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神谕,那是什么东西?”

  步月婵不解的问道,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如来表情肃穆的说道:“那是我们佛界的一个秘密,本来是不能给外人说的,不过,佛界现在正面临重大灾劫,而三千世界、甚至是六界,都处于水火之中,我就破例告诉你们吧!”

  如果尽管这么说,可是这种重大消息,对月兔宫其他的人,还是需要隐瞒的。

  所以,如来挥手间建立起了一个金色的屏蔽结界。

  就如来,步月婵和叶开三个人。

  “十方九界之外,还有一界,你们可知道?”如来问道。

  叶开表情一怔,眼神就有些古怪起来,因为这个问题,之前皇千儿才刚刚跟他提起过,说是还有一界,为长生界。

  不过,他虽然听说过了,面对如来的提问,还是假装不知道。

  步月婵也是摇头:“十方九界外面还有一界,是什么界?不过,宇宙辽阔,生生不息,我们自以为是强大,可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没有到达更高的层次,永远不知道更高的世界,我现在对主神境界都是一知半解,天墟,洪荒,鸿蒙,这三界,也是从未接触……怎么,如来你知道?”

  如来点头道:“那叫,长生界。”

  “长生界,长生……难道真的有长生?永恒不死?”

  “应该是有长生的吧,但是这一点,我也不太确定;我要说的天路神谕,其实是从天墟界传来的,我们佛界在几百万年前,曾经有祖师冲破三千世界屏障,达到主神之境,进入天墟……而在天墟之地,那位祖师建立了一处秘密之地,可以与我三千世界取得联系,单方面将消息传递过来。”

  步月婵惊讶道:“难道成为主神之后,就是进入天墟界?”

  如来再次摇头:“不,是长生界。”

  “那天墟界,又是什么?”

  “听说,是一片战场,凶险重重,只有跨越了天墟界,才能进入长生界,真正成就主神之位,不入长生界之前,都是伪主神。”

  叶开问道:“那你之前说的,如果现在突破主神,会有灭顶之灾,这又是什么道理?顶多就是成就伪主神,进入天墟界,那也相当于过关斩将,跟渡雷劫差不多的性质,通过了才能成主神,通不过一命呜呼,这是天地法则,优胜劣汰,但也不一定就会死。”

  如来道:“具体是什么,神谕当中并没有说,但是,绝对是千真万确,不会有假。”

  正说话间,如来布置的金色结界竟然被人从外面“呯”的一声硬生生打破。

  三人都是吃了一惊。

  抬头望去,却见虚空中站立着一名红裙赤脚,裙摆少了一片,露出雪腻大腿的美女。

  不是皇千儿,还有谁?

  她一双杏眼圆瞪,看着叶开,表情里面蕴含着怒意,或者还有别的什么。

  步月婵道:“皇千儿,你居然还敢回来?”

  皇千儿哼了一声道:“我怎么就不敢?你又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没有六道轮回,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叶开气恼道:“皇千儿,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皇千儿瞪着他,道:“我不想跟你说话。”

  “那你想跟谁说?你强行打破我们的屏蔽结界,就是来讽刺我两句?”

  “哼!”皇千儿冷哼一声,看向如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

  如来一怔,马上站直了身体,本来半睁半闭的眸子也睁开了,道:“你知道?”

  “没错,你想知道吗?”

  “你快点说。”如来着急的说。

  “可是我为何要告诉你?”

  “呃——”

  看着明显一脸揶揄的皇千儿,如来的脸上都露出了怒意,道:“施主,戏弄人有意思吗?”

  皇千儿看了眼叶开,道:“没意思,没意思的很呢!”

  步月婵和如来都怔怔的看着她,总有一种这个女孩子无理取闹的感觉;不过步月婵似乎能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做,那应该就是被叶开刺激的半疯了,情侣吵架不都这样吗?……不过,皇千儿随后指着叶开说道:“你们想知道,没问题,但我有一个条件,让他给我捏脚……我刚才跑的太快,在虚空乱流中扭伤了脚。”

  “呃……”

  如来和步月婵顿时都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但也对皇千儿的实力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去虚空乱流中打了个来回;还只是扭伤了一只脚,这得有多么强悍的实力呀?可问题来了,有如此强悍恐怖的实力,那扭伤的脚应该在一念之间早就恢复如初了吧,怎么还需要捏呢?这又不是凡人,还需要捏脚疏通经脉。

  不过很快,连如来都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叶施主,你尘缘未了,红鸾星耀,前面百世童身,九世和尚,欠下了一百零九段情缘;却因你仓促轮回,未能化解,都要在这一世应劫还债,躲不开,躲不掉,善哉善哉!”

  叶开的命运,麻衣神算的曹二八无法看出来,但是如来却是不同,他乃佛界大能,达到大自在金身,有大造化,知过去未来,当面仔细一算,就算出了叶开的过去出身,并且知道了他与佛界的因缘,顿时有种亲切感。

  而叶开听完他的话,差点跳起来:“你说啥?一百……零九段情缘?那我要还多少个?”

  如来道:“欠多少个,还多少个。”

  “呃,那我……”

  叶开连忙扳着手指算了起来,结果越算越心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的老婆总共也就二十几个,还是明的暗的全算上了,照这么说,不是还得有八十几个未来老婆在等着他,这……会不会过劳死啊?

  “咳咳,皇千儿,你也听到了,我孽缘缠身,你就不要来掺和了吧?”叶开说道。

  皇千儿道:“我只让你给我捏脚,你做什么白日梦呢?之前让你做我道侣你不肯,现在,我不要了。”

  叶开点点头:“那就好。”

  皇千儿气不打一处来,从虚空戒指中抓住一条凳子,摆在地上,往上面一坐:“快点捏。”

  步月婵小声道:“就当是你上辈子欠她的,为了那个秘密,你就委屈一下吧!”

  皇千儿却听见了,道:“他就是欠我的,上辈子欠的,这辈子也欠。”

  叶开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抓起皇千儿细嫩的玉足,有一下没一下的开始捏;皇千儿盯着他,气呼呼的,随后再次布下一个结界,这才说道:“我知道,是因为我去过。”

  如来惊道:“啊——,你去过天墟?你是伪主神之境?”

  皇千儿眉头紧锁,眼神冷冽:“是曾经!”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