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一声轻响。

  一把暗淡的,灰色的,甚至上面看起来还锈迹斑斑的短刀,毫不犹豫的从己念花后心刺入,有一两公分的刀尖,从她的心脏位置突了出来。

  己念花的身体猛的一颤。

  满脸的不相信。

  她缓缓的回头,看着自己这个平时无比宠爱的小男人,在这种时刻竟然对自己背后下刀,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而且她是女皇,留着九尾皇族的血脉,就算心脏破了又如何?还能恢复的,不是吗?

  可是,她发现不对劲。

  有一股晦涩的暗物质的能量,在快速的破坏她的生机,摧毁她的经脉和全身的真元。

  那刀上面的锈迹,并非真的铁锈,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毒。

  己念花明白了。

  “你,你怎么敢?”她回头看着男人,缓缓的从嘴里流出血来。

  千彤神女之前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大事,此刻勃然大怒,准备了这么久,她也是将节操都不要了,帮助己念花,可己念花这个女皇,却被自己的男人暗算了。

  “噗呲!”

  “噗呲!”

  “噗呲!”

  紧接着,男人手中的短刀,连续的拔出,刺入。

  己念花的身体一震一震,整个心脏都被刺的支离破碎,她感觉眼前一片发黑,全身发冷,刚才那种尖刀刺入心脏的声音,她听着怎么那么像两人在床上肉体出入的声音?但是此刻却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混蛋,你怎么敢?”

  千彤神女终于回过神来,猛的一声娇喝,身形如电,猛的一掌拍在了那位男人的脑袋上。

  男人一点都没有躲,而是以一种诡异的笑,看向己风铃。

  而己风铃,这个时候猛的发动,抓起己念花,就朝那血肉之死门中扔了过去。

  “啊——”

  “风铃,是,你?”

  己念花在瞬间明白过来,一脸惊骇的看着她。

  “是的,姑姑,你问我愿不愿意做出牺牲,我愿意,我的牺牲,就是失去我的姑姑,真是心痛啊!”己风铃说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而身后,那名帮了她,刺了己念花的男人,此刻也被千彤圣女一掌拍死。

  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他临死的时候,眼睛紧紧的盯着己风铃,似乎想要最后看见她的回眸,可是,己风铃只是盯着那漆黑中带着火焰的死亡献祭之门,没有半点要回头看他一眼的心思……他,是己念花的面首,但实际上,也是己风铃的男人……两个人在很久之前就好上了,己风铃甚至跟他说,想为他生一个孩子。

  但是他现在忽然明白了,也许是死亡之前的福如心至。

  “她,只是在利用我!”

  “根本不爱我!”

  他死了。

  带着无尽的忧伤,却也做了一个明白鬼。

  千彤神女大怒,冲过去就要杀了己风铃。

  “慢着……”己风铃连忙开口,“你杀了我,谁来继承她的血脉和灵根?九尾皇族的血脉,现在剩下的人里面,就属我的最纯净合适了吧?你杀了我,九尾上古传承无法被继承,就算再找个人来,也难以保证可以完整,到时候弄个残缺的传承,是你们战神殿想看到的吗?如果是,你可以杀了我!”

  千彤神女死死的盯着她,最后一掌拍在那面首的尸体上。

  将他的尸体抛进了献祭之门中。

  己风铃眉毛挑了挑,嘴角勾了起来。

  这一局,她赢了!

  “你,果然跟你姑姑是一家人,但是显然,你比你姑姑还要阴险。”千彤神女说道,“希望,你能带给青丘一场至高无上的荣耀。”

  宋初涵从开始到结束,都在冷眼看着这一出好戏,这时冷笑着说道:“荣耀,向来只属于仁者,而你们,最终只会带来青丘一场彻底的毁灭。”

  “你闭嘴!”

  千彤神女叫道。

  “咯咯咯,千彤神女,你发什么火?她,现在只是一块肉而已,很快,这块肉的精华都不在了。”己风铃无比开心的说道。

  随后。

  那些之前准备好的血肉生灵,被纷纷投入到献祭之门中去。

  “啊——”

  “啊啊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不要杀我!”

  “救命啊,我不想死!”

  “哥哥,我怕……”

  无数生灵,被投入那个恐怖的洞门中,不知道下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但是只要头生灵被投入进去,很快就会听见让人听了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仿佛是从地狱之中传出来,经受了无数的折磨和痛苦。

  而随着这些血肉献祭的成功,九尾族这片祖地里面,祭坛周围,无数原本隐藏起来的符文亮了起来,绑着宋初涵的石柱上更是有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那光束,甚至冲出了祭坛,直上青天。

  “血肉剥夺,开始!”

  随着千彤神女一声大喝,无数手印打入祭坛。

  绑着宋初涵的根根铁链,竟然像是活了过来,化为一条条狰狞的大蛇,穿进她的肉身,开始剥夺她的血脉……痛苦,无法形容的苦难,在这一刻临身。

  ######

  而此刻。

  叶开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

  他的身体开始渗透出血液,刚开始是一点点,再然后是大片大片的鲜血。

  仿佛要把全身的血液都流干了一样。

  “啊——,这是怎么回事?叶开他,怎么流血了?”宁依楠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

  旁边,红绵、白精精也是同样紧张,至于步月婵,已经消失了。

  “白姐,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呀,再这么下去,他撑不住的。”宁依楠对白精精说道。

  可是,现在的叶开,白精精也看不懂了。

  再过了一会,他的胸口位置,啪嗒一下,掉出来一个东西,正是地皇塔。

  七层的地皇塔,居然自动从他的身体里面被剥离出来了,这个变化,更是让白精精摸不着头脑,她想不通,这件洪荒神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放弃了叶开的身体?

  她赶紧把地皇塔抓过来,然后发现地皇塔的功能还是没有消失。

  “等……等等看吧!”

  她只能这样说。

  而实际上,地皇塔是被叶开的身体,排挤出来的。

  叶开现在,整个神魂都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正在他自己的紫府世界之中……这个世界,原本空无一物,但是现在,出现了一点变化……在这个世界的最中央,出现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似乎就是在他的心脏被轰爆的那一瞬间出现,原本地皇塔应该能保护住他的心脏,但是不知为何,被一股能量给挡住了。

  那好像正是玄黄之气。

  他不明白那玄黄之气是怎么来的,但是,也就在那一瞬间,他的灵魂被强行拉到了紫府世界。

  然后他就发现了那颗种子……他的灵魂,似乎跟这颗神秘的种子联系到了一起。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