紫熏看了一眼,编织着善意的谎言。

  一通别离的唏嘘后,罗珊珊想起自己本来跟几个同学在玩游戏的,说自己消失了很久得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

  叶开闻言就冷哼一声:“担心个屁啊,那两个要强上你的家伙,就是你的同学,一个叫猴子的,还有一个牛逼哄哄说自己不缺钱的二货。”

  罗珊珊一听差点叫起来,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他们。

  “好了,我看啊,你的那些同学都不是好东西,合起伙来骗你的,也就你傻了吧唧好人坏人都不分清楚就敢跟人跑这岛上来旅游,要真被那啥了,我看你怎么办!”叶开说起来也是有些生气了,上大学读法律,都读成女二货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