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叶开有点发愣。

  过了好一会,才问道:“只有六成,也能复活吗?”

  他还以为必须要完整的荒树心才可以的,并且已经做好了去天墟拼命的准备。

  纪清月道:“六成的荒树心,想要将整个炎黄世界都复活是不可能的,这还是需要荒树自己的全面苏醒,才能办到;不过,米有容的苏醒,给了我一个提醒,只要有足够的木属性能量支撑,是可以解除小部分人的木化状态的,至于能有多少成效,要试过才知道。”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注意到了荆棘古船。

  惊讶了一下。

  下一秒,她就到了荆棘古船之上,伸手摸了摸古船的材质,随后朝叶开招招手,等叶开也一个瞬移到了甲板上,她问道:“这船有点古怪,你从哪里来的?”

  “洪荒世界,时空废墟,就是从那美杜莎帝国一个秘密基地中得到的。”叶开解释道,“怎么了,看出来什么问题?这船的材料很特别,怎么都不会破,神器都砍不破一点皮,简直就是天然的超神器。”

  纪清月道:“当然砍不破,如果我没看错,这是死亡荆棘,也叫神罚荆棘,是上古时代,用来惩罚最高神明的东西,别说你了,主神都砍不破半点,甚至有传言,至高神都逃不出死亡荆棘编织的囚笼。”

  凰等人也都到了甲板上。

  听到纪清月之的话,纷纷乍舌,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四大原始神灵,都没听说过死亡荆棘,更何况是叶开了。

  “这么厉害?”

  “这船还是用铭文阵图控制的,非常高级,不懂铭文的人,根本无法操控这艘飞船。”

  几个人纷纷开口。

  纪清月点头道:“死亡荆棘的特殊性,不是谁都知道的,它非常稀有,在整个宇宙中存在的数量也很有限……不过有了这艘船,我们就有了大概的方向,可以以此为线索,找到美杜莎的源头。”

  如果,大灾变真的跟美杜莎帝国有关系,就很可能可以顺藤摸瓜,阻止大灾变的继续发生。

  过了一会,纪清月又说:“可惜,死亡荆棘制造的东西,不可能存放在次元空间,也就无法放进紫府和空间戒指,同样无法通过我的命运天盘去往炎黄世界,你只能从宇宙回廊通道过去了,我先去炎黄世界那边等你。”

  其实,荆棘古船的速度也是很快的。

  至少,叶开手中的宇宙飞船,没有哪一件是可以跟荆棘古船相比的。

  七天之后,荆棘古船冲出宇宙回廊通道。

  很快到了炎黄世界的星标之地。

  果然,纪清月早就在炎黄世界里面等她了……虽然炎黄世界被隐藏了起来,并且不远的地方就有六界碑保护,但这难不倒纪清月找到并且进入其中。

  ………………

  “怎么操作?”

  “我需要米有容的帮忙。”纪清月看着米有容说道。

  当然,荒树心也需要拿出来。

  现在百分之六十的荒树心都在叶开的紫府之中,而荒树的精魄则是在米有容的体内;纪清月的办法并不是马上复活荒树,而是让米有容在凰派的地盘,硬生生召唤出一棵生命之树,用这棵生命之树的根,去链接荒树。

  再用荒树心作为引子,引导一部分荒树的分支生长。

  这个过程中,还需要用到纪清月的命运天盘。

  反正,说起来挺复杂的。

  而叶开,只要拿出荒树心来,几乎没他什么事情了。

  心念一动。

  叶开出现了他传奇一生最初的地方。

  华夏S市,D县。

  这么些年,炎黄的变化很大,但是最大的变化是人口向原来的地心世界转移;因为地心世界开放之后,整个地球灵气复苏,修真世界的真面目,朝着普通大众揭开神秘的面纱。

  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发展的方向,就跟以往的注重科技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从孩子从小的培养,到中小学开始的课程,以及各地区的学校,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复古式的。

  反而科技普及的脚步缓慢了下来。

  当然,修真世界之中,包罗万象,三千世界之中也有各种科技文明;叶开曾经为炎黄带来过比地球高出不少的科技文明知识,可相比之下,也没有真正的修真门派出彩;说白了,放弃修真门派,却去投入到科技文明的发展中去,绝大多数是那种灵根不行,无法进入修真门派,无法靠修炼出人头地的人们。

  所以,虽然地球上的科技发达了,可真正兴荣起来的城市,无非是几个国际大都市。

  一些小城市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故而,叶开现在看到的D县,依旧跟他十八九岁时差不多,最大的区别是,这里全都变成了木雕。

  他坐在一栋十几层楼高的木雕大楼顶上。

  眼睛看到的地方,正是以前摆摊的公交站台旁边,他就是在这里遇见了紫熏,然后得到了紫熏送的吊坠,从而拥有了凰这位传奇女皇……人生的传奇,就是从那一晚开始;往事幕幕,仿佛就在昨天,时光荏苒,一转身,谁能想到当初卖手抓饼五块钱一个,还被城管撵的到处跑的油腻小子,如今已经成为六界之主,更是成了十方十界的救世主。

  “唰——”

  凰突然在旁边出现,在他的旁边坐下,两只光着的玉足挂在外面,一荡一荡。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叶开侧头看着她,然后目光被她的玉足吸引,一颗一颗脚趾的仔细观摩,没有半点瑕疵,连脚趾甲都整齐干净,无半点污垢死皮,冰肌玉肤,纤拱如月。

  “哼,一猜就猜到了。”凰也看着那条街,又看向不远处本来是集装箱房子的地方,又有叹了口气,“想当年,你还是个幼稚懵懂的少年,一转眼,就到了需要让我仰望的存在,谁能想到,这才过了不到五十年而已。”

  五十年,对神明来说,真的是弹指之间。

  叶开抓起了她的手,指缝紧扣。

  “谢谢!”

  他温柔的轻声说道。

  “傻瓜!”

  凰侧了侧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此刻太阳西斜,夕阳照在两人的背上,映起落日余晖。

  正在这时,“唰”的一下,又有人到来,正是瑶光,看了看依偎着的两人,哼了一声,她就坐到了叶开的另一边,把头也靠在叶开肩上,说:“你们干嘛?干嘛跑到这个破落的地方,楼这么矮,风都吹不到,风景也不美。”

  凰恼她破坏气氛,道:“你懂个屁!”

  正在这时,天空中突然桃花瓣瓣洒落,一个少女的声音脆生生传来:“哥哥!”

  PS: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公众号有叶心的图和介绍!搜索一下叶心就能找到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