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

  叶开心说现在是身边没车,要是有,还真可能开过去拱了这丫头,反正不可能再放手了。

  叶开道:“看来卫校还真不能读,原本多纯洁一女孩,看看现在,都成女流氓了,才几岁啊你?要真那个受不了的话,那就……那就自己整整。”

  躺在床上的米有容轻轻笑道:“自己怎么整呀?没整过,我不会的,整坏了你不要我怎么办啊,你肯定经常那样,要不然,你教我?”

  “我……”

  叶开发现自己也老有感觉了,偏偏那死丫头在对面嗯嗯嗯的喘气,好像真在那啥似的,他顿时感觉心中有火烧一般,一只手空出来也有些不受控制,咽了下口水道:“有容,你在干嘛?”

  “我烂了呀,好烂了呢,怎么办呀,叶开,猪头,叶开哥哥,老公……”

  “我……去!”

  正在这时,米有容发过来视频聊天申请,叶开心中一咯噔,再次咽了下口水,想着不会是那种聊天吧,死丫头真是没看出来,平时不这样的啊,怎么突然变这么骚包了呢,不会受什么刺激了吧?

  不过,他也挺想看的,手把手教,貌似挺好玩。

  没多想,点了接受。

  然后就看到了一张大床,米有容睡在一床薄被下面,只露出一个脑袋,脸红红的叫道:“叶开哥哥,妹妹的身体,你想看吗?”

  “想。”

  “哗啦——”

  “我……”

  哪里没穿衣服啊,明明穿着好不好。

  “哼,坏蛋,你还真想看呢,逗你玩的!”米有容在那边哈哈大笑,过了会又说,“刚才说的那么顺溜,难道你跟你女朋友经常这样?”

  “没有,怎么可能。”

  “这样啊,那你现在……还是处吗?”米有容羞答答的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坏丫头,被你勾出火来了,你就不怕我去外面找女人啊?”

  “哼,肯定早就不是了,勾出来你就自己整呗,你不是挺能的吗,我就看着你整,顺便取取经。”

  “死丫头,我真的快不认识你了,你怎么这么坏啊你,行了,早点睡吧,白白!”

  “诶,等一下。”她叫起来。

  “怎么了?”

  “你不亲我一下的,人家好想亲亲?”

  “你……你有问题了啊,今天真是,真是……,好吧,亲亲,么么!”

  “嗯呢,叶开哥哥,你放心吧,我只让你一个人坏,可是,别让我等太久哦,真的烂了呢,被子都湿了,要不要看看?”

  “真的啊?”叶开忍不住问,还真想看看,随着屏幕上画面的移动,他发现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紧起来,正要往那里的时候,忽然“嘟嘟”两声,断线了,米有容传来文字信息:“睡觉了,晚安,亲爱的,爱你哦!”

  “FK!”

  叶开有些哭笑不得,看了看自己那儿,真想冲过去帮那死丫头整整算了,最后跑到洗手间冲了半个小时,这才平息。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叶开特意去小区外面那个摊上买了豆浆油条包子等等,跑到陶沫沫住的地方敲门送吃的,顺便想问一问炼丹提炼到底有什么诀窍,陶大小姐不是说她也懂么,现在她爷爷联系不上,那就只能请教她了。

  来开门的就是陶沫沫,大概刚刚起床,衣服还没来得及换,穿了一身粉红色大圆领的睡裙,上面是很可爱的动物卡通,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一双修长美妙的长腿非常好看,玉足上拖着白色人字拖。

  能成为长青大学的第一校花,陶沫沫确实有优越的资本。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我还没起床呢!”陶沫沫有些抱怨的说道,似乎叶开打扰了她的美梦,说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不早了,刚好六点半。”叶开说道,可准时了。

  “天哪,才六点半,今天上午要九点半才有课,你居然这么早把我吵醒,你得赔我睡觉。”

  “啊?陪你睡觉?”叶开一惊,看看她的娇美容颜,心里微微颤抖,“这……那好吧,陪你睡到什么时候?”

  过了几秒钟,陶沫沫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道:“叶开你这个大色狼,谁要你陪我睡觉了,我是要你陪我睡觉吗,我是让你赔我睡……”

  “啊,好困,好吵啊,表姐,你要谁陪你睡啊?”正说着,沐宝宝的房间门也打了开来,迷迷糊糊的走出来,眼睛都没睁开,可是叶开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圆了,这沐宝宝还真是个活宝啊,前天说的一点没错,她还真的喜欢光着身子走来走去,貌似还是果睡吧!

  “啊啊啊,宝宝——”

  陶沫沫的声音再次大叫起来,跟那天一模一样。

  几分钟后,沐宝宝穿戴整齐的出来,陶沫沫也被弄得没了睡意,不停的数落教训她,沐宝宝委屈的看了眼叶开,最后道:“表姐,怎么说我也是被看的,你要骂也得骂表哥吧?算了算了,反正看一次是看,看一百次也是看,没什么区别。”

  陶沫沫没好气的说:“那你还穿衣服干嘛,直接不穿出来好了。”说完又看叶开,“你笑什么呀,是不是很好看很想看啊,大色狼,居然还想跟本小姐睡觉,你怎么不跟猪去睡觉?我就算跟猪睡,也不可能跟你这大色狼睡呀,宝宝你说是不是?”

  沐宝宝想了想说:“我觉得,猪……那还是跟表哥睡舒服点吧?”

  “宝宝你……你气死我了。”

  “表姐,我说的是实话啊,猪多脏呀?”

  “我那是比喻,比喻……,不跟你说了,我回房去,你跟他去睡吧,哼!”陶沫沫说完直接回了房间,呯一声把门关上。

  沐宝宝眨眨眼,盯着桌上的早餐:“表哥,那我们一起吃吧,表姐估计没胃口了!”

  结果,这天早上陶沫沫只喝了一杯水。

  到学校的时候,叶开刚刚坐下,就有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了进来,统一穿着长青大学柔道社的服装,走到叶开面前就丢下一个信封,上面写着大大的战书两个狂草字,杨白眼神轻蔑的看着叶开:“今天下午五点,北区操场擂台比武,敢不敢接?”

  这时,好多人都看着叶开的反应,等待他的答复,甚至还有人开着摄像功能。

  叶开看看这些人,有些觉得好笑,昨天难道滚得还不够欢快?

  “敢,还是不敢?”杨白再次问。

  叶开轻轻摇头,正当别人以为他怂了的时候,他淡淡说道:“这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而是,你能给多少出场费,还有,赢了有什么好处?”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