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抱,时隔多年。

  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

  凰的样子依然那么美,依然那么出尘,依然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典雅;皮肤犹如婴儿般滑腻细白,眼眸如婴儿般清澈纯净,声音如婴儿般……呃,奶声奶气!

  她刚刚重生。

  就如同那句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了无牵挂的来,了无牵挂的走,此刻的她,浑身都是光板;叶开抱着她,感受那牛奶般的肌肤,吧唧在她粉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凰的脸顿时红了,然后呸的一下吐了他一口亮晶晶的口水,气道:“你要死啊,变态佬,我还是个小孩子,你有恋童癖吗?”

  嗯,没错。

  此刻的凰,就是一个小孩子。

  身高不到一米,确切的说,顶多八十公分,像刚刚满周岁的小宝宝。

  虽然光着,虽然看起来依然很漂亮很美,但是男人如果看到她还会石起来的话,那真的就是一个变态了。

  叶开道:“就是因为我不是恋童癖,所以我只亲了你的脸,没有亲你的嘴。”

  凰奶声奶气又很是凶巴巴的说:“你要是敢亲我的嘴,我就把你的嘴巴烧糊,你信不信?也不看看你现在长一副什么德行,跟你原来的样子比,丑死了。”

  “还……还好吧!”

  “丑!”

  “丑也没办法了,暂时只能这样了,说说你吧,怎么变成个光屁股婴儿的模样了?这怎么整啊?我可没奶给你吃,你这还不如我呢!”

  凰噘着嘴:“能完成涅槃就已经不错了,这还多亏了那个洪荒火种,不然可能又要五十万年的沉寂,心好累,身体也好累,我要睡一会,帮我穿衣服。”

  她趴在叶开的肩膀上,脑袋歪了歪,眼皮磕巴了三两下,很快就睡着了。

  真的是,三秒钟都没有啊!

  “喂,我哪有衣服给你穿?”

  可是,凰丝毫没有动静,只有均匀的呼吸声传入他的耳朵。

  嘴巴微微咧开,一条口水线掉了下来,拉了长长的丝。

  看到这一幕,叶开哭笑不得。

  堂堂神界的凰太妹,大神皇,现在变成了一个小屁孩,这感觉怎么都显得怪异。

  “先离开这里吧!”

  叶开抱着凰,直接离开了这处大坑。

  灵山大长老虽然被吓走了,可难保他不会带着更厉害的人前来。

  而现在的凰,看起来很没有安全感,一旦战斗起来,顾虑太大了。

  ######

  半个小时后。

  叶开已经走出了几十里地。

  手托着凰的小屁股,一脸的……欲哭无泪。

  “啊~~~”

  凰醒了过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眯开眼睛看着叶开,嘟囔道:“你干什么咩?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

  叶开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尿床了。”

  尿,床,了!!!

  这三个字把凰给说懵了。

  迷糊着脑袋直起身往下边看了一眼,急忙翻了个白眼,把脑袋拱在了叶开的脖子上,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叶开懵逼。

  什么情况?人家刚满月的小孩子尿床了大声哭可以理解,但是你一个几十万年大神皇涅槃重生的大人物,你尿床是没有资格哭的吧,要哭的人是我吧,我的衣服还湿漉漉的呢,上面都是你的尿液,虽然……没闻到尿臭味。

  凰很生气,很羞耻。

  她的神魂的确强大,能力也强大,可是身体刚刚涅槃重生,有些功能就跟初生婴儿没有什么两样的,撒尿这项能力,在睡着的情况下还没办法自我控制,所以……

  “你刚才说话的表情和语气,仿佛是在责备我,在怪我,所以我很生气。”她嘟囔着在叶开耳边说道。

  “你尿了我一身啊……好吧,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提前给你垫尿不湿。”看到她水汪汪仿佛还有眼泪的大眼睛,叶开一瞬间就被萌化了,甭管这个以前是不是自己的爱人,现在却是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宝贝。

  哎,就当……就当这是自己跟凰生的女儿吧!

  但是,凰很快就说了一句:“我不是你的女儿,哼!”

  下一句,“我饿了。”

  叶开道:“好,正好我也饿了,我马上烤点龙肉给你吃。”

  凰大翻白眼:“我还没牙齿,我要吃奶。”

  奶?

  可我是男人啊,我哪有奶啊?

  目光,锁定,顺着凰的小手看过去,叶开看到了一只黑色的雷豹,肚皮下面沉甸甸的,好像有很多奶……

  ######

  钟双发回到了灵山。

  “父亲!”

  “师尊!”

  一男一女跑上来迎接。

  男的正是钟双发的儿子,钟启航。

  女的则是叶闲。

  两个人走在一起,还真有点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的感觉。

  要问为什么是这两个人一起出来迎接?那是因为叶闲很会来事,她修炼不行,只能靠资源堆,想要资源,就要抱紧师傅的大腿;但还有一个人的腿也是能抱抱的,这人就是钟启航。

  所以,叶闲一上灵山,成为了大长老的弟子之后,就开始想方设法的靠近钟启航,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勾引到他,如果能成为钟启航的女人,那关系就比做钟双发的徒弟要亲近多了。

  “父亲,事情,成了吗?”钟启航问道,脸上笑容满面,他觉得自己这一问也是多余,父亲出马,那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惜,钟双发却摇摇头:“你的两位师兄,不三,不四,都死了。”

  “啊——?那个小子,看起来那么年轻,真有那么强?”钟启航震惊了,这么说,连自己爹都不是对手啊!

  钟双发没说话,这事丢面子的,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看到叶闲的时候,他忽然心中一突。

  之前回来的时候,他都在想一个问题,之前那个叶开给他的感觉,好像哪里见过,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可现在看到叶闲,忽然就想到了某个人。

  钟双发于是道:“叶闲,你跟师傅一起去我房里,我有事跟你说。”

  “啊?”

  叶闲愣了一下

  去师傅的房里做什么?

  难道师傅受伤了,需要女弟子帮忙疗伤?灵山有一门功法,是将女人作为炉鼎,通过阴阳交流的方式达到疗伤的目的,叶闲是听说过的。

  师傅要这么做吗?

  那自己怎么办?答应吗?

  然后她看了一眼钟启航,点了点头:“好的,师傅。”

  勾搭钟启航,还是爬上钟双发的床,这两者之间的选择题,根本就是一道送分题,想都不用想。

  在钟启航复杂的目光注视下,叶闲跟着钟双发进了他的房间,然后,一咬牙,就把衣服给脱掉了,露出娇嫩的身躯。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