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有容来过方敏家,但没见过这个鲍大熊。

  方敏气恼的拧了他的耳朵:“什么美女美女的,这是你表弟的女朋友,叫米有容,说话客气点,快点去倒茶。”

  “切,名花有主了啊,真是扫兴。”鲍大熊揉着耳朵,嘟囔了一句,随后道,“妈,我从来不喝茶,哪知道茶叶在哪里,那个……表弟啊,你要真口渴的话,冰箱里有饮料,自己拿吧,我去逗慧珍玩儿!”

  鲍大熊显然不太待见叶开,不过叶开也不在意,道:“小姨,我来帮忙烧菜吧,姨父不在家吗?”

  方敏道:“怎么能让你来烧菜,你跟有容坐着看电视就行,大熊这孩子被我宠坏了,你们别放心上;你姨父啊,工作上有点事情,晚点回来,他经常这样,不用管他,我们自己吃就行。”

  方敏死活不让叶开进厨房,他也没办法,跟米有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听到房间里传开小女孩的哭叫声,噔噔噔跑出来:“妈妈,哥哥把我玩具弄坏了,我讨厌他,我不喜欢他了,呜呜呜……”

  跑到外面,啪一声摔倒在地,幸好身上的衣服比较多,摔倒了也没大碍。

  米有容连忙跑过去拉起她,好言安慰。

  厨房间的方敏走出来对鲍大熊一阵叫嚣:“大熊,你多大了?都成年了,还欺负你妹妹,她才六岁。”

  方敏的这个小女儿属于超生,但鲍齐伟的一个铁哥们就是D县计生办的,开点后门罚点钱也就没事了,何况现在大夏国已经放开二胎政策,甚至三胎四胎都没问题,小囡囡也就不算个事了。

  鲍大熊一脸无辜的靠在墙上:“妈,我只是逗她玩,哪有欺负她?这小屁孩可娇气了。”

  叶开在边上看着,小姨一家人虽然吵吵闹闹,可这才像一个完整的家。

  自己倒是清净的很,却是无根浮萍,随波飘荡。

  “囡囡,送你个礼物,不要哭了哦!”叶开走过去,将早已准备好的金锁项链拿出来,在小女孩面前晃了晃,套在她的脖子上。

  小孩子就喜欢新奇玩意,这个金锁亮晶晶的,造型也好看,她小小的心灵马上被金锁吸引,哭声也止住了,一双小手摸着金锁一脸好奇的把玩。

  方敏一惊:“啊?叶开,你怎么买这种东西啊,这多费钱啊,她这么小又不懂的,哪天丢了都不知道。”

  鲍大熊插嘴道:“应该是假的吧,镀金的,表弟不是卖羊肉串的吗,哪有钱买真的?妈你别搞笑了。”

  叶开摸摸鼻子,被鄙夷了:“表哥,这个是真的,假的哪好意思给囡囡戴,另外,我也不是卖羊肉串的。”

  “啊,不是卖羊肉串啊,那是卖什么?表哥我还想哪天尝尝你做的羊肉串呢!”

  “呵呵,我以前是卖手抓饼的,不过我还真认识个卖羊肉串的,手艺不错,表哥要是喜欢吃的话,晚上我可以带你去。”

  “再说吧!难道卖手抓饼比卖羊肉串赚钱,这金锁真是真的?不过就算是真的,也不值几个钱,现在金价便宜啊,还抵不上我妈当初资助你们一个月的药费。”鲍大熊阴阳怪气的说道。

  方敏脸上一愣,盯着儿子道:“大熊,这事情是谁告诉你的?叶开是你表弟,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你给表弟道歉!”

  鲍大熊轻蔑道:“道什么歉啊,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要我说啊,这个表亲认来干嘛,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家现在的条件可能更好十倍百倍,我在外面也不会被人瞧不起。”

  “啪!”

  方敏气的抬手给了自己儿子一个巴掌:“混账东西。”

  “你打我?为了这个不知道哪冒出来装大尾巴狼的穷亲戚打我?这个饭我不吃了,我去找同学,然后直接回学校。”鲍大熊梗着脖子吼,把小囡囡直接给吼哭了,哇哇哭起来。

  叶开眉头紧皱,没想到这个表哥对自己意见这么大,伸手去拉了一把,却被鲍大熊一下甩开,转身就冲出了大门。

  方敏也是被气着了,大声喊道:“你出去就别给我回来。”

  一时间,气氛很是带着诡异,让叶开和米有容感觉挺不自在。

  米有容道:“方姨,我们去把表哥追回来吧!”

  方敏却说:“别去,这死孩子脾气不知道像谁,越来越不像话,让他在外面吃点苦头也好,这个月的生活费不给他了。”

  她说完又去烧菜,真的不去找儿子,连电话都不打。

  小囡囡则是由米有容抱着逗弄,没过一会就咯咯咯的笑起来,鲍大熊那个亲哥哥本来就不太在家,囡囡年纪又小,能亲到哪里去?

  到下午将近五点钟,方敏已经准备好饭菜,终于还是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打通后,对面传来的却不是自己儿子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你是鲍大熊的娘吧?你儿子伤了人,伤势还挺重,你过来看看吧,就在风浪酒吧,对了,不想让你儿子去坐牢的话,钱带多点。”

  “啊?”方敏惊得愣在那里,手机掉到地上都没感觉到,而对方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叶开耳朵灵敏,早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站起来道:“小姨,你别惊慌,没什么大事,我过去看看,你在家看着囡囡,有容,你陪着小姨。”

  方敏回过神来:“我,我还是先给你姨父打电话,让他跟你一起去。”

  叶开拦住他:“不用,姨父在谈生意,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表哥的事情交给我,没事的,放心,不就是赔钱嘛!”

  米有容知道叶开现在不是普通人了,认识的大人物也有,比较放心,跟着劝说下,方敏终于点头同意让叶开去酒吧找人。

  风浪酒吧在D县挺有名气,但叶开却是第一次来。

  因为时间还早,诺大的酒吧里面客人寥寥无几,很多夜场特有的服务也没开始,叶开进去之后,就看到门口左边一个角落里围着一群人,沸沸嚷嚷,酒吧的保安也站在那里,但更像局外人;鲍大熊鼻青脸肿的坐在一个卡座上,显然挨了不少拳脚,跟他一样的遭遇的还有另一个青年,两人看来是一起的,大概就是他的同学。

  “哎,这大熊表哥啊,看来是被敲诈了。”

  叶开摇了摇头走上去,虽然他对自己不怎么样,但总归是小姨的儿子,被小姨看到他被打成这样,还不知道多心疼呢!

  再看看围着的这些人,明显是些社会混混。

  “喂,刚才是哪个二傻子接电话,让老子拿钱过来私了的?”叶开一把推开站着看戏的保安,冷冷的说道。

  PS:周日好像都会更的晚点,哈哈!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