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兴国丝毫不怀疑皇千儿有一脚踩死他的能力。

  因为,一个大神皇要他死,真的不需要一脚,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碾死。

  可是,听到皇千儿提出的问题,他完完全全懵逼了啊!

  离开万古深渊的办法,别说给他三分钟,给他三年,他也说不出来。

  如果有离开万古深渊的办法,他也想离开啊!

  这种诅咒之地,冥气稀薄,修为提升慢得很,谁愿意呆在这里?

  “一分钟过去了!”皇千儿冷冷的说道,跟她之前和叶开你侬我侬的温柔似水,简直是两个极端。

  吴兴国脸色大变,结结巴巴道:“不是,上神,你的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啊!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啊!”

  “一分三十秒。”

  “啊——,上神,你不能这样,我不是不肯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整个万古深渊,不会有人知道的。”

  “还有一分钟!”皇千儿的手中,出现了一根充满黑色死气的针。

  “……上神,上神。”

  “三十秒,二十九,二十八……”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如果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那一定是大炎王朝的国师,因为她是邪神大人在万古深渊的代言人,从万古深渊存在至今,只有邪神大人能离开这里。”吴兴国快速的说道。

  皇千儿眼神一闪。

  凰是知道万古深渊这边涉及到一个邪神,实际上,万古深渊还真就是为了邪神一个人而打造的;只不过,在打造的时候,把这边区域里面的原住民也包括了进去。

  但是,皇千儿却对此不太了解。

  不过,无所谓。

  她开口道:“看,还是知道的嘛,果然是犯贱,一定要逼你才肯说,早点说出来不就好了?浪费我的时间。”

  皇千儿说着就朝叶开追了上去。

  吴兴国一下瘫坐地上,长长松了口气,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狠狠的瞪着锦绣城主,传音道:“你刚才为何不早点告诉朕,他拥有那么恐怖的实力?还有那么恐怖的帮手?”

  锦绣城主一脸苦涩:“下官刚才正要说明,哪里想到他能直接闯进来,速度还这么快,世纪上,他们的人远远不止两个,而是三十几个,个个都是神明,他们是通过罡风层进来的。”

  吴兴国张大嘴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皇千儿把问到的信息告诉叶开。

  叶开道:“大炎王朝的国师,还是邪神的代言人,那可真是要好好去会一会这个人了。”

  邪神跟他也是老冤家了。

  抛开蒋云斌这个关系,冥魔世界的入侵也跟邪神有关,上次在修罗幻境中,也差一点被邪神所杀,新仇旧恨结合在一起,再加上凰跟邪神也有账要算,这个邪神,是叶开的必杀名单。

  “走吧,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叶开说道。

  “这个花园,我要!”皇千儿指指花园。

  叶开道:“我已经记下了全部的布置,回去后重新照着这个方案建造一个,再添加一些其他的元素……你不会想抢人家皇宫的花园吧?算了,咱们结婚的花园,自然是自己一草一木的建造出来有意思,抢来的算个什么事啊!”

  皇千儿听后点点头:“有道理,老公,还是你懂的浪漫。”

  两人当即问明了大炎王朝的方位,这次没有再带着锦绣城主或者国君吴兴国领路,直接前往目的地的。’

  理由是,皇千儿不想旁边有个外人充当电灯泡。

  一路过去。

  美人相拥,时不时献上香吻。

  皇千儿想要保留着最后的那层东西,等到真正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交出来,她对结婚的那天充满了美丽的愿景。

  虽然,她现在对接吻上了瘾。

  叶开被她撩的心急火燎,但是没有用,最多只能摸摸,但是绝对不能来真格的。

  这,真是一种折磨啊!

  好在万古深渊的地方不大,空间法则在这里完全可以应用自如,很快他们就沿着吴兴国说的方位找了大炎王朝所在,站立在了皇宫所在的高空。

  大炎王朝,按照吴兴国的说法,就是万古深渊里面的总王朝;整个深渊,全都属于大炎王朝,其他的国家都是附属国。

  大炎王朝国都,那就是整个深渊里面冥气最充足的地方。

  不过,叶开悬浮在空中,却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邪恶力量,一股股诅咒之力,从皇宫之中散布出来,让他很不舒服。

  皇千儿则是说道:“这儿好像发生了什么变故?”

  “嗯?”

  叶开也感受到了。

  甚至,他还感受到了另外一股气息——

  秦广王!

  那家伙没死吗?

  但是,跟自己联结的灵魂波动为何那么小?简直快要感觉不到。

  正在这时。

  “轰轰轰,轰轰轰——”

  皇宫内院之中,爆出一连串的轰鸣。

  然后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吼叫——

  “想要夺取本王的神格,做梦!”

  “本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你们这些邪神的走狗,等着吧,等着灭亡吧,我的主人,会为我报仇的!”

  “吼——”

  那是,秦广王。

  叶开的不死凰眼早就打开,然后一个闪身,人在原地就消失不见。

  他看见了秦广王。

  此刻的他浑身赤果,血肉模糊,仿佛被剥了皮一样。

  可是他的身上,竟然被一种黑色的物质,刻满了一排排蝌蚪一样的符号,这些符号仿佛活着一样,有极为强烈的腐蚀性,秦广王本来就惨不忍睹的身体,冒出一缕缕青烟。

  很痛。

  他痛的大叫。

  但是,足足三十六根手指粗的精钢铁链,穿过秦广王的三十六处要穴,将他牢牢绑在一根烧红的黄金柱上。

  那黄金柱子,上面雕刻着一条黑色大蛇,张开蛇口,露出獠牙,非常狰狞与邪恶。

  旁边,围着七个人,盘膝坐地,念念有词。

  而在正前方,站着一个蒙面的黑衣女人,嘎嘎怪笑:“你想自爆神格?别白费力气了,在七煞神龙柱面前,你是爆不掉的;你身上的那些诅咒,可是北阴大帝亲自留下的种子,你能破的开吗?”

  “乖乖交出神格,我还能留你一个肉身。”

  “否则,肉身灭,神格依然归我。”

  话刚说到这里,她乌鸦一样的声音忽然停下,一双黑洞洞没有眼白的眼睛盯着黄金柱的顶上,脸色大变。

  因为,那黄金柱子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人。

  而她之前根本没有发现。

  “你,你是谁?”

  “我是他的主人。”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